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怪又再衝過黎斬我。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好麻煩既對手,論速度,佢甚至係我之上。
我除左防禦同埋魔力之外,無一樣野比得上佢。
姐係話,我打得贏佢既身段,淨係可以依靠蜘蛛毒牙同埋暗影長槍。

用幻像魔法干擾佢先。
等佢誤判我既位置。
唔,但係咁都無乜太大用途,始終都做唔成任何既實際傷害。
不過,用黎避開既話,呢招非常之好用。



咦?咁既?
幻像魔法無用?
點會咁?發生左咩事?魔法反制?
唔係,唔係咁,唔係任何既技能令到我用唔到魔法反制。
姐係話,呢隻怪用緊外掛。
可惡,外掛真係黑人憎。

不過,好彩既係,佢既外掛唔係好勁。
最多只可以阻擋精神攻擊既程度姐,又唔係免疫哂實體既傷害。


即使係咁,我都好難打得贏佢。

蜘蛛結界!
放左結界出黎綁住佢先。
然後,去到佢後面,用蜘蛛毒牙咬佢。
再退後幾步,暗影長槍!

打中左。
不過,對佢黎講唔係好痛。
佢張開雙翼,飛左上天。



哇……仲識飛……
飛左去邊,我既視線入面無左佢既身影。
係邊呢?
哇!
羽毛好似針咁射落黎呀!
走開呀,避唔到呀!
我一定比D羽毛插到變成箭豬。

當我甩開D羽毛既時候,佢貼地低飛,螳螂張開雙臂,衝過黎斬我。
邊有咁易呀!
暗影長槍!

神奇既事情發生左。
黃雀同螳螂分左體。


吓?
咁都得?
佢地分體避開左?
我既暗影長槍係佢中間穿過,然後成隻螳螂就跳左過黎斬我。

可惡……喝!
避開!
一個靚轉身避開!
好險……
我……
飛左上天?
咦?

我望住螳螂同黃雀,兩個都眼甘甘咁望住我飛左上天。
發生咩事?


莫非我學識左飛天既技能?
唔通我真係天才?
犀利……呀,我另轉頭一望,原來係有一隻蟲捉住左我飛上天。

吓?
咩事?
OH SHIT!
隻黃雀飛左起身,用佢個嘴啄我!
呀!好痛!咩事呀!隻衰蟲做乜無啦啦捉住我呀?
睇真D,果隻原來係蟬黎。

唔撚係掛!
咁都得?
唉屌!蜘蛛結界!



束縛哂全場,我即刻由空中跳左落黎。
好癲……

佢地三隻野包圍住我。
蟬、螳螂、黃雀。
唔得……實在係……

然後,佢地三個合體呀!!!
我諗番起以前睇個既戰隊特攝片。
呢三隻動物走埋一齊,合體!

螳螂突然之間食左隻蟬,然後黃雀食左螳螂。

黃雀係本體!
蟬分左對翼出黎,癡左落黃雀對翼下面!


螳螂分左鐮刀出黎,放左係黃雀既心口到!
最後!蟬既頭部由黃雀個口到彈左出黎,然後縛左落去黃雀果頭到!
完成!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真正型態!

你一定諗緊點解我唔趁佢合體既時候打佢。
人地合緊體既話,我地係唔可以打佢!
呢個係國際慣例黎!係禮貌黎!係道德黎!

唔得啦,呢隻生物真係……
真係……
真係實在太有型啦啦啦!
頂你咩!早知果陣就唔揀蛛女,揀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啦!
可惡呀!
好後悔呀!
搞錯呀!

之後,我就比隻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毒打左一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