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狼王珠已經開始拍賣了。

眾所週之,任何一切有關深淵君王的東西,都是極之罕有的。深淵君王實力普遍極強,這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因為深淵的環境太過惡劣,而君王級的,只有在深淵環境最惡劣之地出沒。

這“雙頭狼王”的眼珠,向來極少能出現在拍賣會的會場。

而擁有聖域資格者水平,加上突變妖化之後的狼王,則甚至從沒有過任何出現的紀錄。



妖化變異是很神秘的一回事,這變異狼王珠除了眾多先生加持的屬性外,還會不會有更多隱藏的神秘能力呢?

這種神秘感,正挑起買家們的欲望。

會場上,眾多買家們正在為狼王珠在瘋狂提升叫價。

只要留心點,便會發現這次拍賣主要是一位買家跟其他買家的競爭。

那個買家是個高大壯碩的藍髮男子,高高站在尊貴的極貴賓包廂中,就是他正在不斷提高著叫價。



每位其他買家在叫一口價時,他都馬上提升一個價位。

“這傢伙……是個不懂拍賣的傻瓜嗎?”雅克心裏想笑,但隨後又想到,“除非他根本不想要這顆變異狼王珠……”

這男人身旁坐著的那個金髮中年男子,卻更引起雅克注意。

“我好像曾經見過這個人……”

在其他買家眼中,這位霍爾傭兵團團長的拍賣技巧實在不值一提。



他在拍賣場上,向來表現的都是霸氣。

有想要的東西,就以拍賣起始價數倍投得,也懶得跟其他人競爭,營造的是他跟其他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但這一次,他第一次提價,卻只是底價的三成。

這是絕對的異常行為。

“難道這霍爾剛才燒昏了頭,花了四百萬買了一份龍涎香後,才驚覺不夠錢投這顆狼王珠?”部份買家已生起這個想法。

不管事實是否如此,但霍爾的霸氣突然大不如前,眾買家一直以來都是被這霍爾壓抑久了的,如今看到一絲可以贏他的曙光,叫價的欲望就更濃了。

他們都是富甲一方的大款,錢多了沒處花,也很豪爽的參與這個花錢遊戲,但求過一過癮而已。

只要能夠在拍賣場勝過霍爾一次,那就等於在自己臉上貼金,多爽啊。



這變異狼王珠的出價,已超過了七百萬獅心幣。

“七百一十萬!”

“七百二十萬。”霍爾馬上還價。

“七百三十萬!”

“……七百三十五萬。”霍爾頓了一頓,還價竟然開始縮小了。

難道霍爾的預算已到了上限?

這想法令其他買家更瘋狂了,叫了一口價後,也不等霍爾還價,就彼此競爭起來。霍爾變成了偶爾才還價一次,這拍賣價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雅克看到狼王珠竟然賣得這麼多錢,心裏砰砰的跳個不停。

“真是謝謝這個傻瓜了,把氣氛吵得這麼熱,看來真有可能賣得超過一千萬呢。”

就在拍賣如火如荼時,突然有位使者躬躬敬敬地邀請雅克。

邀請者,正是那個坐在貴賓包廂的金色長髮男子。

雅克抬頭望去,那男子也正好看著雅克。

兩人互相點頭示意。

“第三個人終於也出現了。”

“雅、雅克先生……你、你跟那位……是認識的嗎?”利文斯基這回是真的吃驚了,難道他還是嚴重低估了雅克嗎?



雅克只是點了點頭。

“好像有過一面之緣。他就是獅心王萊恩吧?”

雅克跟著使者來到了包廂,利文斯基也在後面跟著,因為使者說,萊恩陛下也想見他。

那金髮男子連忙站起身來,示意道:“雅克兄弟,不用多禮,我們平輩論交。”

雅克心想,我本來也沒準備施甚麼禮的。他也不是囂張到這個地步,而是一時心裏沒考慮到這是一次“面聖”。

才認出了萊恩,雅克就把他放在保祿和甘度夫的那個層次,所以他本來就沒把萊恩放得很高位置。

“要是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朕……我一聲大哥。”萊恩儘可能地友善地道。



“好的,萊恩大哥。”

雅克身後的利文施基,卻是一點不敢怠慢地行了大禮,又聖上又祝福之類讚美不絕,萊恩也不客氣向他擺足了皇帝的派頭。

此時狼王珠的拍賣已來到了高峰。

“一千一百四十五萬!”

