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雅克這種穿越者來說,是比較難以理解洛芙大陸裏所謂“深淵”這個概念。

在此之前,他以為凍土深淵就是類似懸崖峽谷底部之類的地方,遠離這溫暖怡人的獅心城,需要長途旅行都北方某個不毛之地。

當他背著個大背包跨進馬車裏,心裏想著可能未來一個月甚至幾個月,都要在這車廂裏渡過大部份的時間,他就不期然的心情暗淡起來。

因為他有乘坐長途馬車的經驗,從花之村前來獅子城的一段路,他只坐了兩天就撐不住了,寧願跑步也不待在車廂裏。

這次的旅程,雅克心想,應該也是以練跑渡過的吧。



正自鬱悶之際,車廂的布簾被掀開,卻是菲兒。她把頭髮綑成馬尾巴,穿著一身白色勁裝,清新亮麗,看起來精神奕奕的樣子。

“很早哩,雅克同學。”菲兒偏頭對她微笑道,這笑容有如她身後的朝陽,讓雅克心頭一暖。這女孩不在處於算計某人的情況之下,倒是個讓了看著會心情舒暢的漂亮女生。

“早,雅克同學。”羅拔擦著還未能完全睜開的雙眼,對雅克打招呼道,“我也不知多久沒試過那麼早起了,呵欠……”

“咦?羅拔學長他也……他不是……”

“對啊,我弟弟他是三年來第一個挑戰凍土挖掘任務的二年級生,”菲兒道,“不過風頭都被你這個五年來第一個挑戰的新生給搶去了。”



“要是搶風頭的是雅克,我倒是不介意的。”羅拔搓著手道,“我只希望雅克同學讓我加入成為“蒙面六人眾”的成員……哎!姐姐幹嘛打我!我就是喜歡出風頭嘛。”

“你爭氣一點好不好?你好歹是我們學部二年生的希望,怎麼就想著去給一個新生去當小弟?”菲兒道,“我不是小看你喔,雅克同學,希望你明白……”

“我沒所謂。”雅克笑道。

“你看雅克同學的樣子,怎麼像我的後輩?我們都一般高了,他的樣子也長得成熟,就我看他可能比我還大一歲,可能只是他入學比我晚一點而已……”

“對了,雅克今年幾歲呢?”菲兒也乘機問道。



“你昨天晚上不是說,在無限的年月裏,少許年齡差距根本不算一回事嗎?”雅克笑道,“既然你昨天晚上沒告訴我答案,那我也有權保密啊。”

“哼,小氣。”

“我不是小氣,只是怕某人的幻想破滅而已。”雅克拿出地圖,改變話題道,“對了,我對我們的目的地很感興趣,昨天晚上幾乎睡不著覺在看地圖,不過怎麼我找不到深淵凍土在哪兒呢?”

菲兒和羅拔都以奇怪的目光看雅克:“當然找不到吧,你拿錯地圖了,你怎麼會用洛芙大陸的地圖去找凍土深淵呢?”

“凍土深淵不在洛芙大陸?”雅克很是驚訝。

“當然了!凍土深淵就是在深淵哪!”菲兒道,“天啊,你的童年是怎麼渡過的?深淵童話故事系列你沒有聽說過嗎?”

真的沒有,雅克心想。在他的家鄉瑪莎拉,給小孩子聽的傳說故事有的是,不過都是以異國見聞為主,好像還真沒有提到過深淵。

聽從保祿和甘度夫的建議,雅克倒是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他其實是在特洛伊聯邦“偷渡”過來的異鄉人。他問道:“那麼說,我們要橫跨越整個洛芙大陸,才能到達那個凍土深淵嗎?”



“你在說甚麼啊?”菲兒沒好氣的道,“別的深淵有遠有近,我還不敢說,但是凍土深淵的話,就在這兒啊。”

“這兒?”

“對,這兒。”她直指著地下。



--------------------



原來這駕馬車只是用來出城裏各處採購糧食物資等等,由於需要在凍土生活最多三個月,所以物資還是要儘量多帶。



“保暖的獸皮倒是不用,在深淵裏有的是就地取材的好皮毛。”菲兒道,“倒是乾糧方面需要多帶,因為那邊無法生火煮食,除非你們願意生吃深淵生物。”

除了食糧之外,也有一應幫助挖掘的工具,療傷物品等等,療傷聖水還是在保祿的聖水店買的,買的還是聖水村的出品呢。

“真是謝謝惠顧了。”雅克暗笑道。

“你說甚麼?”菲兒轉過頭來問。

“沒有。”

“不用擔心,採購的費用都是先由學校記帳的,待挖掘任務完結後,再以同等價值的挖掘收穫來償還。”菲兒兩眼閃亮的道,“通常只需要付出採挖出來的東西的十份之一左右,就足夠還清這筆帳的了,所以說這是個很賺錢的任務喔!”

看到雅克表情有點古怪,還未睡醒的羅拔便插嘴道:“別奇怪,我姐姐很喜歡錢的。”

“當然了。我的”菲兒夢幻般的一百零八個願望”可是很多都需要金錢來達成的!”



