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四月二十六日---陪著我等於死去無情趣
 
2016年4月26日(星期二) 陰天
 
翌日早上
 
我醒來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滿懷期待地打開手機,查看藹晴有沒有回覆的訊息...
 
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昨晚傳給她的那句訊息下方出現了兩個藍色的剔號。這好像是我跟她愛上對方後,第一次被她已讀不回,這一大清早我內心便感到苦澀,因為藹晴以前從來不會不回我的信息...
 
我還記得自己跟藹晴初墮入愛河時,雙方每天晚上都捨不得掛線,早上一醒就要繼續致電對方,異地戀愛著的我們比普通情侶更為痴纏...


 
可笑的是現在只剩下我還傻傻地沉醉在這熱戀的階段中,藹晴已經抽身了。果然,只有曖昧才是一段關系中最快樂的時間。
 
我在步行往辦公室的路上,如常地在Whatsapp上致電給藹晴...
 
「嘟嘟...」
 
「嘟嘟...」
 
我拿著電話聽著「嘟嘟」聲響了幾分鐘,快走到公司了,電話另一邊的藹晴還未肯接聽這電話...


 
昔日早上與她聊得多甜,今日早上看著這藍剔就有多痛...
 
「Morning call都慳番?...」:我無法阻止自己胡思亂想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今天是烏雲滿佈的陰天,晴天已不肯再眷戀我,就如藹晴冷若冰霜地對待我一樣。也許放晴的那天,我會比較好過。
 
龐大的空虛感包圍著我,我關上手機,呆滯地走進辦公室,無力地開始一日的工作。
 
無非可逗你笑,要令你哭差多少?


 
從無力量像他狠得使你慘叫 ...
 
午休時,已讀不回了我信息數小時的藹晴這才傳來一段訊息來...
 
「早晨」
 
只是簡單的兩個字,沒有昔日的紅心圖案,就這樣已讀不回,留下我痛苦地輾轉反側了整晚後,她一句解釋或安慰都沒有...
 
不過算了,無論如何,現在她總算是肯回我的信息了,我要把握她在線的時間,好好跟她解決一下這問題...

任我賣力在照料,得到敬愛像親人... 

情人,其實喜歡紛擾 
 


「傻妹藹晴係咪唔開心?」我哄道:「有咩事同維吉爾講好冇?」
 
「冇事啊...」:藹晴淡然地回覆
 
不肯跟我說嗎?...
 
之後我再跟她嘗試打開話題,她都只用一兩個表情符號回覆我。
 
......
 
這天,在沒有文件處理的餘閒時間中,我也會不斷跟一位人生閱歷較為豐富的「巴打」聊一下我與藹晴的問題,向他徵詢意見...
 
「你咁既情況...始終異地戀既問題出黎啦[嘆息表情]」:雲端上
 
「係,最驚就係呢樣,異地戀見得少,大家溝通唔夠,好容易就發生問題,最驚係Valentina唔知我有幾愛佢...」:我哀嘆著回覆


 
「Valentina絲打只係個好純真好易呷醋既女仔,你真係要好好同佢溝通下,你地有冇得見?」:雲端上
 
「29號見,我到時會好好同佢溝通下」:我嘆道
 
對,一段關係中的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溝通,現在我和藹晴間不論出了什麼誤會或問題,必須要透過面對面的溝通來解決。今天是四月二十六日,我要好好準備大後天與她的約會,好好補救啊...
 
對了,按原定的工作時間表,星期五我是要上班的,今天都已經是星期二了,為了藹晴,我惟有請一天事假,這是必要的,畢竟這關乎到我們的這段關係能否走下去。
 
我走到領隊的桌前,禮貌地說:「榮哥啊,唔好意思啊,我黎緊個星期五有啲事,想請一日事假...」
 
領隊聽後的反應十分大,生氣道:「唔係啊嘛大佬?!星期五係最忙果日,我諗住到時可能要叫你上摩天輪幫手tim喎,你最忙果日先黎請假?」
 
「我都知,唔好意思啊...」:我誠懇地說
 


他生氣道:「上個星期又唔講,今日都星期二啦你先黎講,你中意點就點,你玩哂啦大佬!我就批唔到啦,你搵第個批你啦!」
 
......
 
我追求藹晴的情路可謂困難重重,本來就相隔兩地,缺乏溝通,致使問題出現了,現在我只是想找一天出來跟她約會,好好修補一下,無情的上司卻不批準。
 
這天我一直懷著沉鬱的心情工作,藹晴也不喜歡與我聊天,只樂於參加讀者交流群組中的討論,聊得不亦樂乎。群組中的每位讀者好像都比我與她更親近。我就像個局外人,藹晴來說就聊天,只樂於參與讀者交流群組中的討論,我只有透過參加群組中的討論,才算是間接地與藹晴有交流。群組中的每位普通成員都好像與她更親近,我卻顯得像個孤單的局外人...
 
我間中會發信息給藹晴,但她喜歡回覆時便回我一兩個表情符號,不喜歡時就直接給我兩個灰色的剔號,教我感到無地自容...
 
我從前覺得,被女生已讀不回的感覺很苦、很痛,現在我親身領略到了新的一種痛...
 
看著女生對我的信息只是簡短冷淡地回覆,但同時卻與其他人熱烈地聊得不亦樂乎,這是一種更為酸澀的痛,這就像是在告訴我,別人可以與她盡情暢談、逗她笑,而我...卻不配與她聊天。
 
我不知藹晴如此對我愛理不理,是把我當什麼。我只知道,我時時刻刻在牽掛著她,但這應該是...單方面的。


 
仍會期望,你仍然或者需要我...
 
我呆呆地看著群組中的對話...
 
「其實樓豬所講話去關兄弟屋企食飯,起污糟廚房整暗黑料理係咪真人真事?」:一位讀者問
 
「好似就有啲誇張...」:另一位讀者回覆
 
Valentina:「係真架,好似有相」
 
接著,藹晴也沒理過我是否喜歡,便把我和阿豪等幾位青年一起去探訪關兄弟時的飯照上傳到群組中,沒有作過任何的修剪,我的樣子被大家看到是沒什麼所謂,但關兄弟和阿豪的樣子都直接被呈現出來...
 
