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四月二十八日---維吉爾惡魔甦醒日
 
2016428(星期四) 雷雨
 
翌日早上
 
在床上輾轉反側,被那心如刀割的痛楚折磨得半生不死後,我緩緩地醒來,又是一個昏暗的陰天,就如我的心情一樣黑暗...
 
「傻小子,妄想找到優美開始...」:我的電話震動起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致電過來...
 
我接過電話,但不作聲,這是我接到陌生電話時的做法...


 
「喂,Vergil?」:這是Davin的聲音,聽到教友的聲音,心情沉鬱的我這才放下了戒備。
 
「Davin?」:我問道
 
「係啊,得唔得閒啊,有冇時間出黎一齊食早餐?有啲教會既野想同你傾下啊...」:Davin笑問道
 
「可以...」:他這一大清早約我吃早餐,這要求的確有點兒奇怪,但我想也沒想便答應了。
 
就這樣,我和Davin便來到教會附近的一間茶餐廳坐下,共晉早餐...


 
「搵我有事?」:我平靜地對Davin說
 
「......」:Davin好像想說但又說不出口的樣子,看來是為了女人...
 
「關於上官紫琴架?」:我有氣無力地笑說
 
「係啊...」Davin不好意思地說:「上次game's night你地起到傾你寫果個故事當中提到阿琴個名,佢都好懷疑...」
 
「頂,你又知我用佢個名黎寫故仔啊?」我無奈地問道:「你唔係話左比佢知啊嘛?...」


 
「果次聽到你地講啊嘛...」Davin尷尬地說:「我...係啊...」
 
......
 
能令一個男人如此盲目痴呆的,真的就只有愛情了,常言道:「男人為兄弟兩脇插刀,為女人插兄弟兩刀」,這道理我現在便真的領教到了...
 
「唉是但啦佢知就知啦,咁跟住點?」:我無奈地答道
 
「阿琴知道左你用個名黎寫故仔就完全唔知咩事咁,佢又唔知你係咪姐係起到寫緊佢人生既野咁樣,所以有少少不安姐...」Davin說:「佢諗住話男仔同男仔好溝通啲,所以叫我問清楚成件事,然後話比佢知姐...」
 
......
 
「叫我問清楚成件事,然後話比佢知...」
 


聽到這句,我呆了...
 
我構思天使之戀時,在替女主角取名的一環中,我為了想一個優雅脫俗的名字而花了很多時間都無果,於是我便借了紫琴的名字來用,但除此之外,我對她的私隱都十分保護,絕對沒有寫過她的私事...
 
我們同為青年領袖,曾在一起經歷過無數風雨,我一直對她愛護有嘉,她也一直在我身邊支持我,現在這算什麼?!她有必要這樣質疑我,叫別人替她問清楚嗎?
 
有疑問的話,她自己打個電話來向我問清楚不可以嗎?有問題就拿出來大家溝通啊,我在她身邊這麼久了,她我很可怕嗎?!我是什麼惡魔嗎?!
 
我以為,我單方面以為我們是感情深厚的紅藍知己,想不到原來我們之間也是沒有「信任」二字可言的,呵呵...
 
呵呵,一起經歷過那麼多又如何?紫琴對我的信任的程度,大概跟藹晴無異,一兩句流言蜚語便能輕鬆摧毀;呵呵,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女孩子會信任我這人,從來都沒有...
 
我忍著自己內心傷痛,不屑地問道:「佢自己冇口問架咩,要人地幫佢問?」  
 
「佢...唔知佢啊,」Davin不好意思地問道:「咁姐係點架成件事?你有冇寫佢啲野啊?」


 
「冇!我剩係攞左佢個名,故事情節全部都係我作出黎,唔係寫佢啲野!」:我決絕地答道
 
「哦,咁就咩事都冇啦姐係,我話返比佢知啦」:Davin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是沒事,現在很有事,這件事叫「不信任動議」,所有人都不相任我!
 
「嗯,」我失望而惱怒地說道:「冇咩野我夠鐘搭車番工先,byebye」
 
「Vergil...」
 
我付過帳單後,忍著自己的傷痛,頭也不回地走向巴士站,乘車回到公司...
 
藹晴是這樣,有問題時藏在心裡不說,因為我在她心中沒位置,對紫琴來說亦是同樣,反正我身邊的女孩都不信任我,只當我是負累,那在下以後會好自為之,不勞你們費心!
 


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星期四,明天就是我和藹晴約會的日子,我必須要請假...
 
「榮哥,我聽日真係有急事,可唔可以比我請日假?真係,我平時都冇請假,就求你聽日比我一次咁大把...」:我向領隊懇求道
 
「以前冇請過假大哂啊?聽日星期五最忙你先黎請假,急事,我急你條命啊!你諗都咪諗啊,聽日繼續準時返工,早啲啊!」:領隊痛罵道
 
......
 
幾天前,我還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完美,好得不能再好,有美好的家庭、工作、朋友和愛情,但現在再回頭一看,原來短短數天,我的世界已經歷驟變...
 
