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既魔王究竟要做D咩呢?
無。
無野做。
七大魔王就只係蜘蛛女王一時興起而召集既人。
號召呢個世界上面最強既幾位人物黎做魔王。
從而成立一個集團,有事就可以互相幫忙既團體。
簡單黎講係一個公會既概念,係一個休閒既公會。
公會有咩做……去攻略副本?
但係我地所有人都係副本既BOSS,唔會有副本BOSS去攻略副本咁奇怪架。



定還是,係挑戰神?
世界上最強既存在都集中係魔界。
蜘蛛女王號召哂咁多大人物,除左挑戰神我真係諗唔到佢既目的係咩。

仲有龍王?
呢個世界上仲有四大龍王凌駕於一切既魔物之上。
聯盟海域既一個島上有風龍王。
地下城第九層有地龍王。
聯盟同魔界中間既火山上面有火龍王。
魔界海域有海龍王。


如果話蜘蛛女王打算集齊咁多人去挑戰龍王,都講得通既。

不過,依家我唔洗去諗呢D野住。
蜘蛛女王仲未落ORDER,我地就唔洗理佢。
到時先再算啦,話之佢打龍王定殺神,都係交比未來既我去煩啦。

我又返返去奧托蘭多城堡。
不死族之城。
又返返黎呢個神奇既地方。
3D迷宮,我會咁樣去形容佢。


哥德式建築既城。
一座巨型既城。
成座城都係由大大小小唔同高度、長度、大細既橋樑所組成。
橋樑之上又有第二條細橋樑,連接去更加高既橋樑之上。
錯綜複雜既橋樑、石地構成左大街小巷。
大街小巷之中又有大小各異既哥德石屋。
又有好多唔同既樓梯、梯子連接上下唔同既地方。
呢座城可以話係一座空中樓閣。
從來都唔會腳踏大地,只係企係人造既建築之上。
簡單黎講,座城就係3D既迷宮,除左前後左右之外,仲有路向上向下。

COPY返上次果段,懶得再去形容多一次。

然後,我又返返去領主大宅入面。
又返黎了。


不過係得我自己一個人黎。
蝴蝶女王唔係到。
卡珊德拉亦都已經……唔係到了。
而我,亦都進左化,由天蠍變成蠍子女王。

短短幾日,一切都變左。
明明同一樣既地區,但係所有既野都唔同哂。

推開大門。
迎臉而黎既係瑪麗,前不死族領主弗蘭肯斯坦夫人。
同埋佢既龍人僕從。

瑪麗同我對上眼。
我認得佢,佢唔認得進左化既我。
佢知道自己既先生死左未?


我無去問佢。
亦都唔想去問佢。
感覺好奇怪。
明明係夫人,但又唔係真正既夫人。
無錯,佢並唔係真正既瑪麗本人,而係死去既瑪麗既複製人。
係弗蘭妄想可以創造生命,復活生命下既產物。

佢仲算唔算係一個人?
呢一個瑪麗算唔算係一個人?
眼前呢一個瑪麗算唔算係一個人?
佢算唔算係一個「人」?
佢算唔算係「一個」人?
兩重意思。
不過,都唔需要去理會了。



佢只係我生命中既一個過客。
我唔會去憐憫佢。
即使係我同約翰親手殺左弗蘭,毀滅左呢班瑪麗猶如泡沫一樣既夢境。

卡珊德拉都係我生命中既一個過客。
亦都無必要留念。
復活……
做唔到啦。
弗蘭都已經死左。
即使佢未死,都無可能研究到復活既方法。
蝴蝶女王都講過,復活係無可能同埋唔值得咁樣做既行為。
所以,算啦。
卡珊德拉已經死左。
要接受呢一個現實。



「你地可以繼續留係到住,不過要住係客房。」
我DOM低呢句就走左。

始終,呢個假既瑪麗無人無物,都唔會去得邊架啦。
因為佢只係一個大話,無人會去接受謊言既存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