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型最為巨大如花,反而已被只有她三份一左右大小的大狼王嚇破了膽,完全不能保護自己了。

狼群也發現到這一點,於是都集中朝著如花撲去,張開那滿是尖牙的巨嘴。

“真是的,男人就是這樣,老是瞻前不顧後的。”菲兒連忙退後守著如花,但是如花體型太大,一時間很難兼顧四面八方的狼群來襲。

“極光之盾!”如花背後傳來一聲呼喊,折射著幻彩光芒的冰盾矗然聳立,一眾正在攻擊的狼群隨即彈開的彈開,結冰碎裂的碎裂,為菲兒抒減了不少的壓力。

“我可沒有瞻前不顧後!”雅克冤屈的說。



“是了是了,專心一點打吧!”

“菲兒!我們把如花帶到那邊的冰山,讓牠背靠著壁面,比較好防守!”說罷便由雅克負責抵住狼群的攻擊,讓菲兒努力安慰著如花,好不容易才讓她顫抖的雙腿,終能慢慢地走動起來。

雅克無意把這雙頭雪狼群完全滅絕。因為以他現代人的知識,大概聽說過甚麼叫作生物多樣性,知道像狼這種獵食者,也是生態平衡的重要一員,要是把雙頭雪狼滅個一頭不剩,那視雪狼為天敵的物種就可能會繁殖失控,引起更嚴重的問題……

不過那些狼群似乎全沒意識到跟雅克的實力差距,看到對方在防禦,反而心性越來越瘋狂,就只盯著如花在猛咬。

以雅克和菲兒體型,又怎麼夠那班餓狼吃呢?



如花就不同了,肯定夠全族吃個飽,而且這冰川獨眼猿牠們每年也沒少吃的,那肉有多好吃牠們是知道的。如今看到這快到嘴裏的肉,肚子都在咕咕叫了。

“真是的,竟然看到那個如花還在流口水,真是一堆愛花狼!”雅克是不會理解,看著那如花是怎麼能夠生出食慾的了。

好不容易才把如花帶到一處冰壁之下,如今只需要集中對付迎面而來的敵人就好了。

“好!終於可以放開手來了!”菲兒早就手癢得耐不住了,不過她出手也是詭異,也不祭出位階最高的“冰之吐息”,而是使用熟練度最高的“水靈蛇術”,那兩道水靈蛇在狼群中繞來繞去,最終分別咬著了兩頭狼王的後腿。

菲兒早已為自己加持了“水行術”,然後以六階鬥氣強化的短刀給兩頭狼王都割了脖子……



只用五階魔法配合六階鬥氣,便能瞬間擊倒兩頭君王級魔獸,可見菲兒的戰術運用已達出神入化之境。當然這些雙頭狼王的實力比冰川獨眼猿要差一截,向來也只是靠偷襲和圍毆才能勉強跟對方分庭抗禮。

要是菲兒面對的是兩頭冰川獨眼猿,那就可沒有這麼輕鬆了。

雅克和菲兒輪流出擊,一人出擊時,另一人則守護在如花身前。

雅克使用的是八階鬥氣旋加持的鬥氣鎧甲,不過壓抑著一半以上的力量,也沒跟狼群拼速度,被咬到了便任由牠們咬,反正也咬不進去。

“就是要讓你咬!”雅克發現這樣還比較容易抓著目標,所以往往故意引誘狼王來咬,在對方咬住不放時,便往牠們肚子輕輕揍一拳……

往往這一拳便足以把一頭狼王給打飛,把牠所屬的部下們給嚇得潰散。

其實只要集中打狼王,打倒每一頭狼王便會造成十多頭狼的潰退。雖然狼群看來眾多,也不是那麼可怕的。

雅克和菲兒漸漸控制住了局面,而如花遠離了大狼王的威壓,也漸漸回復正常狀態。普通一頭冰川獨眼猿,實力相若於兩、三頭狼王,是以只要如花沒被震懾住,她的自保能力是不需要懷疑的。



看到場面已受控,菲兒便對雅克說:“去看看大哥那邊有沒有需要幫忙的,這處的殘局我來收拾就好。”

“正有此意。”雅克又轉頭補充一句,“要小心。”

“我會啦,少囉唆。”嘴巴這麼說,菲兒笑容卻是甜的。

雅克前往普倫斯和大狼王的戰鬥點。

他們大概仍處於膠著狀態。

大狼王身上已受了不少的砍傷,不過看來一點沒影響到牠的活動和戰鬥能力。雅克遠遠看來,似乎大狼王身上的傷口,都有著一種緩慢而嘔心的蠕動。

此時,浮在半空中的普倫斯,提起大刀急墜刺殺。他避過兩個狼頭的噬咬,深深砍進大狼王的右肩,砍得極深。



只是這一刀之勢還沒去盡,普倫斯便急急退後。

那傷口噴濺出大量的藍色液體,濺到雪地上頓時沸騰起泡,蝕出一大個窟窿來。至於旁邊被濺到的樹木以至狼群等,一概被腐蝕成一堆枯黑的殘渣。

那深可見骨的肩傷竟在慢慢癒合,大狼王的移動力沒有受損,猛地一撲,就朝著剛落地的普倫斯噬去。

“大哥!”雅克連忙出手,六階火系魔法“白焰閃燃”便直轟在大狼王的眼前。

白光一閃,大狼王仰首慘嚎,普倫斯得以逃脫。

“雅克老弟!這大狼王果然很耐打,而且血液有強酸毒性,不能沾身!恐怕除非將之一刀兩斷,否則很難殺死!”

