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無盡孤寂的第八層漆黑空間裏,竟然發現有第二個試煉者的存在,向來怕悶的貝拉自是興奮不已。

“咦?看來對方好像在苦苦掙扎,讓我貝拉來幫你一把吧。”貝拉釋出籐蔓術,穿過這幾近無限遙遠的空間,企圖把對方捲著給帶過來,縮短其飄流的時間。

“好,抓到了。朋友,你要坐穩啦。”貝拉於是把籐蔓收回來,嗖嗖嗖嗖,竟只花了一個星期時間的極速,便把對方捲到自己身前。

那人正是菲兒。

“菲兒姐?太好了!是熟人哪!”



“還太好了?你知不知道差點把我嚇死了!”菲兒忍不住在貝拉頭上敲了一記。

在飄流途中突然被不知名籐蔓給抓住,然後還被極速抓過來,這就好比連續坐了一個星期的過山車,不要說一般人了,就算是菲兒,也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條人命了。

“別生氣啦菲兒姐!不然老大會責怪我的!”貝拉摸著頭,慌忙拿出一顆念魚眼珠,“來!菲兒姐,貝拉送你一顆好東西。”

“那是甚麼?”菲兒甫接過,便感到了一陣暖流流遍全身,她所有的暈眩,疲累,受傷狀態,幾乎瞬間就得到了復原,而且魔力和精神力都得到了補充,好像體質也改善了不少,“在這甚麼都沒有的空間裏,竟然還有這等寶物?”

“還有很多呢,這種在空中游泳的巨魚,可真是美食之中的美食,怎麼吃都不厭呢。讓貝拉抓兩條過來進貢給菲兒姐。菲兒姐先在這葉片上坐著休息一下,放心不會掉下來的,花的都是雅克老大的精神力。”



“哦?原來契約魔獸可以調用主人的精神力啊……”菲兒自是不客氣地坐在巨大浮空葉片上了。對她來說,這倚賴自我精神力在這漆黑空間飄流的試煉,實在是折磨之中的折磨,要不是不捨得雅克,她都想過要放棄自殺算了。

只見貝拉非常熟練地操起那無數棵的籐蔓,轉眼間就把一條正好游到附近的念魚,給切割成一塊塊的魚片。

“來來來!久違的大餐送到咯!”貝拉把一塊像他那麼大的生魚片放到菲兒面前。

“好吃!”菲兒瞬間容光煥發起來,“這魚肉的滋補效果,不比冰川鮮果差!而且這肉沒有屬性,四大元素的屬性者皆可以用!”

“是吧是吧,菲兒姐多吃一些。”貝拉樂了,也坐在菲兒身旁大吃起來,“邊大口吃肉,還有修煉效果,誰還想要上第九層啊?”



“不過雅克沒問題嗎?”菲兒問道。

“放心吧,老大他在第十層修煉呢。”貝拉邊吃邊說道,“他的狀況我最清楚,要分點精神力給我們絕對不是問題,我們反而不要打擾他,在這邊按我們的步調修煉到足夠為止!”

“……不過我還是想去第九層看看。”

“看看可以。”貝拉也沒有阻止,“我也去過啊,不過沒待一會兒就回來了。那邊可是一點都不好玩呢。”

菲兒的好奇心還是佔了上風,於是貝拉便操縱巨葉,把菲兒送到第八層的出口。

菲兒進入第九層。

沒幾分鐘,她就回來了。

她按摩著前額兩邊,頭很痛的樣子。



“那個迷宮……只是看著我便投降了。我還是在這邊吃吃魚算了……”

“呵呵呵,跟貝拉聊聊天解悶也是很不錯的。”貝拉道,“來,大口你!吃完了的話我再去打兩條回來!”

────────────────────

每年的獅心任務,都是在獅心城南門外,一片名為“雄獅荒原”的郊野上舉行。

此處平常是帝國軍的演練之地,特點是在這片地方裏幾乎有著大部份的戰略地型環境,是天然的理想戰爭演習場所。

獅心任務是每天撒克遜帝國的大節日之一,是以這片演練場也經過了精心的設置,除了參加任務的各學院生之外,也能容納最多達數萬人的現場觀眾。

按撒克遜帝國的傳統,每年勝出獅心任務者們,均差不多等於整個帝國的英雄級人物,將來幾乎肯定是元帥,將軍,大臣這個層次的人物,即使沒加入軍隊系統的,也是各大傭兵團以至光明教會的主力招攬目標。



