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料良跟華仔更是很快已經相熟得以兄弟相稱,碎料良很照顧華仔,華仔手中的囡囡差不多是碎料良首選,他盡量會幫助華仔出貨。
所以他們一天見面幾次,華仔手下的囡囡都認識碎料良,也知道這個人很照顧她們。
所以她們在碎料良的架步開工時也很落力,令客人非常滿意。
                                 
華仔就這樣順利地當了一個月馬伕,但好景不常。
很快華仔就遇到馬伕生涯中的第一個意外。
 
這天華仔如常帶著囡囡到碎料良的架步開工,跟著他去的是Mary。
Mary順利進房後,華仔就留在跟碎料良吹水,這是他們的指定動作,因為他們總是有談不完的話題,在跟碎料良吹水的時間,是華仔最放鬆的時候。
 




但他們大概談了十分鐘左右,Mary就裹著浴巾從房間裡慌忙地跑了出來。
這事件絕對不正常,華仔跟碎料良馬上停止對話站直身子作出警戒。
「入面個仆街要玩手指,我講咗唔得,佢都要夾硬黎!」Mary氣喘喘地說。
 
馬檻的不名文規矩之一,就是不準將手指插入。俗稱︰撩閪
為什麼不能用指插?有幾個原因︰
  • 手指甲中可能有些污垢殘留,就算沖涼時亦未必能洗乾淨,手指插入時可能會引至細菌感染,最後變成性病。
  • 有些嫖客可能用不當妓女是人,將手指插入後就當自己加滕鷹上身,不停瘋狂亂挖,會容易弄傷妓女下體。也有些人會因為指甲太長而挖傷妓女。

 
為了好好保護馬檻的生財工具 — 妓女。馬伕及睇場會趕走,甚至教訓這些不守規矩的嫖客。
 




當然也有部份妓女願意接受指插,但只要妓女不想,馬伕及睇場就應該要保護好妓女。
 
聽到Mary這樣說,碎料良立即火大,向著房間大叫︰「我屌你老母!你同我出黎!」
 
「呠你阿麼吖!阿叔點樣叫雞洗唔洗你管啊?」
 
房間裡走出一位戴眼鏡的大叔,眼鏡跟他的外形非常的不搭,明明是一個潮州大漢的樣子,卻架著一副銀絲眼鏡。
 
對方的樣子如何華仔沒有關心過,但這個聲音對於華仔,非常震撼。震撼得華仔整個人呆掉,完全不懂作出任何反應。
 




因為他記得這個聲音,就跟當年躲在櫃門中所聽到的其中一個聲音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