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左中立地區,我同白兔一齊前往暴風龍巢穴。
一路上白兔係到諗緊野咁,一句說話都無講過。

暴風龍巢穴好似就係風龍王既巢穴。
好似係我以前果條村果到,搭船好快就去到。

我等級升到LV30,除左STATUS上升就好快之外,技能無增加過。
應該比以前勁左。

但係,望住白兔,無論點我都覺得佢好奇怪。


佢一直思考既女神既事?
一路以黎,女神只係個宗教信仰,大概無乜人真係知道女神既存在。
應該無人估到女神係一個咁鮮明既形象,同人無異。
然後,外星人既事又點睇呢?

既然呢個世界有神,自然有另一個世界既神。
大概係因為咁,所以佢地稱之為外神。
呢班外神既目的係為左毀滅世界?
然後,蝴蝶女王既目的係咩呢?整到火龍王發癲,去毀滅世界?
幫外神?點解要咁做呢?



雖然,呢D野我諗黎都無用,我亦都唔想去理。
對我黎講,呢個世界毀滅都無乜所謂。
我又唔係呢個世界既人。

行入森林既時候,有一個人擋住左我地既前路。
查唔到STATUS?
一個著住黑色盔甲既人!
拎住把劍,擋係我地面前。
STATUS全部都係黑色,連佢叫咩名、有幾多血都查唔到。


只可以睇到佢既稱號--

【黑騎士】

白兔抆劍指住佢,問:「你係咩人?」
黑騎士:「我係邊個唔重要。重要既係你唔可以再行前一步。」
「咩意思?」
「我唔會比你地見風龍王。」
「你係外神既人?」

黑騎士無再回答,然後白兔咩都無講,直接衝上去斬佢。
完全查唔到佢數值,就連佢LV都查唔到。

黑騎士用劍還擊。
點講好呢,睇住佢地既交鋒,點解會有種奇怪既感覺呢?


應該話,兩人既劍法好相似。

兩人過左十幾個回合之後,分開。

白兔:「呢種劍法……你係白雪?」
黑騎士:「……」
「你係咪白雪呀!究竟發生左咩事?同不死族領主打完之後發生左咩事!點解你會變成咁!」
「我唔係白雪。」
「明明就係!呢種劍法,一定係白雪!白雪,同我講,發生左咩事!不死族領主對你做過D咩!」

黑騎士無再講野,再衝過去攻擊。

「白雪!你唔好唔記得你從來一次都無打贏過我!」

白兔手上既劍比黑騎士撞開左,跌到去我腳邊。



「所以話,我唔係白雪。」

「皇家守護」我高舉聖杖,然後出現左兩個LV30既黃金盔甲保護白兔。
「冰封暴雪」黑騎士舉劍,然後出現左暴風雪,封住哂兩個黃金盔甲。

「火焰斬擊」白兔撲左上去,用技能攻擊。
「水球術」黑騎士隻手出現左個水球,將白兔擊開。

呢個人真係白雪?
完美咁壓制住我同白兔。
恐怕,呢個人既實力係不死領主之上。

「收手啦,我唔想殺你。」黑騎士講。



「你明明就係白雪,呢幾招係白雪成日用既技能!」白兔講。

「都話,我唔係白雪!」

「我唔信!」

「咁好啦,比你見識下白雪無既技能啦。」

突然之間,風雲色變。

「大海嘯」

大海嘯?呢到係內陸地區黎架喎……
真係有D咁既技能?
一個人可以操縱海嘯?你係海神咩?



「魔法反制,你傻左咩,黑騎士!」
突然間,出現左一把聲,阻止左大海嘯。

「SORRY,太激動姐。」黑騎士講。

然後,我同白兔比人強行轉移左去第二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