關於家庭,我不想去想,我的父親那般痛恨香港人,令我連談個戀愛都要偷偷摸摸、不敢有聲,像見不得光似的;
 
我工作的待遇並不差,但申請假期並不容易,明天的約會是我挽回藹晴的重要機會,但我放下尊嚴,苦苦哀求了幾次,只為一天短假,那無情的領隊都不批准;
 
我用業餘的時間來在網上寫作,早前還獲得了不少好評,現在因質素下滑,每天在貼子上看到的只有讀者們的投訴和晦氣話;


 
「朋友」這東西變數還真大,以往無論在外遇到什麼問題,我都覺得只要回到教會懷抱中,回到各位青年領袖的團體中,便好像回到溫暖的港灣一樣,但現在我才知道,原來與我最親近的這些朋友、「自己人」都不信任我,何其可笑?
 
論愛情,我與藹晴的狀況已從熱戀的痴纏變為冷戰的僵局。昔日,藹晴那可愛的撒嬌是我一切快樂的泉源,我的人生因擁有她而喜樂;現在,她的冷漠態度給我無盡的痛苦,我每天因她而徘徊在一點希望和絕望之間,每晚都被煎熬得死去活來...
 
現在回頭一看,其實我已經什麼都不剩,我只想留住自己最心愛的藹晴...
 
要是他真的不批准的話,我明天早上就請病假,他能奈我何嗎?我才不管你們星期五忙不忙,我只知道我星期五要挽回我的藹晴,這比什麼都重要!
 
等等,還有一招我忘了沒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sQSXwdtxlY
 
她說過自己很喜歡我的手,更喜歡看我彈琴。沒錯,她可能有些心事不肯跟我說,但我可以用鋼琴來感動她!
 
這天完成工作後,我沒有再去求那領隊,便直接乘車回教會,在文化廳中努力地練著那首感動過無數少女的浪漫電影主題曲「小幸運」,可是今天我的手指不知為何完全發揮不了平日的水平,我內心越是焦急,彈得就越差...
 
「噔噔」兩聲,我的手指一下協調不過來,我又彈錯了,還要彈得很難聽,我洩氣地第七次按下重新錄影的按鈕...
 
可是這次更離譜,我彈了開始的兩句後便彈錯了...
 
我洩氣地垂下頭,呆呆地看著我那疲累不堪的手指...
 
「再彈過!今次一定得!」:我心中暗發誓道
 
為什麼沒有發現遇見了你,是生命...
 
最好的事情?
 
而就在我情緒激動,悲憤地舞動著雙手時,一陣熟悉的清香從後傳來,一位天使降臨在我身後,坐在我後面的椅子上,靜靜地聽著我彈奏,我心中頓時感到百感交集...
 
-------------------------------------------------------------------------------------------------------
「維兄弟,今晚七點去港澳碼頭接一個女仔入黎,香港過黎交流架佢」:主教說
 
我站在碼頭的抵境大堂中徨惑地四周張望,都不找到那位我被指派迎接的女青年...
 
這時,一陣清幽醉人的薰衣草髮香從後傳來,我呆呆地轉過頭來,發現一位穿著淡粉色毛衣、白色摺裙,額前留著可愛平瀏海的棕髮美人正炯炯有神地看著我...
 
You’ll never walk alone」這位可人兒看著我的T裇,伸出手來,溫柔地笑說:「你好啊,我叫紫琴,黎自屯門第三分會」
 
Vergil,好高興認識你」:我笑著伸出手來握著她那纖柔的手。
-------------------------------------------------------------------------------------------------------
 
也許當時忙著微笑和哭泣...
 
忙著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也許她一直都在我身邊,所以我就沒有很在乎,更不懂得去珍惜...
 
-------------------------------------------------------------------------------------------------------
「哇...你岩岩講話要探果人係女仔黎架?仲係起香港?」:琴兒驚奇地說
 
「係啊」:我不好意思地笑說
-------------------------------------------------------------------------------------------------------
 
人理所當然的忘記...
 
是誰風裡雨裡一直默默守護在原地。
 
-------------------------------------------------------------------------------------------------------
紫琴急忙拉我坐下,有氣無力地說:「做咩啊你?!成車人都望住你啦...
 
「講到呢句既時候,係兩個學生一齊企起身架囉!」:我解釋道
 
紫琴嘴角上揚地說:「傻仔Vergil...
 
「我唔係傻,係想你笑,因為...」我唱道:「笑聲笑聲,滿載溫馨,快樂發心內~
-------------------------------------------------------------------------------------------------------
 
「原來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原來我們跟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琴兒輕柔地唱道
 
我忍著自己的淚水,痴呆地轉過頭來,一位身穿黑色長裙,頭帶著一個藍色蝴蝶結的棕髮可人兒也正含情脈脈地凝望著我,我與她攜手一起闖過重重難關的回憶浮現在我腦海中...
 
相知、相識、一起做義工、一起出外探訪教友、一起在教會中籌劃活動、一起經歷人生的成功和挫折、快樂和哀傷...
 
