畢竟兩人只是修業了不足一個學期的新生,雖然能夠使出二階魔法水螺旋術,但威力始終有限,而且準繩度也不高,即使是對著頭來打,也沒有讓對方受到嚴重的傷害,最多也是流了一行鼻血而已。

米基抹了抹鼻子,看到了手心上的鼻血後,他的憤怒爆發了。

“吼!”他瘋了似的亂揮雙臂,不斷施放出火球術,把四周的樹林都燒了起來。他朝著其中一個打他的男子撲了過去,跨在他身上發狂似地揮拳。

正當他把拳頭塞在那男孩口中,開始唸出火柱術的咒語時,幸好另一位男生及時趕到,把米基撲倒在旁,兩人糾纏著打滾了好幾個圈。

論這種肉搏式的毆打,那水系男生怎及得上當慣了流氓的米基?還在打滾之間,就吃了米基好幾記黑拳。



兩人直滾向一棵已燃燒得半倒塌的大樹,撞到樹幹才停下來。

那水系男生正好壓在米基身上!

正想好好地還他一拳時,他卻被身後某隻手強行拉開。雅克對他喊道:“塌樹!危險!”

那男孩立時朝一旁飛撲避開。

接著雅克再一手把米基抓起,使勁一甩把他拋飛起來。就在幾乎同一時間,那棵大樹就轟然倒在地上,揚起無數飛灰和火星。



那米基似乎是打架打到進入了忘我狀態,也沒搞清楚狀況,甚至也沒意識到雅克剛剛救了他一命。

他莫名奇妙地被拋飛,正好倒在那三位女生腳邊。他看到有人在附近,便連敵我都不辨就揮拳要打,嚇得三個嬌滴滴的小女生大呼救命,四散奔逃。

忘恩負義也就罷了,雅克最看不得有人欺負女孩子。看到米基發狂,他連忙搶前,先釋出一連串緩慢飛行的水球術,然後往前高高躍起,像蜻蜓點水般逐一踏破水球。

這一連串的動作,竟讓雅克有如在水面上高速滑翔似的,感覺非常暢快奇妙,就像是個駕馭著巨浪的衝浪者。

這滑行的速度,比雅克全速奔跑時還要快上一倍,他借著餘勢躍出,以肩膀重重撞在米基的胸口上,把他直推到另一棵樹幹前。



“打女人?竟敢打女人?”雅克把手臂大幅拉後,一記重拳轟在米基左肋以下。不要忘記,雅克從小時候起就接受著強度等同成人的搏擊訓練。

僅僅一擊,就打得米基彎腰捧著肚子,嘔出了黃色的液體。

再來一拳,雅克朝著米基的腮幫子打,卻打中了他身後的樹幹,轟出好一大塊樹皮。米基倒不是閃過了這一拳,而是他已經不省人事,倒下來了。

“鬱悶啊!”本來打算好好在米基身上發洩那股怒意,但怎知道這沙包只夠捱上一拳。鬱悶的雅克把剩餘所有的力氣,釋出一個直徑達十多米,連他自己都承托不了的巨大水球術。

這水球術雅克只夠力氣推高到離地兩、三公尺米,便轟然落下,濺起了好大一圈的水花,把剛才米基亂放火球弄出來的火勢都弄熄了。



--------------------





雖然事件總算結束,該教訓的人已經教訓過,該援手的人都已經救下來了,但雅克仍然為自己這次的莽撞行為,感到有點懊悔。

在雅克眼中,這米基並不算甚麼強者,只不過是為了練功而將就著打打的。

但其實放眼在一般新生當中,米基已經算是很強大。

被雅克邀去玩“隱者遊戲”的五個夥伴,在這一戰中便有三人受了傷。兩位跟米期肉搏的男生都被打得眼腫臉紅,另外有位女生也在走避間受到擦傷,幸無大礙。

不過他們似乎沒有怪責雅克。悄悄潛回水系魔法部的宿舍之後,他們都為剛才那狂妄的冒險經歷興奮大笑了好久。

“真是大快人心!想不到打架原來也是件多麼痛快的事!”

“是因為打架的對象吧!面對著像今天的那種惡人,我以後是不會再退縮和逃避的了!”



“你還說?剛才你被那個米基按在地上打,差點沒哭出來了!”

“不過那傢伙還真猛啊,要是單對單的話,恐怕我們全都不是那個人的對手。幸好有雅克同學在!雅克真的很厲害啊!”

“對!我親眼看到他都被燒成火人了,但竟然連一點傷都沒有!”

“雅克大哥!請問你是不是常常都在暗地裏做這種事?蒙著臉不暴露身份,四出對付惡人,保護其他同學的安全!”

“真是高尚的情操啊!”

