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恩設下的裏結界漸漸消散了。

這即表示,雅克和貝拉的魔獸立約,已確認完成。

沒有了視覺障礙,從結界內部突然閃出了極其強大的光芒,這是魔獸立約完成時的現象,主人和魔獸的靈魂成功融合後釋放的剩餘力量。

雅克和貝拉同時睜開了眼睛。

兩人都深深感到了,在立約完成之後,彼此的生命有著一層深深的牽絆,如今他們可是比血緣兄弟更親近了,已是同生共死的關係。



“咦?原來立約之後,貝拉還可以這樣啊……”貝拉似乎對轉變後的自己非常好奇,唸了個極簡單的咒文後,竟憑空消失了。

“啊……原來還可以把魔獸收起來,真方便……不過不是根據主人的意志來決定收放的嗎?貝拉也可自行決定?”雅克為這收放魔獸的能力感到有點無奈。

看到貝拉憑空消失,薩默斯即也確認,魔獸立約已經完成。

“這小子如今又增加一個身份了,還是比魔武雙修更為罕有的“魔獸使”……這小子的命還真好啊……要是我也有這種機會的話,我薩默斯有需要在這兒像跑腳似的幹活嗎?”待在結界外甚麼也做不了的薩默斯,嫉妒得咬牙切齒。

“薩默斯……校長,如你所要求的,我和貝拉已經完成了魔獸召喚契約……”雅克道,“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薩默斯心裏想:讓你走?我們的談判才完成了一半!

“當、當然……首先恭喜雅克同學,成為了洛芙大陸極為罕有擁有召喚魔獸的“魔獸使”!老實說,我薩默斯在洛芙大陸也行走多年了,也僅僅是跟三名魔獸使有過一面之緣而已……”薩默斯又開始他的滔滔不絕……

“夠了夠了,少廢話。你到底還想要怎麼樣?”雅克乾脆打斷他的話。完成魔獸立約之後,他對這薩默斯是更加的不客氣了。

“雅克同學果然聰明。”薩默斯笑道,“魔獸立約已經完成,那我們可以開始實現釋放條款的第二條了。”

“那是甚麼?”



薩默斯取出兩個魔法卷軸。

“我左手邊那個,是帝京的退學證明書,而右手邊的那個,則是洛芙大陸第一大學院的優等生入學證明書……”

雅克心裏唐突,你身為帝京校長,卻把自己的學生挖去別的學校,有這麼無恥的人嗎?

“薩默斯,難道你是聖心的走狗?”雅克無比鄙夷地盯著他。

“你、你怎麼猜到會是聖心?你……嗯,既然這裏沒有旁人,我就不怕揭破臉皮說白話了……”他道,“聖心學園為了把帝京學院吞併,已經籌備了好幾年,如今正是時機成熟之際,我實話實說,不出三個月之內,帝京將會變成聖心學園的附屬院校,帝京這詞語將會成為歷史,而聖心則會長存……而我薩默斯將會作為聖心學園校史上最大擴張事件的締造者而被寫進歷史裏,不過這只是一件小事。”

“那就是說,你是為了毀滅帝京,才進來擔任帝京的校長?”雅克心想,這樣離譜的事也能發生?

帝京到底是怎麼回事了?竟然連這樣的人也能成為校長?

難道帝京已墮落到這個地步?



上一任校長到底怎麼了?

雅克心頭泛起種種疑問。

但在薩默斯看來,雅克似乎是在認真地考慮著這件事。

“其實不管你是否應承,三個月後,雅克同學基本上已自動成為聖心的學生,除非你打算退學。”薩默斯道,“會看中你並誠邀你簽下這優等生入學證明,是想借你在帝京的名氣,要是同學們知道他們的英雄人物,也英明地選擇跳槽至聖心,那樣他們就避免了在將來在合併過程中感到對未來的不安和焦慮,能夠更專心地學習,這完全是為了同學們的好……”

“哼,倒不如說,你完全沒信心說服帝京的同學們,令他們順心順氣地變成聖心的學生,所以才想到要利用我。”雅克鄙視地道,“坦白說,聖心和帝京歷史上均勢同水火,如此勉強合併,肯定會造成大混亂,這你們不會不知道的。你們真正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這似乎已超過了雅克同學需要知道的範圍。”薩默斯道,“雅克同學,難道你是那麼低層次的,感情用事的人嗎?以你這等人物,怎麼還會對一所學院懷有感情?坦白說,以你目前的實力,還需要待在學院嗎?即使你還需要在學院修習,也必需要選帝京嗎?論規模,論前景,論實力,聖心有哪一方面不如帝京?不要忘了,聖心擁有四大學院中最強的水系學部!”

