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呀,說話唔係咁講啦。女神點都唔會鐘意蜘蛛架啦。」教皇又走過去帷幕到講。

帷幕之後既人並無再說話。

「所以,劍聖呀,斬左佢。」教皇示意劍聖斬殺我。

等等先?
咩事?
點解要斬我?



劍聖好似有少少猶豫,然後教皇再補多句:
「呢個係女神既旨意,亦都係王既旨意。劍聖,斬左佢。」

劍聖一直睥住教皇,然後先至抆劍出黎。
至今為至,帷幕之人仲係無開過口講野。

「等陣先,如果話係女神既懿旨,未免過於武斷。」約翰插嘴。
「放肆,幾時輪到你講野。」教皇開口怒罵約翰。
「憑我係大賢者。我唔記得大賢者既職位係低過教皇架喎,我地應該係平起平座。」
「哼,你只係個細路女咋,識D咩呀?」


「的而且確我係坐場咁多位人入面,包括埋我幾位親愛既徒弟在內,我係最細過果個,不過我假假地都叫做大賢者,仲要係歷代最強既大賢者。教皇大人,唔知我既身份仲適唔適合講野呢?」

教皇皺埋眉頭,然後強顏歡笑:
「你誤會我既意思啦。我既意思係,你的確係一個好犀利既人,但係人生閱歷或者係我地豐富D。你一定唔知女神大人係有幾唔鐘意蜘蛛……」

「好笑啦,講到一千年前你出左世咁。」

教皇緊握拳頭,無再比反應。

「洗唔洗同你溫返歷史,同你講返點解女神唔鐘意蜘蛛呀?歷史書都係咁講啦:一千年前,無名的蜘蛛想要成為神,打算破壞世界,先後擊破四大龍王,殺盡半數的生命,眼見世界將被毀滅之際,女神大人親自出手,與蜘蛛苦戰七七四十九天,終於輕鬆的秒殺了蜘蛛,保佑了世界的和平,讚嘆女神大人的美貌呀。」



等你個等陣先。
咩叫與蜘蛛苦戰七七四十九天,終於輕鬆的秒殺了蜘蛛?
咁姐係苦戰定秒殺呀?
仲要臨尾果句點解要讚女神生得靚女呀?
做咩姐你?

「拯救了世界後,女神又告訴世人,蜘蛛醜陋無比,十分噁心,見蜘蛛得以誅之。」

???
莫名奇妙。
做咩無啦啦鬧蜘蛛生得樣衰呀?
???
奇奇怪怪。
歷史書真係咁?



「無錯呀,所以見到蜘蛛就要殺。」教皇好激動咁講。
「女神係要殺死蜘蛛,而唔係要殺其他魔物呀!佢只係隻奇米拉蟲,絕對唔係蜘蛛!」約翰反駁。
「我反而好好奇,點解你要一直維護一隻魔物!」
「因為佢具有研究既價值。你扭曲神喻,該當何罪,教皇!」

「等陣先,夠啦。你地再嘈落去都無結果。」
劍聖走出黎終止左場無止境既辯論。

約翰同教皇亦都無再互吠。
教皇「哼」一聲,走左。

「大賢者大人。」劍聖喝停左正準備走人既約翰。

「你呢段時間都係休下假先啦,王宮就由我黎睇住。始終,你帶住隻有機會進化成為蜘蛛既魔物,一定會影響到你既行動。休假,順便繼續你對果隻奇米拉蟲既研究啦。」劍聖講。



約翰嘆左口氣:「我明白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