“……看來你會跟貝拉挺合得來的。”雅克道。

--------------------

“雅克大人,很久沒見了。你長高了很多呢。”小鬍子店長柏特恭敬的道,”大人比預期還要早出現呢,帝京學園的新生年不是都要強制在校園內集宿,不得外出的嗎?”

這柏特是胖子紅衣主教保祿的親信,特意留給雅克使喚,作為雅克跟兩個教區領地的聯絡媒介。

“我正要前往深淵凍土,參加學校的課外活動。”

“深淵?這不是屬於高年級程度的試煉嗎?”柏特歡喜道,“恭喜大人,果然是進步神速,才入學半年便……”

“只是碰巧有熟人介紹而已……”雅克隨口道。他問了一下聖水村和花之村的情況。柏特想也不用想,便口述了兩村的最新情況。



聖水村作為一頭現金牛,聖水的銷售情況維持著一貫的理想。至於花之村也沒有甚麼特別情況,女孩子們都生活愉快,無憂無慮地在種著葡萄。

“花之村的葡萄在附近幾個教區已有了不俗口碑,銷情非常不錯,可惜的是路途遙遠,恐怕未能外銷至獅心城。”柏特道,“不過製成葡萄乾等副食品倒是可以的,雅克大人要下這個指令嗎?”

雅克發現,這柏特並沒有把自己當孩子看待,看來保祿把自己的事情給他交待得相當好。而且雖然只是第二次見面,這柏特已急不及待地證明自已很會揣摩雅克的心思,心裏頓時對他增添了好感。

“能夠增加收入的話是最好,不過製作葡萄乾,並不是我安排她們種葡萄的終極目標。”雅克道,“我在想的是……”

“……葡萄酒?”

“咦?你怎麼知道?”雅克道,“我還以為這個世界還沒有……”

“撒克遜帝國境內只出產麥酒,而這也是絕大部份國民的口味,不過其實還是有少量的葡萄酒從外國輸入的,不過只是流進了少數高階貴族或皇室裏……”柏特道,“小人的家鄉波爾多城邦,就是洛芙大陸其中一個最著名的葡萄酒出產國。”

“哦?”雅克揚了揚眉,心想難道他最初建議花之村種葡萄之時,便被保祿猜到了自己心中所想,所以才安排柏特給他當副手?

其實這個種葡萄的想法並沒有深思熟慮,直接點說是有點天真,雅克當時只是聯想到花之村附近的自然環境,跟自己以前看過的歐洲釀酒區有點類似,所以才忽發奇想而已。

釀酒這門工藝何其複雜?氣候雨水土壞無一不是考慮因素,不是隨便在鄉下種塊田,產出的葡萄都能釀出好酒的。

雅克當時心裏急著要讓花之村的女孩們脫離火坑,所以才隨便編了個理由讓她們有事情可幹,事後想來種葡萄釀酒一事,恐怕能夠實現的機會很低。

既然柏特來自葡萄酒之國,雅克當然不會放過請教的機會:“柏特,依你看,花之村有出產優質葡萄酒的潛力嗎?”

“……就小人看來,花之村的環境,氣候等,確實跟小人的家鄉頗有相似之處,”柏特道,“不過小人並不是專業釀酒師,對種植葡萄之事也不敢妄稱權威,但是小弟在家鄉卻跟幾位水平不俗的釀酒師有點交情……”

“好,那麼……”雅克點頭道。

“很榮幸能夠為大人提供服務。”柏特道,“小人近日就跟合適的人選聯繫一下。”

“嗯,拜託了。”雅克道。

他心裏對柏特的貼心是頗為欣賞的,心裏的小小疑慮是跟柏特還不是那麼熟悉,由他介紹過來的人,就是多隔了一重,關係更陌生了。

不過他又想,那兩個村子也是保祿給他的,除此以外,自己在這個世界徹頭徹尾是個無產階級,對方就算是個疑人,就能從自己身上拿到甚麼便宜?反正我也不過是想要請對方幫忙種葡萄釀酒而已……

“雅克!我們要起行了,已經晚啦!”菲兒在馬車上催促道,雅克才跟柏特辭別。

“一路順風,雅克大人,下一次見面應該最少是三個月後了。”柏特道,“保祿紅衣主教大人要是知道大人這幾個月來的成長速度,一定會很高興的。”



--------------------



在城裏的幾處地方又停留了一下,購買了一些裝備甚麼的,三人才正式出發前往深淵凍土。

從東門出了獅心城後,馬車前進了才兩個小時後,便通過了一處士兵的站崗,進入一個由軍隊管轄的荒原地帶。

這軍方管轄地帶範圍不大,整齊地掛起幾個充當軍營的帳幕,路上不時有士兵巡邏,不過氣氛並不算緊張,甚至士兵的表情還算是輕鬆的。

“因為這凍土深淵的危險性已被評為極低,已有五百年未發生深淵生物襲擊地面的“暴走”事件。”菲兒道,“深淵世界和人類世界的關係,比起人類和魔獸之間的關係還要惡劣,這一點你們一定要記著。雖然雙方已有千年時間沒爆發大規模的戰爭,但這並不代表人類和深淵已進入了和平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