“一千一百五十萬!”

“一千一百六十萬!”

霍爾已差不多變成了配角,倒是普通拍賣席上的兩名拍賣者拍出了真火,在彼此競爭著,似乎絕對不想輸給對方。

“讓我來介紹,這位是霍爾傭兵團的團隊,霍爾,也是我的好兄弟。”萊恩道。

本來還在關注著拍賣的霍爾,轉個頭來,跟雅克對視。

“這個人就是霍爾!”雅克頓時緊張起來。

就雅克看來,這霍爾的眼神很奇怪,就像完全探不到底似的,這種感覺,跟那些潛伏在黑夜中的獅心城的高手們,沒有絲毫分別。

“聖域高手。”雅克不禁吞了吞口水。

這霍爾和萊恩竟然是好友。

那在這種場合,萊恩叫雅克過來,是甚麼目的?

那霍爾的眼神,很意外的沒有顯露敵意。他好像對雅克很感興趣似的,一直盯視著他的眼睛。他這是在窺視著雅克的實力。

“……魔武雙修?水系八階魔法師,以及八階戰士?”霍爾有點刮目相看,他對萊恩道,“萊恩,也難怪你那麼看得起這小子。”

萊恩笑而不答。

他當然不會把天火傳承的事告訴霍爾。

“雅克兄弟,你那顆狼王珠的拍賣差不多要結束了,我們先關注一下,稍後才入正題。”萊恩道。

雅克點點頭,走近包廂的窗前觀看。

此時,已差不多變成下面的兩人之爭。

“這兩個人,其中一位是撒克遜帝國總理,西斯科,另一位嘛……他喜歡人家叫他夜鶯公爵。”霍爾道。

撒克遜帝國總理,西斯科!

菲兒的爸爸。

雅克心裏想,想不到該見而還沒見的人物,竟然都在今天晚上聚頭了。

“西斯科嗎……真是稀客。”萊恩問道,“霍爾,是你把他叫過來的嗎?”

“西斯科不需要任何人去告訴他任何事,因為以他的能力,沒甚麼事情是他該知道而沒知道的。”霍爾道。

“嗯。”萊恩道,“你說這次我們可以坑到夜鶯多少錢?”

“大概一千五百萬左右。”霍爾補充道,“夠兩萬人的軍費。”

“嗯,這大概是他領地裏的一年收入……還差不多。”萊恩滿意地點了點頭。

此時,包廂下的西斯科總理,和夜鶯公爵,都幾乎失去了理智,在互相漫天開價了。

拍賣的比拼來到這樣的地步,誰輸了都是大虧面子的事。

“一千五百萬!”滿臉脹紅的夜鶯公爵喊道。

西斯科總理暗暗地微笑了一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抹了把汗,好像決定來個全力一擊似的,“一千八百萬。”

全場嘩然。

這一下,連霍爾和萊恩都忍不住拍掌了。

“不愧是西斯科,即使當了總理,膽色依舊。”

“希望他不要錯估夜鶯的面皮厚度,不然的話,這一千八百萬,他賣光女兒恐怕都拿不出來!”

雅克心跳得更快了。

一千八百萬!這可比預想的賣出價,更高出接近一倍!

夜鶯公爵的臉脹成了豬肝色,他多次欲言又止,但卻總是無法說出聲音來。

“西斯科,你……”

那西斯科倒是輕鬆了,他看著夜鶯公爵,還一副準備馬上還價的姿態,他的嘴型明顯是個“二”字。

“還有沒有出價?一千八百萬一次!一千八百萬兩次!一千八百萬……”拍賣官正準備敲下成交的鎚子。

“二千一百萬!”夜鶯公爵喊道。

他朝著西斯科那邊看去,期待著看到的是一臉憋屈的敗者表情。

那知道西斯科卻是像剛剛死裏逃生似的,擦著滿臉的冷汗,對著夜鶯公爵還投來一記感謝的微笑。

這就像是說,我為了把你推進這無限的深坑,把自己都先推下來了,要是你不跟著跳進來,那我怎麼借你力來逃生呢?

“二千一百萬,成交!”拍賣官一鎚定音。

夜鶯公爵被全場的喝采聲和掌聲包圍掩沒,但他卻只是全身脫力地坐著,感覺自己雖然勝出拍賣,卻成了大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