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係點樣發現我既真正身份?」佢問。

「好簡單姐,首先明明有咁多高塔城堡,但係你偏偏要係廣闊既空地到食飯,咁已經好可疑,好明顯係因為你既身型非常之巨大,而且幻像魔法只係會令人以為你係一個人類,但係實際上你仲係一隻巨大既龍,所以始終都係無辦法入到去塔入面。」

「跟住呢?就係咁既原因?」

「就係咁。」
跟住就係因為我對你用幻像魔法消耗好高,高到唔合常理。
當然,我講埋出黎會揭露我既真正身份,所以都係唔講好過講。



「哦,犀利,大賢者既徒……哈哈,原來係咁,唔怪得兩下就睇得穿啦。」
佢笑一笑,唔係幾舒服。
睇黎,佢已經睇穿左我既真正身份。
真係條老奸巨滑既龍。

所以呢?
要點做?
戰鬥?
無可能,加埋白雪、風騷,我都係唔夠佢打。
何況呢到係佢陣地,佢一定有大把手下埋伏係到。


可惡。
帶埋佢兩個用空間魔法走?

「等等先,我無意同你地打。」蠑螈嘆左一口氣。

佢,想點?

「勇者,雖然我之前呃左你,但係之前講既野係真。請你地阻止火神既暴走。」佢都係低頭求緊勇者。

「咩意思?」



「雖然我係一條龍,但係我都係一條愛好和平既龍,所以先係呢到建立一個城塞。火神暴走既話,呢片大陸將會變成火海。所以,求下你地,去拯救火神,拯救呢片大地啦。」

「點解你唔去,而係叫我地去?」白雪抱住雙手問。

「我同佢有D恩怨,係無辦法靠近到佢。而且,我希望你地唔好同佢打,打係無意思,只係希望你地去平息佢既怒氣。」

哦!
明哂!
好似打機既時候咁,個任務係到同火神講野。
與其話係同佢講野,不如話係做呢條龍同火神既傳聲機,總之接任>搵火神講野>搵火龍講野就得。
雖然唔知點解呢D RPG GAME都咁鬼煩,呢d NPC做乜唔自己親自去傾計,而要搵我地做傳聲機。
不過,呢個世界並唔係遊戲,係真正既世界。
差D忘記左呢點。



「求求你幫幫忙。」
「我明白啦。等我地去完精靈國,就會去搵火神。」白雪無奈咁回答。
咁樣真係無問題咩,人地要毀滅世界啦喎,不過咁天照都會阻止架啦,其實無乜所謂。
「係呀,你地要去左精靈國先?咁呀?好啦。不過,比個提示你地,唔好由德魯伊山脈行過去,路上面實在有太多既危險啦。」
「唔緊要,我係勇者,而且有呢位大賢者既徒弟,痴線蜘蛛D蜘蛛絲癡住枝樹枝先生係到。」

「等等,我呢?」風騷問。

「係到,不過有蜘蛛(略)係到,都應該無咩問題掛。」蠑螈嘆左口氣講,然後補充:「不過,最好都係唔好行山啦,實在太危險啦。」

「起行啦。」我講。
「咁快?」白雪問。
「嗯。」

「係咁,我就唔留你地啦,祝你地一路順風。」



有危險?
有D想去見識下添。
究竟會係點樣既危險?
唔會又係外星人下話。

不過,我實在太大意啦。
估唔到最後會搞成咁。
幾個鐘頭之後,我地全軍覆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