獅心任務就好比年輕一輩學院精英的成名戰。

由於只限有學院背景的年輕精英參與任務,所以獅心任務也成了洛芙大陸上各大學院的必爭之地。

學員們每一年的表現,拿到甚麼成績,均會影響到學院整體的評價,對來年收生尤為關鍵。

尤其是四大學院之間的競爭,尤為激烈。

四大學院之一的帝京,是在撒克遜帝國扎根的本土學院,有著所謂的主場之利,所以傳統上帝京在獅心任務都會比其餘三大學院有優勢。

聖心學園跟北國的關係不清不楚,“遵理學院”過去三任校長都是高盧帝國的人,“三一學院”則很可能在背後由光明教會所支撐……

所以說,獅心任務某程度上,也是一場超級勢力之間的效勁。

只是光明教會始終不是一個國家,也無意立國或與任何國家為敵,而高盧帝國的國力,則只有撒克遜帝國的一半不到……



而近年北國的勢力瞬速擴展,並已多次顯示有南下跟各國逐鹿中原之意……

所以近年的獅心任務,均主要是帝京與聖心之爭。

獅心任務的開放時間已經到了,雄獅荒原早就人頭湧湧,數萬名來自大陸各國的觀眾都心情雀躍,對自己支持的院校或參賽者都滿心期待。

參與試煉的院校生們,都已齊集在荒原中央的演練廣場上,等待著任務主持人萊恩的到來。

“獅.心.王.駕.到。”

一整排數十頭象徵著撒克遜帝國的魔獸“獅鷲”,同時咆吼起來,令整個雄獅荒原都撼動起來。

在場的觀眾們,以及絕大部份的任務參加者們,都被這一陣的獅吼給嚇得全身顫慄,從心底裏產生了對“獅”的臣服之意。



獅心王萊恩現身,昂首闊步地走到了主持人所站的高台位置上。從這個位置,可以清晰地觀察到任務期間所有參加者的情況。

“眾愛卿,各位親愛的子民,以及眾位參加是次任務的年輕人們,你們知道,朕向來不喜歡說一大堆文皺皺的話,禮節這種東西,可免則免吧。”萊恩強行壓著眾禮儀官員們的抗議,“你們煩不煩啊?我都幾十歲人了還用你教我怎麼跟人民說話嗎?給我滾遠點,不然丟你們去當帝國守護神們的食物!”

這番粗魯的話惹得全場大笑。

“皇帝陛下還是一貫的風格呢!我喜歡!夠爽!”

“真是的,每年不聽聽皇帝陛下用這樣子態度說一遍話,我都沒有過年了的感覺呢。”

民風好武,市民們普遍對萊恩的武夫個性甚有好感。

“咳嗯,”萊恩清了清喉嚨,也讓觀眾們安靜下來,“我只是知道,今天我是來看年輕人們打架的。你們忍了一整年,手都應該很癢了吧?也是時候發洩一下過多的精力了。給我打精彩一些!”

全場的參加者們同時喝采回應,氣氛給炒熱到沸騰了。

在這種氣氛之下,也不限於親撒克遜的帝京,就連有其他國家背景的學院,都有不少學生受到感染,而生起畢業後想要追隨這位獅心王,為撒克遜效力之心。

這位皇帝,確實很會煽動人心。

“好了,參加者們,列隊,前來領取任務吧。”萊恩說罷,便大刺刺地坐下來,接下來他只需要當觀眾就好了。

眾人開始領取任務,即是接受大會的加持烙印,確認為參加獅心任務的一員。

這烙印的魔法效果複雜,除了有記認作用外,也同時在驗證參加者的身份,以免除各國暗中派入軍中精英,或邀來某些隱世高手,冒充學生為院校參取成績。

洛芙大陸的每一位學院生,均在入學時加持了該學院的烙印,並逐年按照其升級等作出更新,只要驗證這學院烙印的真偽,以及推算烙印加持年份等,就很容易核實那個人是不是真正的學生,很難偽冒。

尤其是今年的烙印,還暗中加入了幾重防偽措施,目的當然是針對過去一年在各種試煉,比賽中幾乎全勝的聖心學院。

萊恩仔細地盯著聖心的學員們逐一加持烙印。

“……完全沒有異樣。”萊恩和坐在台上另一端的總理西斯科對望了一眼,兩人均沒甚麼表情。只是二人心裏同時在想,還是太低估聖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