「左邊果個就係咁煮餸既關兄弟啊?」:讀者興奮地回覆
 
......
 
藹晴是位比較頑皮的小女孩,一直以來都喜歡隨便上傳照片到群組上給其他人看,我也沒有多管,但這次我實在是對她的行為感到有點困惑...
 
在寫天使之戀這故事時,我將許多自己生活圈子中的朋友造成角色,借現實人物的作原型來描寫,使故事中的角色更栩栩如生,而這些朋友的真實身份,我會作適當的保護,但藹晴卻想也沒想就把我的朋友完全暴露給網友看,這對他們來說實在是有點兒不尊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A-VVj9dQ8k
 
「話時話,其實咁耐以黎樓豬有冇po過紫琴相上黎?」:另一位讀者問
 
「呢個囉」:藹晴上傳了一張有紫琴在內的照片到群組上
 
這是一張幾天前一次教會活動時我們拍的合照,琴兒當時的髮型剛好亂了,顯得她的樣子有點奇怪,藹晴卻就將這張把她拍得較醜的照片上傳到群組上…
 
此舉破壞故事女主角的形象事小,真正使我不高興的,在教會中共事的紫琴與我曾同心一起闖過重重難關,我們感情深厚,我對琴兒愛護有嘉,藹晴卻如此隨便地把紫琴的醜態上傳到網上供人討論,這一點我真的不能接受。
 
......
 
可是不喜歡藹晴這樣做又如何?我有說話的權利嗎?以我現在和藹晴這樣的關係,我開口跟她說的話她一定會說我在乎紫琴勝於她,竟然為了琴兒而對她動怒等等,然後便是一輪發脾氣,接下來更加不瞅睬我...
 
還是讓我們先約會溝通一下,待我們的關係回復到正常溫度時再好好討論這些相處細節上的問題吧。
 
今天是星期二,是客人最少的一天,我在下班前還有時間查看一下手機。我深嘆了一口氣,打開天使之戀在高登討論區上的貼子,查看一下讀者們的留言,發現近來的正面的留言都比較少,讀者人數也大幅回落了,我好像陷入了寫作生涯中的低潮一樣...
 
「樓豬日日咁少文,唔得架啵」
 
「又話兩倍文,0x2=0[adore]」
 
「永遠的0 zzz」
 
他們每位的留言我都會看,一個個負面的留言,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但另一方面我也明白他們某程度上的說得對的,因我的精神狀態問題,我的每天的更新的文稿數量和質量都大不如前。
 
划到帖子的最底部,我發現負評增加了一個,兩個最新的留言寫著...
 
「個故幾時摺?」
 
「個故應該改名為:你是天使,我也要在愛河污辱你」
 
......
 
剛好,Whatsapp的讀者交流群組中,一位長期不發言的讀者在群組中同樣打出了一句「你是天使,我也要在愛河污辱你」,我也大概能猜到他就是那位在貼子上對我留下這羞辱的人。
 
已經有不少讀者放棄了閱讀我的故事,我對此感到十分失落,但無論如何,我都還堅持寫著,因為從我寫下阿彤故事的第一筆起,天使之戀便是我的心血結晶,我最珍視的作品...
 
他現在不光是落井下石,還如此侮辱我最珍愛的天使之戀,將其貶得一文不值...
 
心情沉鬱的我沒有把他踢出群組,也沒有作任何的反擊,只是呆呆地看著螢幕...
 
我身邊還有人支持我,會有人站出來為我辯護、擁護我嗎?...
 
沒有。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群組中的人只是任由他發言,我不知道大家是喜歡看戲還是覺他這樣說也無所謂,我只知道原來在這種時刻,是沒有人會為被侮辱的樓主發聲的,包括群組中與我最親的藹晴。
 
我打開天使之戀在高登討論區上的貼子,同樣也沒有任何人回覆那攻擊者的言論。這一刻,無比空虛的我感到自己如同受眾叛親離一樣,我其實已經什麼都沒有。我開始質疑自己為何要在網上寫作,這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今天晚上要去香港,晚上無法在家中更新文章,所以我還特意準備了幾篇文稿,希望能在下班前用辦公室的電腦來上傳到貼子上供大家觀賞...
 
現在沒有這個必要了,我根本就是自作多情,我從來就沒什麼讀者,我被侮辱沒有人會在意,這篇天使之戀也沒有人在乎,根本就沒人喜歡這文章!還更新來幹什麼?!
 
我遏制過自己心中的怒火後,黯然地傳給藹晴一道訊息,說:「我星期五請唔到假,其實你星期六既話一次半次得唔得?...」
 
「唔得啊,我星期六唔出得街」:藹晴淡然地回覆
 
「有冇睇GP?」:我苦澀地回覆
 
下一秒,信息的下方只出現了兩個藍色的剔號...
 
我今天已經經歷過許多事,一早起來藹晴便已讀不回,又沒有接聽我的「morning call」;想向上司請假來挽救這段關係,結果被痛罵了一頓;我的寫作生涯陷入低潮,還被人公然侮辱...
 
其實不光是女生喜歡聽甜言蜜語,男生在寂寞時也希望能聽到自己心愛的女孩能溫柔地說兩句安慰的話,使自己那空的心能得到填補...
 
而在我這最為感到空虛、辛酸和痛苦,最需要人支持和安慰的時刻,藹晴給我的回應是無情的兩個藍色剔號,她擁有雙重身份,作為我的讀者和我的...,對我被公然侮辱的事卻冷漠無比,甚至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經歷了這麼多痛心事,藹晴竟還是如此對我愛理不理,半句安慰的話都沒有。她有真的當過我是什麼嗎?...
 
