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想踢波呀!



「係呀,每個人都有偶像,我都有。」

曾幾何時,
我曾為著一個擁有金頭髮、藍眼睛和一雙「長短腳」的男人著迷,
傳說中的「男神」 - 碧咸。

儘管現今最討我厭的是「四萬九」,
而「咸爺」卻是一隻不折不扣的「紅魔」,

但令我開始接觸足球的,


確實是他。





由小學的「籃球場」,靠著兩個雪糕筒當做籠門,
我穿著住白色的「Dr.Kong」用力的用腳尖篤向皮球,
射入距離籠門不足五碼的「十二碼」。



到中學,
我仍然會在「籃球場」踢球,白色的波鞋轉變成黑色的「Clarks」,
射向比雪糕筒較專業的「手球籠」,
換來的未必是勝利,
卻是射破玻璃窗的「砰」聲,
還有「缺點」和五十元正。

時至現在,
我會在七人足球場上踢球,
雖然未能像兒時偶像般在綠草如茵的草場上奔馳、做出「傳,停,帶,射」的基本技巧,



但我仍可以見到十幾個兄弟在球場上各施其職;

我可以聽到球場上最後一個守衛,
向著一眾進攻不成又不回防的「帶刀侍衛」大喊一聲:「屌!」

我可以聽到球場上一個用「手」猜輸但又不用「手」來守籠的兄弟,
向著久攻不入的隊友喊出一句:「屌!幾時到我出黎踢呀!」

我又可以跟著其他手足向著一個單對單對著籠門還要「打飛機」或「射斜」的「仆街」大喊一聲:「屌!喊出黎!」

最後,
我還可以一邊跑向球場,
毫無悔意的向著球場上久候多時的兄弟說聲:「Sor鳩ry,遲左少少。」



真的是少少,
僅僅一小時而已。

說到這裡,

我有一句由衷之言:
「屌,可唔可以快啲到踢波果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