眾人眼睛閃閃發亮的盯著雅克看。



--------------------





雅克只是笑笑,這苦笑帶有自嘲的意味。

其實他自知不是甚麼正義人士。雖然在他決定要找人打架時,已計劃好了非該打的人不打,但這只是為了避免遭人非議,指責他無事生非。

他也並非甚麼暴力狂,要無端白事找個人來打,也真的打不下手。友情切磋也不考慮,因為他需要體驗面對敵人的危險感,認為這樣才能夠激發出他的潛力。

事實上,雅克的判斷是對的。

剛才一戰,雖然對雅克來說沒甚麼難度,但最後米基發狂想要對女生們動手時,也確實讓他有點緊張起來。就在這全身細胞面臨著危險而甦醒的瞬間,他再一次發揮出連自己都覺得驚喜的表現。

尤其是那招在連串慢速水球上滑翔的不知名魔法,更讓雅克喜出望外,就連甘度夫也為此而驚嘆不已。



“似乎是水系加速魔法“水遁術”的雛型,嗯……看來還可以演變成攻擊輔助型的魔法……回去告訴羅德吧,他可能會樂得跳起來的。”



--------------------



自從第一次摸進魔法研究部之後,雅克和貝拉常常會回到部室裏修行。不過這部室性質十分奇怪,自從出現過一次之後便消失不見,原址只剩空地一片。

據羅德所說,為了保持一個清靜的環境以讓他專心研究,所以這部室下了一個特殊結界,普通人要主動找的話是找不到的。

羅德給了雅克和貝拉一件能夠通往部室的道具,那看來絕對是一枚粉筆無疑。

利用這枚粉筆,在任何地方繪上進入部室的簡易魔法陣後,就能推門而入,而當他們離開時,就會分別回到原本來的那個地方。

由於實在太過方便,所以雅克和貝拉常常有事沒事都會回去看看,也順便打擾一下那位老人家的清靜。

兩人雖然在不同的學部上課,但還是常常聚在魔法研究部裏聚頭的。

雅克蒙面找米基打架一事,貝拉也是知道的。聽著這事後,他僨怒得差點把人家整個部室都拆了。

“老大太可惡了!幹這麼好玩的事也不叫我一起去!”

“你個子那麼小,開學前又出了那麼大的風頭,就算蒙著面,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你,蒙面又有啥用?”

“露不露臉有啥分別的?總之我貝拉就要打架!老大要是不讓我參加,那我就要當老大的敵人!”

“……”

兩人這樣子吵架,其實是聯絡感情的方式,大家也沒真的動氣。正想繼續吵下去,房間另一端的羅德終於忍無可忍,使勁一拍桌子道,“這麼吵!教我怎麼做研究?”

“老人家生氣了,乖乖修練吧。”

“是的是的,不要讓老人家生氣,氣死了他沒人教我們魔法。”

雅克和貝拉乖乖的閉上了嘴,修練起來。



--------------------



兩人所以對羅德那麼聽話(尤其是貝拉),是因為兩人都面對著一個大難題:他們無法以正統的方式學習魔法。

不只是帝京學園,基本上,在洛芙大陸,學習魔法的正統基礎,就是唸誦咒語。

唸咒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首先咒語本身就是一種極難解讀的遠古語言,而且,要正確唸出有效的咒語,必需要自身魔力的配合。

簡單來說,咒語,就是如何動用體內的魔力,以聚集天地魔法元素的一連串綜合指令。這是雅克在正統課堂上聽了很久很久的課後,所得到的結論。

但是,他完全不明白,為甚麼唸上這麼一連串又長又臭的東西後,就會有一個水球術凝聚於掌心之上呢?

在雅克看來,聚集魔法元素,壓根連話都不用說。無論是運用魔力,或是調動魔法元素,靠的是精神力而已。

這就像是用雙眼去指揮在空氣中游離著的元素軍隊似的。

雅克這種強大的元素控制力,是由零歲起便不斷苦練的結果,是作為穿越者的一種優勢。

跟他同年紀的同學們,不管如何早熟,也要到四、五歲左右才開始有意識的訓練。只有短短幾年時間,又要趕在入學年齡時達到一定水平,所以基礎方面總是未能打得結實,有些步子能走捷徑不學就儘量走算了。

因此對一般人來說,魔法,其實是一種無法“理解”,只能“使用”的能力。

對他們來說,只要唸好咒語,魔力也充足的話,相應的魔法就會突然出現。他們不會試圖了解“為甚麼唸咒就會出現魔法?”,也了解不了。

而這不被重視的“為甚麼”,正是帝京學園魔法研究部最重視的東西。

或許是自身語言天份普通,又或許是繼承於前生學習第二語言時的恐懼,雅克在學習魔法咒語方面的進步非常緩慢。

而且,當他唸得口乾舌躁才總算唸對了一遍咒語後,才凝聚出手指頭般大的水球術時,他就決定不再幹下去了。

“嘿嘿嘿,那是當然。所謂魔法,就是與天地元素進行溝通。”羅德不屑地道,“要是連用來溝通的語言自己都聽不懂,只靠死記硬背,那怎麼能用好魔法?”

羅德試著把水系第一階水球術的魔法咒語,逐字拆解給雅克知道。

“……甚、甚麼?原來唸前半部份那麼拗口的五十個音節,就是為了先讓游離的魔法元素排列整齊嗎?”雅克實在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