我洩氣地對藹晴再打出一句:「而家咁愛理不理,成日剔我,算點姐?」
 
「如果我一下就變返咁熱情唔洗時間既話,我諗我有精神分裂囉」:藹晴不屑地回覆
 
沒想到我一句洩氣的話會讓藹晴如此的生氣,看來她心中對我的不滿已經積了十分之久。
 
「做咩事...」:我黯然地回覆
 
「係得我一個唔覆架啦,你呢?平時成日都失蹤,出去探人又好,玩又好,打文又好,一消失就幾個鐘,message都唔覆」
 
藹晴生氣地回覆:「你晚晚都係咁,你話要打文我就要等你,眼瞓到對眼得返一條線啦都係咁等你,咁中意打文咪繼續打囉,咁中意做琴血咪做夠佢囉!」
 
「我係咁架啦,成日都比人罵架啦,話我抵死,戀愛大過天」:藹晴洩氣地回覆
 
......
 
我在被否定、被遺棄、被羞辱得無地自容、萬念俱灰時只想跟藹晴聊一兩句,不料我會得到如此的答覆,看來她跟這樓主在一起的感覺必定是很悶、很沒情趣。
 
「對唔住...」 :我愧疚地回覆
 
我傳出這訊息後,文字下方除了兩個藍色的剔外什麼都沒有。
 
我關上手機,獨自帶著悲愴回到教會,坐在琴前,把今天所累積下的一切空虛和苦澀用手指釋放出來...
 
對,我是個每天只懂得做義工和寫故事,木訥無趣的樓主,還不在你的身邊,根本不值一提。今天在外面經歷了心酸事就來找你安慰,星期五請不到假我曠工就是了,居然來問你能否申請星期六外出,呵呵...
 
我簡直就是你的負累...
 
陪著我等於死去了沒情趣。
 
我一邊彈奏著這我人生的主題曲,一邊回想起我一次次傳訊息給藹晴後被己讀不回,那些寂寞的字句和藍色的剔號不斷地在我腦海中重現,教我感到心如刀割...
 
從前或現在,當我是誰?
 
你這一種伴侶...
 
-------------------------------------------------------------------------------------------------------
我黯然地傳給藹晴一道訊息,說:「我星期五請唔到假,其實你星期六既話一次半次得唔得?...
 
「唔得啊,我星期六唔出得街」:藹晴淡然地回覆
-------------------------------------------------------------------------------------------------------
 
前夜一起睡,你卻沒廉恥竟講出口你怕受罪!
 
完全忘記往日為何凌晨迎潮浪戲水。
 
......

「做咩今日唔彈K歌之王既?」:一把甜美溫婉的聲音從後傳來
 
我停下舞動著的手指,呆呆地凝望著她,一陣淡淡的薰衣草清香包圍著我,使我內心的傷痛稍為得似撫平,這溫柔的關愛使傷痛了一整天的我一時間感動得說不出話...
 
今天的她頭上戴了個可愛的黑色蝴蝶結,與她那棕色的天使髮極為相襯,配上她額前優雅的平瀏海和白裡透紅的肌膚,今天的她簡直是閉月羞花,美如畫...
 
紫琴一雙水靈靈的雙瞳精靈地看著我,她嫣然一笑,說:「唔開心啊?」
 
我靦腆地移開目光,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答道:「冇...冇咩野...」
 
「打陣乒乓波就開心返架啦」:紫琴直接把我拉到乒乓球桌前
 
我用左手跟她比試,穿著一條黑色長裙的琴兒活動起來不太靈活方便,卻又鬥志勃勃、不肯放棄,教我看著哭笑不得,和琴兒一起打著乒乓球,我那原本緊繃的心情的確是舒緩了些...
 
紫琴一下殺球過來,笑說:「佢地搭上環船,我地搭屯門船好冇?」
 
「你好掛住屋企咩?」我輕輕地把球擋回去,有氣無力地說:「可以既,橫掂元、天、屯我都冇去過,當陪你故鄉一遊囉...」
 
「你認真架?我講下笑喳,」琴兒噗哧一笑,說:「屯門落船去紅磡好遠架」
 
「......」:我無言以對,也剛好失球了。
 
「咁得戚用左手吖拿,」紫琴笑說:「不過你想唔想遲啲一齊去元天屯行下?」
 
正當我們無力地笑看著對方時,Phelba走下來對我們喊道:「仲打乒乓波?Time to go!」
 
紫琴拍下球拍,嫣然一笑說:「唔好苦瓜乾咁面口啦,咩事都好,而家大家一齊去香港玩得開心啲,好冇?」
 
「嗯...」:我苦笑說
 
我們並肩而行走回樓上,阿豪、阿添等所有人都到齊了,這時,母親突然走進來,不知幹什麼...
 
「Hello阿姨...」:紫琴禮貌地向她打招呼
 
母親滿心歡喜地看著琴兒,笑說:「紫琴真係乖女」
 
母親向我走來,然後從手袋中拿出一張綠色的身份證來交給我,有氣無力地斥責道:「今朝起你櫃桶搵到架,咁大個人都唔袋身份證出街!仲想今晚去香港!」
 
一旁的紫琴精靈地看著我,嘴角上揚,努力地忍著笑...
 
「啊,好彩,唔該哂...」:我不好意思地說
 
母親輕輕拿起紫琴的手,嘆道:「你地幾個而家去香港啊可?唉佢唔知頭唔知路,靠你睇實個衰仔啦!」
 
「嗯,放心啦aunt」:紫琴笑說
 
得到母親的撐腰的紫琴神氣地看著我,我也無話可說,只是無奈地一笑置之。
 
我們一眾人就這樣登上了巴士,踏上前往香港的旅途。
 
(注:澳門部分巴士上設有橫排的座位,跟電車尾部和地鐵上的座位一樣)

一登上巴士,看著周圍擁擠的人流和車上這些橫排的座位,我又不禁想起自己與藹晴一起乘地鐵的時光...

