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D先生在大學時代的經歷。

那時候,他一個人來到城市上大學。為了籌措生活費,他在便利店和餐廳做兼職,後來想到做家庭教師的薪金好像比較高,於是便在宿舍附近的店舖處張貼了廣告。

廣告上寫著,他教授日語和英語,收費是一小時3000元。

幾日後,他接到來電。

電話的那邊,聽起來好像是個中年大嬸。她說看到了D先生的廣告,想他為兒子補習。而且希望每天都來,每次四小時。



那麼,豈不是一天就有12000元?D先生聽後,有點喜出望外,便爽快答應。

因為大嬸要求傍晚時分前來,D先生提早吃過晚餐後,便出門了。

當時太陽已下山,天天漸暗。目的地有點偏遠,周圍沒有其他建築,只有那所外型破舊的房子孤獨地佇立,點點微弱的燈光從房子透出。

D先生戰戰兢兢地按了門鈴。

叮咚。



門打開了,大嬸出現在門後……

她雙眼異常烏黑,好像看不見眼白的樣子。臉上掛著流露惡意的笑容。

D先生看了她的樣子,馬上頭皮發麻。

他心裡某處察覺到不妥,有一瞬間想立即離開,但最後抵不住金錢的引誘而留下來。

「請進來。」大嬸怪笑說。



D先生被帶領穿過陰暗的走廊,到達盡頭的一間房。

那看來的確像小孩子的房間。裡面有衣櫥、電視機、床、桌子,洋娃娃、機器人玩具……

桌子那邊,有個小孩子背對著我。

「你好。」D先生說著,邊走近小孩--

那不是小孩。

那是一個小孩子身軀大小、穿著整齊西服的人偶。

臉部雪白而光滑,眼睛和口的位置卻是個漆黑的空洞。

就好像super mario bros遊戲裡的那隻Heiho(ヘイホー)。



「啊……是玩具?」D先生衝口而出說。

「什麼?」大嬸突然反應激烈地大聲質問:「你為什麼這樣說我家的兒子!我的寶貝Ken君!」

說著,情緒激動的她還流出眼淚。

慘了,這大嬸是個瘋子。會不會被殺?我不想死……D先生心裡想。

他嘗試讓她冷靜下來,便說:「我明白了,我會好好教他。」

其實,他打算快點渡過這四小時後,便立即離開,永遠不再來。

「Ken君,要好好跟哥哥學習,知道嗎?」大嬸對名為「Ken君」的人偶說。



「Ken君」當然沒有點答,因為它根本沒有生命。

接下來,D先生裝作「Ken君」是個真人,不斷自問自答:「因為be是動詞,所以……」「這個的詞態是連用形……」

大嬸一直在房外猙獰地看著D先生的「教學」。

這四小時,D先生覺得很痛苦,好像身在地獄一樣。

好不容易,時間終於過去了。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對Ken君說。

「真的辛苦你了,很感謝你。」大嬸從後上前說。

D先生生硬地回笑。



「已經很晚了,請你留下來吃飯吧~」大嬸說。

「不用客氣,我已吃過飯了。」D先生婉拒。

「請留下來吃飯!!!!」大嬸突然怒吼。

「呃……」D先生不知如何是好,唯有勉強答應:「那我就不客氣了……」

D先生被大嬸帶到飯廳,在飯桌前坐下。

大嬸取出了菜刀--

D先生嚇了一跳。幸好,大嬸只是用來做菜。



沒多久,骯髒的鍋處傳出咖哩的氣味。

要吃咖哩嗎?我吃白飯就可以了……D先生心裡想。

「請慢用。」大嬸用骯髒的碟子盛著咖啡飯,而湯匙,是便利店買東西附送的那種。

D先生硬著頭皮吃了……

是普通的咖喱。

「合口味嗎?」大嬸笑著問。

「是!很美味!」D先生生硬地答道。

「那就好了」大嬸說:「那麼,今晚請留下來睡。」

「啊……不用了……」

「Ken君會感到開心的,所以請留下來。」

「真的不用了……」

「請留下來!!!!」大嬸又怒吼了:「Ken君他很可憐的!!!!」

不能推卻之下,D先生唯有假意答應留下。他心裡盤算著,之後找機會逃走。

D先生在Ken君房間,跟人偶睡在一起。

「Ken君,跟老師一起睡,要好好休息啊~」大嬸站在門口說,之後便走開了。

D先生一直醒著,在Ken君的房間等到深夜,心裡非常焦急。

他非常後悔忘了帶手機,否則就可以打電話求救了。

好不容易等到十點半,為免等很太累,不小心睡著,他在床舖坐了起來。

Ken君的房間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成年人無法爬出去。

只能從大門離開了。

到了一點。

大嬸應該已經睡了吧?

D先生拿起背包,躡手躡腳打開門。

他放輕腳步,一步一步地走……

唯獨心跳卻很響亮。

「你想做什麼?」走廊響起大嬸的聲音。

慘了!

大嬸一直在外面監視嗎?

「你什麼也不說,就這樣離開嗎?」大嬸猙獰地笑問。

D先生陷入了恐慌。

哇呀!!

他往房子裡的另一頭狂奔,直跑上二樓的一個房間之中。

他在漆黑之中摸索著燈的開關--

啪。

燈亮起。

只見房間裡滿地都是洋娃娃和人偶。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詭異的笑聲在房間內響起。

那麼有一頭生物,跟D先生對望。

一個頭部異常地大,眼珠突出,仿佛快要掉出來的生物。

強烈的恐懼之下,D先生想也沒想,便打開窗,從二樓跳下。

他沒有感到痛楚。那時候的恐懼也蓋過一切。

D先生就這樣跑回家。

當晚睡不著。

腳也十分痛。

第二日,他到了醫院,醫生說是腳部骨折。

D先生從此沒再去過那個地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