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魔界既領主?
唔係,係魔王。
龍人同埋惡魔既魔王,仲有個係黑騎士?
睇唔到黑騎士既STATUS,完全比佢油黑左,點解會咁?

黑騎士由山洞洞口跳左落黎,抱起左弗蘭肯斯坦,不死族領主既屍體,似係想帶走佢。
「無用既垃圾。」惡魔領主,蜘蛛女王咁講。
無錯,係蜘蛛女王。
佢同龍人領主,烈焰龍迦具土都企(趴)左係洞口上面,俯視住我地。



蜘蛛女王……係頭先既……毀滅世界既蜘蛛女王?
佢係惡魔……魔王?

約翰做好哂迎擊準備。
雖然係無勝算,但都唔可以坐以代弊。
黑騎士唔理我地,正準備帶走不死族魔王既屍體既時候,比王喝住左。

「喂,等等。」王咁講。

黑騎士無打算理佢。


跳返上洞口。

「等陣呀,係唔係唔識聽人話啊?」王笑笑口問。

迦具土突然之間變左人既型態,拎起劍刺向王。
好彩我反態得切,用鉗空手入佢白刃。

「喂喂,迦具土,咪嚇親人啊。」蜘蛛女王笑住咁講。
「咩嚇親人,我係認真既。」迦具土用力揮劍,撞開左我既鉗。



「蠍子女王?就係你地殺左弗蘭肯斯坦?」迦具土問。

「係,咁又點?」我問。

「你殺左我地件垃圾,無撚用,研究又一直得個吉既垃圾。所以,你加唔加入我地,做不死族既魔王,反正佢都已經死左。」蜘蛛女王問我。

但係,迦具土完全唔係咁諗!
「火焰斬擊」
佢提劍係咁攻擊我。
比起冰龍,呢條龍更加強!

「死亡之鉗」我開技能。
避開左?

埋身戰。


幾次過招之內,我比佢打到落地,佢用劍指住我既喉嚨。
雖然本身我HP同MP都唔係剩好多STATUS亦不如佢,但係頭先幾秒鐘已經證明左佢唔需要用技能,唔需要屈STATUS既差距,都可以屌打我。
利用劍技,完完全全咁壓制住我。
好強。

「佢憑咩可以加入到我地?」迦具土問。
「最起碼佢都打得低弗蘭肯斯址坦,而且不死族既魔王傳統上都係一個ON9。」蜘蛛女王回答。

「等陣先,你地係真係打算完全無視我?」王問。

迦具土隻手甩開把劍,成把劍飛左出去,差D插中王個頭顱,係佢塊臉上劃左一條淺淺既血痕。
「細路女有咩資格出聲?」迦具土講。

「天照之光」約翰即刻開技能還擊。
[天照之光:以魔法召喚小型太陽射擊,然後對單體造成大量聖光傷害]


個技能名叫天照之光?
不過唔重要,完全打唔中迦具土。
反而,迦具土瞬間埋到去約翰既身邊,一腳踢中約翰個肚,成個人飛左出去。

「點解細路女無資格出聲?」
王繼續係到挑釁佢。
「本來我係無諗住友你地,依家我改變左主意。」
迦具土拎返起劍,然後即刻刺向王!
只不過係一秒間既事。

劍去到王前面1CM既位置就停低左。
迦具土比突如其來既絲線綁住左,中斷左佢既行動。
明明只係兩三條幼線,足以阻擋住迦具土既行動。

「蜘蛛女王?」迦具土問。


「唔係我啊。」蜘蛛女王回答。

王笑左。
大笑。
「嗚哈哈哈哈!」

「你究竟係咩人?」迦具土問。

蜘蛛女王都爬左落黎,扶左我起身。
「走啦,新任既不死族魔王。」

我……
迦具土鬆開束縛,然後問多一次:
「你係認真?」
「我係。」蜘蛛女王回答。



「咁你帶佢走啦,我解決埋佢先。」
烈焰龍拎起劍,再次攻向王。

王:「約翰,跟住我既指示去劃魔法陣,我要召喚某個人出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