-------------------------------------------------------------------------------------------------------
「唔讓坐啊?好多人喎」:我笑說

藹晴把頭放在我肩上,嗔道:「唔讓啊!要坐啊!紅磡到大埔咁遠...
-------------------------------------------------------------------------------------------------------
而就在我沉思時,一位中年婦人看到我們後,面露驚喜走過到向我們打招呼說:「維兄弟、阿琴?咁岩既?!」

她是誰呢?...

「黃姊妹你好啊」:紫琴友善地答道

「上次真係唔該哂你地兩個幫我抱返隻狗返屋企啊,唔係我都唔知點算...」:婦人眼神中充滿著感激地說

啊,我想起來了,數月前的一天,我走到家樓下就碰到琴兒,最後我們合力幫這婦人把她那受了傷的愛犬抱回家...
 
「隻狗冇咩事啦可...」:我禮貌地問道

「哦,Tommy佢冇咩事架啦,真係唔該哂你兩個啊」婦人興奮地說:「咦,搭呢架巴士,你地去碼頭啊?」

「係啊,我地代表青年領袖去香港......」:阿琴開始與婦人熱烈地聊起來

聽著這開心、和諧而真誠的對話,看著琴兒和我們一起幫助過的這位婦人,我更回想起更多我和紫琴等青年在學生時期內做過的義工服務,那些充滿義意快樂時光...原本心情極度沉鬱的我不禁感到一絲寬慰,的確,助人便是為快樂之本,這種從心而來的喜悅是無可取代的。

「港澳碼頭,(葡文),Macau Ferry Terminal」

「啊,我地到啦,下次再傾啦」:紫琴笑說

婦人真切地笑說:「好啊,玩得開心?啦你地!」

我們一行人便走下車,這時...

一位老婆婆拉住了我的手,指著她身旁的行李,懇求道:「哥哥仔啊,可唔可以幫下我抽一抽呢個落車啊」

「嗯」:我對她點頭,拿起那行李,並示意她先下車...
 
但老婆婆仍站在原地,表情顯得有點徬徨,這時...

紫琴走來溫柔地扶著老婆婆,哄道:「婆婆你落車先得架啦,我地會幫你拎落黎架啦」

「嗯,你落車先啦」:我也微笑對婆婆點頭

紫琴細心地扶婆婆下車,我隨後提著她的行李下車走到平直的行人道上,再安穩地交給婆婆。

「啊哥哥仔、靚女,唔該哂啊...」:老婆婆感激地向我們道別

紫琴向老婆婆報以一個微笑,然後寬慰地看著我,嫣然一笑...

好溫暖的感覺...我感到自己內心的空洞開始被填補,傷口開始癒合,如同是有位天使降臨到我心中,治療著我一樣。
 
走進離境大堂,買了七點起程前往上環的船票後,我對所有青年說:「我同大家玩個遊戲好冇?」

「玩咩啊?」:阿朗

「呢個遊戲叫『鬥快過關』」:我淡然道

同行的所有人都立即變得鴉雀無聲,場面一下變得冰凍起來...

當然,持有本地身份證的我不出十秒便在自助通道率先完成了出境手續,其他持外國護照或是香港身份證的青年也不出數分鐘過了關。我們登上了噴射船,乘著美麗的黃昏起程。

......

勞累了一整天的我在船開動後便進入了夢鄉,到我再次醒來時,便發現天空已一片漆黑。跟上次來港時的風景不同,乘夜船來港所看到的維多利亞港又是另一番美麗,璀璨的維港夜景美得教我不禁陶醉在其中...
 
「Vergil...」:一把甜美的聲線溫柔地叫喚著我的名字

「嗯?」:我的心從萬紫千紅的維港夜景中抽離出來,我呆呆地看著琴兒

「同你玩個game?,叫『鬥快過關』」

其實紫琴做起事來雖十分認真,但她也有幽默、喜歡哄人笑的一面。

......

不料,今天入境大堂的人流比平常多了好幾倍,我、阿豪和Phelba排了接近十分鐘才完成入境手續,我們眼看就要遲到了...

「搭鐵一定遲啦,截的士啦我地」:紫琴果斷地提出

大家一致同意,我們便分坐兩輛計程車前往紅磡。
 
我們坐計程車來到教會在紅磡的分會,參加總會為我們而設的青年領袖培訓大會,這次的課題有點兒敏感…
 
「在座各位都已經成年,而呢個年齡既年青人都必定會經過一個階段,就係約會。我地絕對唔反對呢樣野,而係鼓勵年青人透過約會去學習同異性相處,並找尋自己今生及來生既伴侶,去建立美好既家庭…」:台上的講者說
 
這話深深地吸引起我的注意,因為我也處於這階段,而且剛遇到了一些挑戰和困難,正好要尋求一些解決的辦法…
 
他續道:「對你地做到以下四點,你地既婚姻就會十分之成功」
 
「正,教我地溝女喎!」:坐在我身旁的阿朗在我耳邊低聲笑說
 
「頂,咪嘈!認真聽!」:我低聲道
 
「第一,尊重你地既伴侶,有時候你好愛一個人所以唔山手戈比佢點,唔比佢咁,但咁你就遺忘左每個個體都有自由選擇既權利。你地唔應該嘗試去控制你地既伴侶,與其咁限制佢,其實還不如比足夠既信任佢,比佢自己去選擇,咁樣你既伴侶會感覺到更加被愛...」
 
我自問在這一點上做得還算可以,藹晴的事我平常都不會去加以控制,甚至是她與前男友的事我也沒有很介懷,只是由她自己去處理。
 
我認真地繼續聽下去,一邊聽一邊反思著自己在與藹晴的這段關係中有什麼不足之處…
 
「第二,謙卑同悔改,呢點尤其係提醒啲大男人啊,不過女仔都係啦,如果你係咁驕傲、自我中心,要面子到錯都唔認,有問題都唔改既話,咁你既伴侶會好難同你相處落去。你地只有肯承認同面對自己既過錯,並誠懇改過,你既伴侶先有辦法同你穩定咁共度一生。」
 
我這缺乏戀愛經驗的人雖算不上是愛屋及烏,對女孩體貼得無微不至,但起碼我不是個信奉「大丈夫主義」的獨栽者,藹晴所說的我都會去聆聽。
 
「第三,愛,呢點唔洗講啦,你去約會,去拍拖,梗係因為你真係愛一個人,想同佢建立一個家庭。如果你唔係真係愛佢,而係玩下既話,你就唔好拍!」
 
我到底愛不愛藹晴,這還有存疑的空間嗎?!我曾為她說走就走越過伶仃洋,我乘著心動牽過她的手,我身邊有好幾位與我相熟的女孩我都不選,偏偏就只深愛她,我畢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與她共建一個美滿的家庭,我對她哪有「玩」的成份?!
 