“四大學院中最強的水系學部嗎?的確是很吸引……”



“是吧是吧?雅克同學,做人應該要實是求是。名譽這種好東西,誰不想要呢?待在帝京水系這麼丟臉的事,誰喜歡呢?”薩默斯見有點眉目,便喜形於色地道,“你好好考慮一下,只要簽下這兩份契約,你和貝拉同學就馬上自由了,而且立刻成為聖心學院的特權學生,可以享有學院內任何私藏卷軸和藏書的閱覽權,至於物質享受方面更是無限量的提供,直到你滿足為止……”

“哼……”雅克冷笑,“不好意思,帝京如今有我和菲兒在,聖心的水系還會是四大學院最強的嗎?”

“那……你即是說……”薩默斯的臉都僵硬了。

“至於那些甚麼特權之類,我想也心領了。我腦袋裏現在裝載著的是四大元素系統的全部魔法咒文,單是說水系的,我要全部領悟也要花不少時間,我想只靠著我的咒文資料庫,我自行創辦一所學院也夠了……”

“那你就是拒絕簽這兩份契約了是嗎?”

“你明明知道我就是那種低層次感情用事的人,還要多問嗎?”

“沒錯,我早已料到事情不會那麼順利,”薩默斯冷冷道,“那麼只能夠委屈你們繼續待在裏面了。這個結界好歹是屬於聖域層次,不要想著是很容易打破跳出來的東西。”

薩默斯轉身走向房間另一邊的衣櫃,打開,滿是卷軸掉了一地。



“這全都是結界補強卷軸,都是聖域級別的東西,你要拼消耗的話,可以想想你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耗得過我。”薩默斯道,“今天開始,你們將會斷糧斷水,那兩個保姆你儘管殺了吃掉,我就看看你們可以撐多久。”

那兩名巨乳保姆嚇得猛地鎚打結界,又跪地求雅克饒命。

“別、別擔心,我不會吃了你們的。”雅克搔著腦袋,“為了讓妳們放心,那好吧,薩默斯,把卷軸都扔進來。”

那麼容易便屈服了?薩默斯心想,還以為真要餓他幾天,消磨一下意志才會就範呢。果然還是小孩子,甚麼都不怕就怕挨餓嗎?

薩默斯改變一下結界的結構,然後把兩個契約卷袖都扔進去。

雅克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

然後,他選擇了簽下聖心學園的優等生入學契約。



“哈……果然有漏洞。原來這契約並沒有限定,簽約者不得有雙重學籍。現在我同時擁有帝京和聖心的學生資格了……”

“這……”薩默斯心裏一怯,這個這漏洞可大了,他沒想過雅克如此乾脆就簽了第二份的。

原本他打算,雅克再願意妥協,也只會簽下帝京退學文件,這已足夠動搖帝京校內的士氣了。至於他進不進聖心,自他知道雅克和羅德有私交後,已不太期望能夠成功。

怎知道雅克在沒退學的情況下就簽入了聖心!

天知道他腦裏有甚麼打算!

“雅克同學,把退學書也簽了吧。”薩默斯裝作毫不在意地道,“我可不急的,或許挨飢抵渴個幾天,會幫助你下定決心。”

“是嗎?我也正好有點口渴。”雅克憑空取出一個冰川鮮果,咬了一口,“好吃。薩默斯,你也要嗎?我還有……五、六百個左右吧,這可是蘊含七、八成原水成份,在凍土深淵暴雪期時摘來的好東西,對你這種水系體質是很補的!”

然後雅克又憑空取出好幾顆來。

“怎、怎麼?”薩默斯看得眼都突了。“你……你有儲物空間戒指!”

“噓,這可是秘密呢!別大聲說!”雅克輕聲道,“不過呢,我讓你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我決定再也不讓你活下去了。”

“天火真空領域!”

薩默斯設置的結界,瞬間被火紅色天火圓球給包裹,輾爆。

“面對兩重結界的話,或許信心還有點不足。但只有你設下的這一重,那實在是太容易了。比起納妮婭深淵牢獄那塊冰核,這結界不過像塊薄紙!”

薩默斯驚訝了短短瞬間,便回過神來。

他畢竟是聖域高手,不是那麼容易被嚇倒的。

他全神應付著前方,正想乘著雅克出手時予以制伏,聖域程度讓他有著這自信。

所以當他發現,自己被從後偷襲,已被一根長得可怕的荊棘穿心時,他呆著了……

“你好嗎?薩默斯先生。”貝拉那如惡魔的臉,狠狠的盯著薩默斯,“放心,我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死的。”

“聖域又怎麼樣?縱然你身經百戰,但還沒跟魔獸使戰鬥的經驗吧?”雅克道,“魔獸召喚可是防不勝防的,下次要小心啊……要是你還有下次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