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用槍指住我。

我本能地舉起雙手。
點解約翰會出現係呢到?
蝴蝶專登帶我黎係為左咩事?
佢係帶我黎見約翰?
呢到係約翰既屋企?

唔明白既事實在太多,我個腦開始處理唔到。



然之後,約翰慢慢咁放低槍。

其實用普通既手槍,應該打唔死我。
我話哂都係蠍子女王,神話級既魔物。
區區一把手槍點會殺到我呀。

「點解你地出現係呢一到?」約翰問我。

一時之間,我唔知點回答好。
坐係梳化到既蝴蝶完全無諗住插口,一味係到食花生。



「咁呢到係……?」
我想問佢呢到係咪佢屋企,點知約翰搶住回答。
「香港。」

香港。
香港係個乜野既概念?

「你SURE?」
蝴蝶即刻哈哈大笑。



「你係咩意思?」
我即刻問佢。

「唔知呢。」
蝴蝶收起笑容,繼續食花生。

「你穿過左道門?」
約翰問我。

「門?咩門?咩意思?」

「你係點樣黎呢到?」

「係蜘蛛……」



「咩話?蜘蛛?」

睇黎約翰並唔知道蜘蛛既存在。
應該唔知蜘蛛係RPG世界既第二位神明。

「你講既蜘蛛係禁忌既蜘蛛?」

「好啦,唔好再講呢D可以SKIP既廢話啦。」
蝴蝶突然之間企左係身。
「佢所講既門係呢到。」
蝴蝶推開左房間既門。
然之後,我見到既係走廊。

走廊。


別墅三樓既走廊。
約翰果座位於RPG世界既別墅。
唔比徒弟或者其他人上去既三樓。

「兩個世界係雙通既。」
蝴蝶笑左一笑。
「不過呢邊你地所講既『香港』並唔係果邊世界既一部份,管理員無管理權限既一個地方。」

外面傳黎一聲巨響。

「世界既侵食。空間魔法既亞種,空間既裂縫,呢個房門就係裂縫。」

「蜘蛛就係想你狩獵創造呢個裂縫既人。」
蝴蝶係到奸笑。



狩獵創造呢個裂縫既人……係咩意思?
我望住約翰。
佢好愕然咁望住我。

蝴蝶又再係到奸笑。

「蜘蛛女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