「第四,亦係最重要既一點,將婚姻視為無價,對伴侶絕對忠貞!男女相處一定會經歷問題和困難,甚至有冷戰既時候,係正常既,但呢啲問題只要起大家真心相愛既前提下,其實好多都可以一齊解決,咁兩人要同心合力解決問題既話,最重要最重要既基礎就係對對方視對方為無價、忠貞、忠誠,做到呢點,你地既感情就可以經得起風浪挑戰,可以做到真正既情比金堅!」
 
論這點,我絕對是問心無愧,我在向藹晴表明心意的那天已經跟紫琴划定了朋友的界線,刪除了自己與所有其他女孩的聊天記錄;跟藹晴一起後,那些女青年每次邀請我晚上參加她們的活動我都婉拒,就是為了回家跟藹晴視像通話...
 
我不跟其他女青年們混在一起之餘,有時還甚至刻意與她們保持距離。我敢說自己對藹晴是做到絕對忠誠,我對她的這份忠貞天地可鑑。
 
台上的講者之後也繼續分享了一些為人處世道理給我們一眾青年聽,直到晚上九點半,這訓練會總算是告一段落,阿添和阿朗他們把握時間與在場的香港青年敍舊,聊得十分興奮...
 
這時,我卻聽到教堂大門那邊好像傳來些異常的聲響...
 
「去門口睇下咩事?」:紫琴問道
 
「嗯,一齊」:我答道
 
我們走到門廳,發現原來有人按門鈴,門外站著一位中年男人,他表情失落,目光呆滯…
 
一位尚未成年的女青年站在門後,她不知所措地看著門外那男人,不敢開門給他,也不懂得要如何處理的樣子…
 
「做咩啊Monique?」:紫琴對女孩問道,並大方地走去開門給那男人。
 
......

那中年男人拿出一把雨傘來,失落地我地們說:「我今朝起到到借左把遮,我想還返把遮喳,冇其他意思架...」
 
「咁你唔開門,就咁起道門後面咁由頭到腳打量我,姐係點?係咪唔接受陌生人?」
 
「唔係啊先生,你誤會啦,呢到係歡迎任何人入黎架,」紫琴解釋道:「所以我地一出黎見咪即刻開門比你囉」
 
他不進來,只是站在門口,看了看Monique,徬徨地問道:「真係咁?...咁佢岩岩呢?...」
 
他搖著頭,痛苦地說道:「我知我唔係呢到人,但我只係想還返把遮比你地,你就隔住道門,咁戒備我,審視左我幾分鐘,我成世人都冇受過咁離譜既對待,我真係...真係感到好受侮辱...」
 
唉,這Monique也是的,我明白她這位年紀輕輕的小女孩,沒經歷過什麼,害怕陌生人也是無可厚非,但你要麼就開門給他,不敢開門就進來找我們應對便是了,你就這樣站在門後瞪著人幾分鐘,教人怎麼感覺到舒服呢?
 
Monique剛才的行為的確是有點不太尊重他,但我們也沒想到門外的那位仁兄竟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紫琴輕輕地拍了拍Monique的肩膀,對她嫣然一笑,示視她先退回裡面,然後自己走前一步,耐心地解釋道:「唔係架先生,我地絕對冇戒備你啊,唔好誤會...」
 
這種混亂的情勢下,我不便搭話,以免刺激這男人的情緒,既然紫琴已經跟他打開了話題,那便由她去跟這男人去溝通...
 
我雖不開口,但我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交給紫琴自己一個應對。現在這男人明顯是有些情緒問題,未知他會否作進一步舉動,琴兒卻沒有防人之心,因此我本能地走前了一步,守在她的身旁...
 
紫琴指著門廳的沙發,禮貌地對他說:「我地唔好企起到啦,入黎坐低慢慢傾啦」
 
這中年男人搖著手,喪氣地說:「唔啦!既然你地咁戒備我,我就唔入黎啦,我剩係想還返把遮姐」
 
我伸手接過那把雨傘,並對他點頭微笑,讓他感到自然些...
 
琴兒溫柔地微笑說:「我叫Luey,係呢到既一個青年義工,先生你點稱呼啊?」
 
一雙水靈靈的雙瞳、一個充滿真誠的眼神和笑容好像觸動到這男人內心最深處的心弦,他聽了紫琴的這句話後,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臉上露出了一副痛苦掙扎的表情...
 
他哽咽道:「我想還把遮喳!我係奇怪定係樣衰啊?點解啲人要咁對我啊?好似一睇到我就已經對我定左個框,係覺得我好危險,會傷害、侵犯到佢地咁,我根本就冇咁諗過!」
 
這男人所吐出的每個字都包含著極大的空虛和孤獨,他這經歷使我想起我在中學時那段同樣是其貌不揚,常受同學和女性歧視和排斥的痛苦日子...
 
「我唔係特別好樣姐,點解啲人要咁遺棄我、拒絕我、鎖我起門外啊?!我唔係咩惡魔啊!」他激動地說道:「洗唔洗咁啊?」
 
他的一句句話敲在我心上,讓我感到無比心酸...
 