“讓我試試吧!”

趁這大狼王仍在地上翻滾,雅克從儲物戒指取出“殘影戟”,兩道殘影直指那大狼王的兩個狼頭。哪知道這大狼王竟仍有反抗能力,其中一個狼頭趨前抵住兩道殘影,狼頭應聲爆碎,但卻救回了另外一個頭。



這爆頭的腦漿毒血之類,腐蝕性可夠強的了,雅克無可避免地沾到了一點,隨即全身都像沸騰似的劇痛。

“老弟!”普倫斯想要趕過來看情況,但卻被雅克阻止了。

“別擔心!大哥退後一些!”

雅克集中所有的精神力,狠狠地淬煉著靈魂之海深處藏著的天火之源。

雅克頓時沐浴在天火之中。

“天火滌淨!”

這新招的原理很簡單,便是直接把淬煉出來的天火釋出,目標就是自己的身體。這天火並不會對雅克的身體有任何損傷,因為這正是雅克的靈魂本源。



那沾身的幾滴強酸毒血,頓時被這世上最強大的烈焰給淨化了,燒得甚麼也不淨了。

“奶奶個熊,又要我全裸嗎?”全身衣服被天火燒光光的雅克,也顧不上遮遮掩掩了。那大狼王爆了頭後的傷口,裸現出一顆深藍色的珠子,有人頭那般大小。

那珠子在不斷滲透出液體,這液體在激活著傷口,漸漸長肉長毛,又把那個原本爆了的頭給長回來!

“竟然令我老弟陷入這種境地,我真是生氣了。”普倫斯收起了顛狂的戰意,嚴肅起來,漸漸浮空……他冷靜起來的氛圍,比他發狂撒野時還要可怕。

雅克當然也是生氣的,在這冰天雪地被逼全裸對敵,他都快要抓狂了。不過他加持了最強的鬥氣旋鎧甲,渾身火紅鬥氣不住流轉,外人倒是不太看得到他沒穿衣服。

雅克和普倫斯同時一喝,左右兩邊夾攻大狼王。

這大狼王也是極為憤怒,被人類打爆一個頭,以牠的地位來說,也是不能接受的恥辱。牠的雙頭狂嚎,各朝兩人連環吐射出深藍色的球體。

這球體外包裏著一層薄冰,觸地而爆,爆濺的卻是帶惡臭的強酸毒液。

雅克頓時想起前世所學的知識,他記得狼這種生物,是甚麼都能夠吃得下的,因為牠們的胃袋非常之強,不管甚麼惡劣的食物都能消化……

所以這頭妖化了的狼,就著牠生物學上的特點,而突變出這種極強腐蝕性的胃液攻擊吧。

普倫斯和雅克真正的集中精神起來,可就不那麼容易被擊中的了,兩人都呈之字型前進,都避過了強酸毒液球的攻擊,他們各自朝著大狼王的一條前腿。

“喝!”“吼!”

雅克的殘影戟全力一刺,把大狼王的左前腿給整個刺飛。

普倫斯的大刀砍在剛才已受重創的右前腿,同樣齊根而斷。

大狼王頓時往前倒下。

但失去兩隻前腿,並不代表牠失去了戰鬥力。牠兩個巨頭朝天猛吐出強酸毒液球,然後砸到自己身上爆掉……

寧願自毀,也要阻擋雅克和普倫斯的攻擊。

雖然強酸毒液球嚴重燒傷大狼王的皮肉,但同時卻又令牠重新長出兩條前腿……

如今大狼王的樣子,已幾乎看不出是狼了,只是一堆恐怖的藍色腐肉。

趁牠正在長出前腿沒有行動力,雅克和普倫斯已繞到後方,又把大狼王的兩條後腿砍斷。

“太危險了!大哥退後,讓我來!”雅克再度使出“天火滌淨”,加持在鬥氣旋鎧甲外圍,抵擋著像下雨般的強酸腐蝕。

“老弟千萬要小心,老哥給你開路!”退到安全距離的普倫斯,咬了咬牙,把手中愛刀使勁甩出,直砍進大狼王的脖頸後,刀身應聲爆碎。

這強大的爆碎,在大狼王身體上爆出了一個極大的傷口,而在那傷口深處,隱約又再看到那巨大的藍色圓珠。

“好!”沐浴在天火中的雅克,雙手直插進大狼王那恐怖傷口中,然後強行把那藍色圓球給拔出來!

大狼王身型頓時縮小,變回了普通狼王的體型……

雅克心念一動,產生了不殺大狼王的念頭。他先以數個水球術稀釋了牠身上的腐液,然後從儲物戒指取出原水,給大狼王灑了幾滴。

牠的命算是保住了,四肢在妖化狀態時已長回來,如今還很瘦弱,短時間內再當大狼王是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