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位面,一個在人類的傳說中,遙遠而永恒的淨土。

被譽為最美麗神祇的海倫,正在她典雅脫俗的宮殿裏,品著一杯由酒神戴奧親自釀製的神域佳釀。

不論是酒,盛酒的杯,還是喝酒的佳人,都是神界第一的絕品。

海倫女神優雅克放下了杯子,輕輕托腮,回哞一笑。

“姐姐。”



那位冰冷,傲慢,常年沒一絲表情,美貌卻足以跟海倫比肩的高佻美女,正是海倫女神的姊姊,冰雪女神納妮婭。

“海倫,你的神域不是完全沒有進步嗎?竟然在十步範圍內才發現到我?”納妮婭提起天使僕人為她?下的一杯酒,沾了沾唇,“姐姐知道你不喜戰鬥,但身為女神,不是也該好好保護自己嗎?”

“我有好好保護自己的,姐姐。”海倫幽幽的道,“有很多強大優雅的紳士,都已對妹妹立誓,要以性命保護妹妹,所以妹妹很安全……”

“你那些甚麼守護騎士,沒有一個可以擋住我一劍。”

“我知道。”海倫盯著杯中之酒,也不太在意。



“那個聶磊,似乎被那班褻瀆你的卑微人類給殺死了。”納妮婭道,“雖然不過是個偶爾拾到一個低等神域的笨蛋,可是他畢竟是神域中人,要知道這件事情,多少總會在神界流傳出去的……”

“聶……磊?啊……你是說那個煩人的傢伙嗎?”海倫笑道,“他太弱了,配不上當你妹妹的保護者。啊……姐姐剛才說他死掉了?為了愛情而死是浪漫的,好吧,他在我的傾慕者名錄上,再多加三分好了。他現在是……第1026名。”

納妮婭早習慣了海倫的個性,她這個妹妹總是認為,男人為她付出,為她犧牲,討她的好,是理所當然的事,她也早習慣把男人們的追求視為空氣那般肆意呼吸。她為被人追求而生,但卻從不在意任何單獨的一個人。

“那麼,那班洛芙大陸裏的瀆神者,你打算怎麼處理?”納妮婭問道,“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跑了,只剩下那個紅頭髮的,目前還在我的領域範圍,但只要給他回到撒克遜,那就沒法追究下去了。”

“瀆神者?姐姐你是知道的,妹妹每天都要指定大量的瀆神者,給我的保護者們去表現,我根本不會記得那些人是誰……”海倫呵呵笑道。



“那個偷走你長袍的胖子又如何?”

“我的衣服還嫌不夠多嗎?”海倫呵呵地笑,“他有那麼喜歡就讓他保管著,讓他睹物思人吧!不過他在人類當中也算是夠大膽的了,他是誰?有登記在我的傾慕者名錄裏嗎?”

納妮婭有點頭痛了。

她這妹妹雖然情緒波動強烈,但她的脾氣和憤怒通常只是發洩完了就煙消雲散,倒是常常活在被愛的滿足當中。

跟有仇必報,一點虧也吃不得的納妮婭可差遠了。

“那個紅頭髮叫雅克的,你也沒一點印象嗎?他就是那個在特洛伊聯邦出生的火系男子,據說還是天火傳承者,在兩年前還突破了你的絕對結界,逃離了特洛伊……如今他又來找特洛伊的麻煩了,他這麼一鬧,你們特洛伊想要擴張領土的計劃又得重訂……”

海倫痴痴的進入了幻想狀態。

她才不管那些甚麼特洛伊聯邦擴張領土的事,她想像著那個叫雅克的男子,如何在她的天羅地網之下,使盡渾身解數地掙脫……



不主動追求她,反而遠遠逃開她,給她找麻煩的男子……

這……正好是海倫的追求者名錄中還沒有收過的類型!

海倫頓時渾身發熱。

“濕……濕透了。”

“你、你在說甚麼不要臉的話?”納妮婭那蒼白如雪的臉頰,也罕有地微微紅了。

“我是說……我的嘴巴,濕透了。”海倫那鮮紅的舌尖,舔著她那柔軟的嘴唇,“征服男子的心,就好比美食,總是令我不斷滲出唾液……啊……這樣的男子,好想吃掉……”

納妮婭無奈地想,怎麼會跟這樣的一個女神是親姊妹呢?