紫琴急忙解釋道:「唔係咁架先生,其實真係冇事架」
 
琴兒溫柔地哄道:「你諗下,我地一出黎,見到你起門口,係咪諗都冇諗就直接開門比你吖?我對你邊有戒備姐?」
 
這中年男人聽後好像恍然大悟一樣,呆呆地看著紫琴...
 
紫琴笑說:「我地所有人都唔會話戒備你架,換轉係邊個都會開門比你架」
 
看到這男人情緒穩定下來後,我捉準這個時機,搭話說:「係啊,Luey佢諗都冇諗就開門比你架,我地每個人都會開門比你,you're always welcome here」
 
我微笑說:「岩岩果個細路女黎架喳嘛,梗係咩都唔識架啦,同佢介意做咩姐?!」
 
琴兒也臉帶微笑地看著他,他便開始冷靜下來。這時,一位年青人剛好走進來會堂,向這中年男人打招呼道:「咦,揚哥!」
 
「劉兄弟,岩啦!岩岩剛過呢到,諗到還返比遮比你......」:那中年男人看到這位借傘給他的年青人後,立即放下了一切戒心,情緒也回復正常了。
 
這風波總算是告一段落。琴兒對著我寬慰地鬆了一口氣,嫣然一笑,我也有氣無力地對她回以一個微笑,她突然伸出手來,笑說:「Vergil,唔該哂你,一次又一次...」
 
我笑著伸出手來與她握手,有氣無力地說:「原來琴兒對我都係咁有禮貌...」
 
說出這句後,我們同時噗哧一笑...
 
回到禮堂中,大會還有晚餐提供給我們,而在臨走前,紅磡分會的領袖突然召集了澳門區的所有青年領袖,也就是我們七人...
 
他說:「平時隔左個海,今次難得有機會見到你地啦,想通知返你地,其實係暑假8月果陣呢,就會有一個全港男女青年交流camp,就邀請所有14~17歲既男女青年參加既,咁你地到時需要兩個成年既領袖黎帶佢地隊,所以睇下你地澳門區到時點安排啦...」
 
「嗯,冇問題啊,我地七個會安排到時搵兩個人,帶我地果邊啲14~17歲既男女青年黎架啦」:阿添答道
 
我們再經過討論後,決定這兩個位置就由阿添和我負責,不過只是小事一桩,反正這是八月的事,現在才四月,到時後我申請兩天年假便是了。
 
敍過舊吃過晚餐後,再陪阿朗、Davin、阿琴這群戀家的香港人在附近的商場逛了逛後,時間也差不多十一點,忙裡偷出這夜來香港狂歡過後,我們也是時候起程回澳了,畢竟澳門教會那邊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處理...
 
「旺角離紅磡咁近,去行陣好冇啊?」:阿朗興奮道
 
......
 
阿朗這話一下戳到我內心的深處,兩週前的那個星期六晚,我在旺角冷清寂靜的街道中四處空虛地飄泊的影像如走馬燈般在我眼前掠過...
 
不同的是,現在的藹晴變了,變得沒有像當時那樣黏著我了。
 
「夜啦,仲玩?返去啦!」:Phelba斥責道
 
就這樣,我們便走到...
 
紅磡鐵路站。
 
剛才來程時是因為時間緊急我們才坐的士,沒有坐地鐵,我還忘記了自己正處身於香港,現在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一走進這火車站,看著這月台周圍,我與藹晴在香港有過的無數甜蜜回憶瞬間湧現到我腦海中...
 
東鐵線是載滿我與她的愛情回憶的線路,還記得我們從紅磡乘列車回大埔,她在我肩上睡著,握著我的手那教我怦然心動、欲仙欲死的感覺使我失去對時間的知覺,三十幾分鐘的車程就如同十分鐘一樣。
 
這次,我們登上的卻不是東鐵線...
 
列車上人多擠擁,能捉的柱子和扶手都被別人的手佔了,列車不斷在搖晃,在車廂中間站立不穩的紫琴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抓住,於是她便全程低著頭,靜靜地捉住我的斜肩包。
 
我靜靜地看著前方的座位,我與藹晴依偎著對方、牽著對方的手的影像漸漸在我眼前浮現...
 
我拿出手機,打開Whatsapp,把自己的GPS坐標傳給藹晴,說:「我同你唔再係隔住同一個海啦[微笑表情]」
 
「唔出得夜街」:藹晴簡單地回覆,沒有任何表情符號...
 
「嗯...」:我回覆
 
下方出現了兩個藍色的剔,想不到我與藹晴間的話題這麼快就盡了。
 
也許藹晴覺得維吉爾這傻小子很木訥無味,陪著維吉爾就如同死去般無情趣吧...
 
你竟難忘他抱著你,北海道雪紛花...
 
我黯然地把手機放回口袋裡,我的目光不小心掃過站在一旁的Davin,本來一直呆呆地看著紫琴的他立即尷尬地移光自己的目光,他好像十分悶悶不樂,有話說不出的樣子。阿朗則是獨自靠在車門上,也好像有些心事。
 
「尖東」
 
列車抵站後,我們一行人步出月台,我特意不與琴並肩而行,而是走到隊伍最後,Davin的旁邊,跟他搭話說:「呢幾日起澳門點啊?」
 
Davin靦腆地答道:「幾好啊,舒服休閒好多,冇香港咁緊張...」
 
下一秒,Davin還是不好意思地問道:「你...同Luey好熟架?」
 
剛才在車上我已經察覺到Davin的心思了,我有氣無力地笑了笑,問道:「做咩咁問啊?」
 
「冇啊,岩岩搭巴士去碼頭果陣,同埋起紅磡會堂到果陣,仲有起車到...我睇到,感覺就好似你地兩個一齊經歷過好多事,心有靈犀、合作無間咁,佢對你十分信任,你就對佢愛護有嘉...」:Davin越說越喪氣
 
「普通朋友姐,」我平靜地解釋道:「我同佢一齊起澳門彈琴同做過義工幾年,就咁喳,冇其他」
 
Davin抬起頭來,呆呆地看著我...
 
