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巨大魔物被囚禁了不知多少年月,如今總算重獲自由。牠壯實的雙腿重重的踏在地上,環視了一遍這個已經完全陌生的世界。

不過這種陌生感,牠是完全不在意的。

因為這洛芙大陸,本來就不是牠的歸屬之地。

如今最重要的是,儘快回去那個牠原本生活的位面,那個牠完全支配著的廣袤領土。

不,在此之前,要解決某種生理需要。



肌餓,絕對的肌餓!

牠被困在冰晶裏有多少,就挨餓了多久。如今牠就算是看到泥土,都想抓一把放嘴裏吃!

再環視了一圈。

牠靈敏的鼻子,嗅到了美食的香氣。

那是一絲神力,難得會在洛芙大陸出現。雖然這一絲神力很弱,弱得很難稱得上為一位神。



不過神力很美味。

要不是當日被納妮婭暗算,她的神力將更美味百倍千倍。

算了,將就點。

巨大魔物拔足狂奔,抓起仍在地上打滾對抗天火的聶磊,然後張開滿是獠牙的巨嘴,噬噬噬噬噬……

不到五秒,肉末都沒剩下。



吃神!

那巨大魔物仍意猶未盡,打了一個飽嗝,把一堆東西吐在地上,都是聶磊的衣服雜物等家當,然後便拍拍肚子,一躍而起,至極高空處才張開一對大大的血紅色肉翅,拍翼飛翔,很快就不知所蹤。

直至那巨魔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了,眾人才總算鬆一口氣。

“幸、幸好那隻變態夠挑吃,只吃神而嫌我們這種低等生物不夠好吃……”保祿的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這大塊頭真是省下我們一個最大的麻煩了,哇哈哈……”腦筋比較簡單的普倫斯已笑得出來,“那個聶磊要是任由他繼續打滾下去,說不定再十五分鐘就又能站起來再打了。”

梅斯特則是保持著沉默。

他朝著那巨魔飛走的方向,認真而嚴肅地鞠了一躬。

“陛下總算是歸來了……那一天的來臨,看來已經不遠了吧。”以冷靜見稱的梅斯特,也禁不住激動得渾身顫抖。



“梅斯特,你可要老實告訴我……”菲兒走到梅斯特面前,“剛、剛才那位……不會跟雅克有甚麼血緣關係吧?”

“這個問題的答案……有點複雜……”梅斯特食指按著太陽穴,露出惡作劇般的表情,“或許下次方便時,再跟菲兒小姐詳細解釋吧。”

“希望不要猜錯……難道將來要叫這隻巨魔作“爸爸”嗎?”危險解除之後,菲兒有餘暇作胡思亂想了。

此時,雅克也已勉強把那絲吸收回來的神力,給隔絕在天火真空領域,然後放進靈魂之海中的某個空間裏,就在甘度夫旁邊。

這安排令到甘度夫如坐針氈,非常不安。

換轉雅克前生那個時代的語言,就像是隔壁房間放著個小型核彈似的。

不過那也沒辦法,這主意是甘度夫自己想出來的。



要用天火之力困著這絲神力,比雅克想像中要費力得多,而且雅克必需定時補強天火真空領域,不然的話那絲神力就會暴走。

“雖然有點麻煩,但是好不容易才捕捉到一絲神力,怎也不能放手!”雅克已下決心要想辦法,把這絲神力融為己有。

不過這絲神力其實只有小小的一點,僅來源自聶磊那手“神域水爆”的蘊藏。

這神域水爆說穿了,只是用神力包裹著一個水球術。

嚴格來說,這完全不能夠算是合格的“神技”,不過是一個擁有了神力的魔法師,所胡亂發明的粗糙技倆。

“沒錯,聶磊完全不像是一個神,更像是個擁有神力的普通魔法師。”雅克確認道,“不過不知道他怎麼弄來那薄薄的神域?”

甘度夫也不清楚。

對於有關神的事情,只有神本身,或非常接近神的頂尖聖域,才會有比較深入的了解。



雅克離開已經半崩塌了的納妮婭深淵牢獄,回到玫瑰同盟。看到同伴們都還好好的,他也鬆了一口氣。

他們也大都猜到,那冰晶裏的巨魔,是由雅克釋放出來的了。

“非常感謝你,雅克少爺。你幫了梅斯特一個非常大的忙。”梅斯特對雅克感激地鞠了一躬。

“不用客氣,你不是說過,釋放那個……人物,也是為了我而做的嗎?”