“那……我要走了。”

“姐姐……”海倫叫住了納妮婭,“倒是姐姐你,要怎麼教訓那個破壞你的牢獄,釋出你的囚犯的那個人?”

“海倫,你知道那個人,跟那個叫雅克的你很想要吃掉的紅髮男子,是同一個人嗎?”

“嘻嘻嘻嘻,那實在是太精彩了,我對雅克的興趣又增加幾分了。”海倫開心得拍起掌來,“姐姐,不要動那個雅克,他是我的。”

“放心吧,我沒打算要殺他,反而要謝謝他呢。”納妮婭眼神現出殺意,這表情跟發情中的海倫竟如此相似,“只是囚禁著那個人,殺不死牠,我本來就不滿意。如今,我總算又有了親手把牠殺死,把牠所經營的一切完全毀滅掉的機會了。”

納妮婭笑著離開。

海倫心想:“哼,我這個姐姐還真是變態,還要囚禁,追殺自己喜歡的男人,才會興奮起來,這種口味真是……嗯……在神界的日子也有點太長了,我要不要親自去會一會那位,想要逃出我手掌心的雅克呢?”

───────────────────



納妮婭深淵牢獄,如今已變成了一個半崩塌了的巨大雪窟,看來已再沒有任何秘密藏在其中了。

“走吧,沒甚麼好看的。”

他們沿著來路回去,中途來到那個曾困著他們好一段日子的雪洞。那段雅克每天用天火之力替菲兒作全身按摩,替她軀除入體寒氣的日子……

“那段日子真是便宜你了,”菲兒冷笑道,“我好像還沒有好好“報答”你呢。”

 “拜託,單說昨天晚上,你身體哪處地方我沒有摸過啊?現在才來算這陳年舊帳?”雅克有點哭笑不得。

“現在是現在,那時是那時。”菲兒噘起小嘴別個臉來,“你可要好好想想要怎麼補償我……”

“好的好的,今天晚上我就躺著不動,給你摸到夠。”雅克賤賤的笑著。



“你想得美!”

“咳嗯。”普倫斯不好意思地乾咳一聲,雅克和菲兒才對望伸了伸舌頭,笑得也是甜甜的。

“唉,情侶還真是欠揍啊……”普倫斯鬱悶道,“真希望可以儘快跟我的如花……”

“快了快了,我們把物資都收了就馬上起行吧。”普倫斯一提起那個如花,雅克都禁不住毛骨悚然。

在這個雪洞裏,還遺下了大批的雪銅碇,凍土角貂的皮毛獨角等東西,部份是雅克他們待在這兒時收集的,部份則是那些特洛伊俘虜採集的。

如今那些俘虜早已自由,要走的已經離開,沒走的都待在德羅議會聯邦任職……這裏再也不需要有人來繼續開採了。

由於儲物空間的位置已不太夠了,所以雅克和菲兒只挑選質量比較好的才收。雖然剩下了好一大堆的剩餘物資,但留著也未必沒用。這可以作為下一次凍土深淵試煉時,給帝京同學們的一點補給。

這大概不算是作弊吧?要作弊,把一小瓶原水留下來,後來者只要拾起來就可以了,帝京肯定每一年都是贏家。

“我要留下一個印記,然後悄悄告知今年會參加的學弟學妹們。”菲兒樂孜孜的道。

“對呢,一年已經過去了,我也應該有學弟學妹了。”雅克突然想起。

“學弟學妹肯定會有的,只是我很是有興趣知道,校方知道你如今的實力後,會給你跳升至幾年級呢?”菲兒笑道,“他們大概也不會馬上頒你畢業證書的,畢竟你還沒有在學校創下甚麼輝煌紀錄嘛。”

“提起學校裏的事,我有點想念貝拉了。”雅克心想,“不知道他在這幾個月裏過得怎樣……”

“他是你情同兄弟的伙伴,知道你失蹤之後,恐怕他有一段時間接受不了。”菲兒有點擔心的道。

“我倒沒有想到這一點。”雅克真有點擔心了,倒不是在擔心貝拉,而是他在這幾個月裏,會不會抓狂地四處尋找“老大”,或向有嫌疑令老大失蹤的人找麻煩?

雅克有點急著想回去看看了。

一行人回到了凍土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