「其實我已經有一個心上人起大埔,」我微笑著打了個眼色,說:「紫琴就仲係single,你想追就努力啦,佢中意食咩、有咩嗜好,就唔洗我話埋比你知啦下?」
 
原本愁眉苦臉的Davin聽後笑逐顏開,傻笑說:「唔洗唔洗...」
 
我們走到另一處月台,轉乘第二輛列車,這次紫琴終於有扶手可以捉了,Davin勇敢地站在她身邊,與她打開話題,說:「起澳門留左咁耐,可以有機會返黎係咪好開心啊?」
 
紫琴笑答:「少少啦,又唔會好Homesick既,始終呢到又唔似屯門......」
 
我則是與阿朗一起靠著車門...
 
我從來都不在乎琴兒的感情生活,但現在這樣看著她與Davin有說有笑,我感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點什麼似的,但又說不出...
 
不過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琴兒並不是我的誰,她自然沒有義務要一直留在我身後支持我,正如我當初認識到藹晴時也是衝動得說走就走、說戀就戀。
 
「又諗緊你啲亂倫情節啊?」:阿朗的輕笑聲把我喚回現實
 
「咁你呢?你起到諗上官紫琴啊?」:我反擊道
 
「......」
 
阿朗深呼吸了一口,然後沉鬱地嘆道:「紫琴係我生平見過最有feel,最想娶既女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wNi-1JY6B4
 
「我讀中學果陣一直拍拖冇停過,東起觀塘,西至東涌,咩女仔都追過,飛過人,又比人飛過。我從來冇單身過,就係黎到澳門準備出發做無國界義工,先領略到單身既感覺係幾咁孤獨...」:他嘆道
 
阿朗呆滯地看著紫琴,帶點激動地說:「我愛錯過咁多次,偏偏就係起我要做無國界義工前,呢段唔拍得拖既時間,先比我遇到最岩果個人...」
 
「我中學果陣拍過拖果啲女仔充其量只可以講係同我一齊開心同玩,但紫琴比我所識既女仔都唔同,我唔止係對佢有feel,我係認定佢係一個賢妻良母…」
 
「真誠、善解人意、純潔、溫柔體貼,我知道呢個好女仔值得我去愛護,去同佢一齊成家...」
 
「出面啲女仔有好多可以成為拍拖對象,但紫琴更加係一個可以結婚、可以娶得過、可以一齊去建立家庭既對象!我從來未試過有咁強烈既衝動,咁認真唔係玩,係真係想去娶一個女仔...」:阿朗堅定地說道
 
我沉默不語,的確,紫琴的為人和心地是如何已不用多說,我認同阿朗的說法,哪個男人要是娶得到她這麼好的女孩,婚後的生活必定幸福得一生無悔。
 
阿朗嘆道:「但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就快要出發做無國界義工,所以就算感情黎到都一定要學識控制住,再加上紫琴都就快要做無國界義工,我更加冇理由去干擾佢既生活...」

「嗯...」:我同情道

「講完我啦,」 阿朗嘆道:「你呢?個Valentina又點?你係咪諗住繼續同佢咁long-d,認真咁走落去?」
 
一想起藹晴對我是如何冷淡,我被感到龐大的無力感包圍著,提不起勁...
 
「我梗係認真架啦!」我答道:「long-d又點?我唔係玩架!」
 
「你係咪真係諗住要娶佢?」:阿朗笑說
 
......
 
我承認,如果現在這一刻我就要娶藹晴為妻的話,我的確還會猶豫...
 
但我看著眼前一個個列車上的座位,又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牽起她手時的情境...
 
「我而家對佢既信心仲未有好似你對紫琴咁強,其實咁岩近排我地都出左啲問題,但我係真心中意佢,」我沉著冷靜地說:「我會同佢一齊努力行落去」
 
藹晴,你若不離,我絕不棄。
 
「都係果句啦,你同佢隔住咁遠,一個月都未必見得到一次,你係咪做兵架喳?」:阿朗輕笑說
 
......
 
看著這些地鐵的座位,平時很少使用社交平台的我也一時興起,拍下了這我與藹晴共有的回憶,上傳到Instagram,也讓藹晴知道我在想她...
 
好久沒打開Instagram,一打開我便留意到藹晴的帳戶,我便出於好奇地點進去看,結果發現...
 
除了最近的幾張照片以外,下方的多數是藹晴與Austin的合照,原來分手後藹晴還一直留著這些昔日的照片在自己的Instagram上,一張都沒有刪除過...
 
從來沒我份! 犧牲當做例行,我慣了傷心...

我不過是個人,都會難堪,不想充當他替身!
 
我的鼻頭瞬間被濃濃的酸澀感攻佔,因為每張照片中藹晴與Austin的親暱程度都是我望塵莫及的...
 
最近的一張是在三月下旬上傳的,藹晴與Austin各拿著一杯星巴克咖啡坐在長椅上,藹晴靠著他,臉上笑容燦爛,燦爛得教我感到無地自容,因為她從沒對我露出過那樣的笑容...
 
照片的描述寫道:「我地好攰啊!」
 
看著「我地」這兩個字,我好像聽到她與Austin在一起嘲笑我的痴心,我的心酸得像是被濃醋泡著一樣...
 
這情敵太狠!

拋開你但仍能勾起你的興奮...
 
再翻到下一張,這張是藹晴與Austin一起躺在床上的照片!藹晴正戴著Austin的眼鏡,相片的描述寫道:「好中意戴你副眼鏡!」
 
......

我努力迎合你,只配做犧牲品...

引爆藥引。
 
看到這藹晴與Austin同躺在床上的影像,我心中的酸澀瞬間轉為劇痛,心如刀割的痛,痛得我生不如死。看著藹晴與Austin昔日是多麼的親密,再想起現在藹晴對我如何冷淡,我的感到自己毫無地位...
 