“不過……請原諒梅斯特到現在仍然未能告訴雅克大人,那位……的身份。”

“你不用勉強了,梅斯特,”雅克道,“即使不用明說,我也漸漸猜到一些了。”

雅克的眼神有點複雜,非常深邃……



事情總算告一段落。

“既然那位……是由雅克大人所釋放的,那麼聶磊的死,也該算是雅克大人的功勞了。”保祿擺出一副公正無私的態度,實則在拍雅克的馬屁,“聶磊遺下的東西,應該都屬於雅克大人的戰利品。”

眾人都沒異議。

“這怎麼行呢?打敗那個聶磊,大家都有功勞。”雅克認真道,“不如這些戰利品,就由我來分發給大家吧。”

或許那巨魔嫌聶磊的家當太寒酸,所以也只是吃了他的人,餘下的東西都全吐出來,不屑一顧。

但這畢竟是一位“神”的家當!

即使以神的標準看來,聶磊實在太弱,但他畢竟是個能夠一擊轟爆聖域高手的變態!

且看看這變態有甚麼收藏。

“果然正如那傢伙的為人一樣,這家當絕對沒到達神級,我想隨便一個資格老一點的聖域,家當都會比他要好得多了。”保祿第一個開聲嫌棄。

可能是過份依賴自己的神力攻擊,這聶磊所帶的隨身物品看來不多,就是有好幾十顆各種顏色的高質素魔法晶石,看來是平時用來打賞小弟用的。

這些魔法晶石,放在洛芙大陸已算是極品。女孩兒都特別喜歡閃亮亮的東西,所以菲兒和剛歸隊回來的玫,看著這寶石收藏,雙眼都閃閃發亮。

“那……這些寶石就分給菲兒和玫,讓你們鑲進蒂凡妮裏當作護身物吧。”

兩女孩都高興不已。

她們都很知道分寸,每種類的寶石只取一顆,是以挑選完畢後,雅克還剩下幾顆在手。看普倫斯他們都沒甚興趣,雅克便自己先收著,打算將來有機會拿來送人。

菲兒和玫的蒂凡妮項鍊,經鑲嵌完畢後,有一半的凹洞都已有寶石在位,整個首飾看來閃閃生輝,很是雍容華貴。

餘下的東西,就只剩下幾瓶高效的療傷藥品,一部寫滿讚美詩句的筆記本子,以及一隻看來完全不值錢的戒指。

“這、這難道是……”雅克戴上了戒指,輸入一絲魔力進去……“果然!是儲物空間戒指!”

“呵呵……正是老弟想要的東西。”普倫斯很為雅克感到高興。

“不值得奇怪啊,儲物戒指基本上連聖域都大部份擁有了,他自稱為神,這種東西他怎麼會沒有?”保祿道。

“這裏面……好多東西。”雅克也不藏私,把裏面的東西全都倒出來。

大堆的藥品,魔法卷軸,金銀器物,古本書籍,兵器防具,各種各樣……其中有部份還是鑲上了撒克遜帝國的國徽。

“這肯定是聶磊中途突破萊恩舅舅的截殺時,得到的戰利品……”翻著翻著,菲兒吃驚地發現了一柄大劍,“這、這不是萊恩舅舅的配劍嗎?”

“……沒錯,這是那頭黃金獅子的……哼哼……”保祿流起口水來。

“我不准你打萊恩舅舅的配劍的主意!雅克!替我教訓這個死胖子!”菲兒嗔道。

“啐,配劍也被收了,說不定那頭黃金獅子已經死掉了啦。”

“會這麼容易死掉就好了。”甘度夫插嘴道。

“靈魂印記仍在,即是說舅舅還活著。”菲兒瞟了瞟保祿,鄙視了他一番。

“那麼……屬於撒克遜人的東西,我們回去後再物歸原主……或原主的親人吧。”雅克把有撒克遜國徽的東西收起來,“那餘下的東西,大家隨便選,合用的就拿去吧。”

眾人包括菲兒,都不相信雅克有這麼慷慨。

雅克心裏倒是很舒暢,一點也沒覺得不捨得。因為得到這儲物空間戒指,才是最重要最實用的寶物。

再三得到雅克的確認後,眾人也就歡呼著埋首寶物堆裏去了。

大家畢竟是感情融洽的夥伴,雖然雅克說不用客氣,但也沒人會貪婪到拿得雅克一點也不剩的。

普倫斯專注於挑選風系的東西,最後選了一件加持有風系魔法的斗蓬,看來是聶磊殺掉某風系聖域後奪來的。

另外普倫斯也拿了幾塊蘊含風系元素的魔法金屬。這種魔法金屬用來打造武器防具最為適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