下面還有十幾張類似這樣的相片,藹晴在與Austin的戀愛時幾乎每隔一兩天就會上傳一張他們的親密合照,我痛心地關掉了這Instagram的主頁,再划下去我便真的要精神崩潰了...
 
她的Instagram上滿滿都是她與Austin的親密合照,而我在她的Instagram上根本不存在,跟他比起來,我感到自己是零,我覺得自己是零!!!
 
情人沒我份!苦等這眼前人,賜與我身份...
 
「頂你,我認真問你架,你係咪做兵喳?」:阿朗的聲音把我從極度悲痛中喚醒
 
「我唔知...」我哽咽道:「如果假設你同一個女仔一齊,但佢fb上就只有佢同個ex啲相,一張同你既相都冇,你會唔會覺得自己好似起佢心中毫無位置,連佢當你係咩你都唔知?...」
 
「講呢啲,洗諗架咩?」阿朗答道:「一個女仔同你一齊,如果係真係好中意你好在乎你既話,唔洗等你開聲都拿拿聲將自己同ex啲相del到一乾二淨啦,點會留起到擺啊,搏整到你唔開心啊?」
 
「嗯...」:我黯然道
 
......
 
我們登上了駛往澳門的噴射船,我拿出手機,打開Whatsapp,發現自己傳給藹晴的訊息下方還是只有兩個藍色的剔...
 
再想起剛才我所看到的一切,我忍著自己的淚水,悲痛無比地趴在船椅背的餐桌上,痛苦地對自己問道:「前兩日仲好地地,點解會搞成咁?...」
 
或者候補... 做到比天更好
 
才可令你替我上訴...
 
而最諷刺的是藹晴並非不在線,讀者交流群組中的討論她是有參加的…
 
我在船上沉沉地睡去,回到家後,我又想起Austin在「感情台」上所說的那句:「當你每晚對他說goodnight而只對我說一句nite時,我就知道他朝君體也相同」
 
不,我不要這樣…我要趁現在趕緊補救這段關係!
 
自從二十五號傍晚的那次視像通話後,藹晴就一下子變得如此冷淡,肯定是有事發生了,或是那次通話中有一環觸動到她內心的痛處,但我就是百思不解,她必需要跟我溝通,我們才能解決這問題啊!
 
我拿起電話,打開whatsapp上聯絡人Valentina的對話框,誠懇地錄音說:「藹晴,我知你唔開心…」
 
「但係無論有咩事都好,你都可以同我講,我願意同你一齊面對」
 
傳送了兩段錄音後,播放鍵轉成了藍色,是藹晴在聽!
 
我繼續哄道:「仲記唔記得你岩岩起WhatsApp add我果陣你好唔開心好驚,但你將一切話哂比我知之後,我就越洋黎陪你,跟住就咩事都冇…」
 
「仲有我地表白之後,都有一兩次冷戰,我冷靜過後都坦誠咁講出自己心中所想,結果我地經過溝通都解決左,而我地既感情變得更堅固!」
 
「今次都係,有咩事都好,同我講,好冇?記住,無論藹晴做咩決定,都唔會失去維吉爾。」:我深情地說道
 
而我一口氣說完所有該說的話後,我卻發現…
 
藹晴只聽了開始的兩段,剩下的都沒聽,而狀態卻不再是上線中…
 
我等了好一陣子她都沒有再上線,她睡了。
 
……
 
從請假失敗,被讀者咒罵,再到最孤獨時找你說話都不得安慰,一整天下來,無論經歷怎麼的辛酸和痛心,我仍費盡心思來哄你,而你…
 
愛理不理,當我是什麼?...
 
我再繼續呆呆地等了十多分鐘,還是等不到藹晴上線,沒有她慰解,便打開高登討論區上天使之戀的貼子,看看讀者們有什麼對我說...
 
「冇文?咩事?」:一位讀書留言
 
「樓豬又冇文:o) 唉,慣架啦」
 
「樓豬又掛住同女出街,文都唔出」
 
看著這些留言...
 
「見女見女,我都想有機會同藹晴出街啊!」:我痛苦地對著螢幕喊道
 
讀者們不理解我,我便洩氣地再次打開自己與藹晴的對話框,可是...
 
我那誠懇的錄音下方還是只有兩個冷淡的灰色剔號。
 
堅強到運用自己的痛心,轉換成愛心...
 
抵我替她操心,已記不起我也有權利愛人!
 
手機已經沒有好看,查看Whatsapp上那讀者交流群組的對話只會看到藹晴跟別人是聊得多開心,看Instagram只會看到藹晴與Austin多麼親密,我自己是何等卑微和不堪...
 
我絕望地關上手機,痛苦地用被單蓋住自己的頭,什麼都不想去想...
 
誰人曾照顧過我的感受,待我溫柔,吻過我傷口?...
 
能得到的安慰是失戀者得救後很感激忠誠的狗
 
......
 
發訊息後被「藍剔」的那種痛心感浮浮沉沉地折磨著我,幾小時前阿朗對我說的話也同樣不斷地在我耳邊迴響...
 
-------------------------------------------------------------------------------------------------------
「頂你,我認真問你架,你係咪做兵喳?
 
「講呢啲,洗諗架咩?一個女仔同你一齊,如果係真係好中意你好在乎你既話,唔洗等你開聲都拿拿聲將自己同ex啲相del到一乾二淨啦,點會留起到擺啊,搏整到你唔開心啊?
-------------------------------------------------------------------------------------------------------
 
這晚,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藹晴Instagram上的那些與另一個男人的合照不斷出現在我腦海中,如惡夢般纏繞著我,把我煎熬得心如刀割、半生不死...
 
藹晴不回我的訊息,錯在她冷漠嗎?
 
不,錯在維吉爾,怪我這傻小子太悶,未能逗得她高興;怪我太醜陋,無法滿足她的感官;怪我對她來說就像個負累一樣…
 
藹晴覺得維吉爾很無趣,自己跟維吉爾的一起,就等同死去,毫無情趣。
四月謊言第三幕
四月二十六日---陪著我等於死去無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