「與你相遇好幸運,可我也失去為你淚流滿面的權利...」
 
「但願在我看不到的天際,你張開了雙翼,遇見你的註定...」
 
「她會有多幸運?」:琴兒忍著淚唱道
 
她會有多幸運?...
 
聽到這句,藹晴的臉容慢慢顯現在我眼前,原本迷失在天使琴兒那水靈靈的雙瞳中的我驟然從醒來,我驚惕地看著紫琴,瞬間在我和她之間划開一條大鴻溝,不容她的柔情俘虜我的思想...
 
-------------------------------------------------------------------------------------------------------
「阿琴知道左你用個名黎寫故仔就完全唔知咩事咁,佢又唔知你係咪姐係起到寫緊佢人生既野咁樣,有少少不安姐,所以叫我問清楚成件事,然後話比佢知姐...
-------------------------------------------------------------------------------------------------------
 
別多想,別再一廂情願了,根本就從來都沒有,她根本就對我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我們還有什麼好談?
 
我彈這歌不是彈給她聽的,我是用來哄藹晴的!還有,成功關係的最重要一點,視對方為無價,對另一半絕對忠貞,我只要藹晴!
 
我把頭轉回去,背向著她,認真地彈著琴,默不作聲,只想她快點走開...
 
「Vergil,一陣青年領袖起到開會喎...」:紫琴靦腆地說道
 
「我唔黎,唔得閒」我不忿道:「我拍緊片,咪嘈我得唔得?」
 
我從琴面的反射看得到我身後那女孩的表情,她聽到我這樣回覆後,被嚇得花容失色,可能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試過以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
 
「Sorry...」:紫琴向我道歉
 
我們一起經歷過那麼多事,當然又有過疲憊不堪、心力交瘁的時刻,讓我們累得說不出口,但這一次我是對她無話可說!被我一直以來最信任、最親、最愛護的人提出不信任,被「自己人」所猜疑...誰會受得了?!誰會不痛心、憤怒?!
 
這時,Phelba、Davin和另一位來自澳洲的男青年來到文化廳,他們拿著一張表格走到來鋼琴前,我洩氣地停下手來,關掉錄影中的手機。
 
Davin把表格放在琴頂上,禮貌地說:「Hey Vergil哥,份表其中有一欄要填葡文地址啊,善豐花園,識唔識譯做葡文啊你?...」
 
我站起來拿起筆,靜靜地開始把表格上的中文地址譯作葡文...
 
「Vergil,唔開心啊?...」:紫琴溫柔地問道
 
......
 
我每天都沒有什麼好開心的,告訴你又怎麼樣?我跟你還有什麼好說嗎?為了紫琴小姐你,我當過傻子、犧牲過青春、耗盡過心力、付出過真誠,結果我們間的信任是那麼的不堪一擊,我在你心中毫不可信,那我還可以跟小姐你說什麼?!
 
「冇」:我冷道
 
你從他人口中得知我借了你的名字來寫故事,我承認我的確是事先沒有知會過你便揮筆,你感到驚訝這很正常,但我一直以來如何待你、我是個怎麼的人,你不清楚嗎?你感到疑惑的話你大可直接問我啊!
 
你自己沒有嘴巴問我嗎?竟然要別人小心地向我了解情況,再讓他告訴你?這算是什麼?我們一起共事了這麼久,你竟還如此質疑、不信任我,你究竟當我是什麼?...
 
既然我對你來說是個那麼可怕的惡魔,讓你此般猜忌和疑慮,我便盡量少跟你接觸,免惹小姐你驚慌罷了,維吉爾有什麼事便不勞你費心了,紫琴小姐!
 
我寫完這段葡文地址,那位澳洲擺出一副略懂葡文的樣子,說道:「你寫『EM MACAU既?』英文係咁,但葡文應該係『MACAO』先岩啊...」
 
我面對他的質疑默不作聲,他便繼續問道:「同埋『善豐』個『豐』唔係『方』喎,點解你寫係『FONG』既唔係『FUNG』既?」
 
我抬起頭來,發現紫琴聽完澳洲青年的一席話後,也以一個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明顯是相信那位澳洲青年說的多於我給出的答案...
 
「我起到土生土長,啲葡文路牌我由細睇到大,你都唔信我啦,咁你自己覺得要點改咪點改囉」我空洞地看著紫琴那疑惑的雙眼,問道:「搵得我問,問完又要唔信我,搵我黎做咩姐?直接講你唔信我、質疑我咪得囉!」
 
說罷,我便背起自己的背包,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教堂...
 
「Hey, Vergil...」:Phelba愧疚地喊著我的名字
 
我停下了腳步一秒,然後...不管他們,繼續離開這地方,大不了我回家再彈過,為了我的藹晴...
 
回到家後,我閉關繼續努力地彈琴,情緒不穩的我失敗了十多次後終於有一次沒有彈錯,我趕緊把影片傳給藹晴,期待她回覆...
 
這首浪漫的歌曲能再一次感動她,挽回她的心嗎?...
 
「食飯啦出黎啦!」:母親大喊
 
我蓋上琴蓋,離開房間,來到餐桌前坐下,但只有母親和我兩人,父親還沒有出現...
 
「老豆呢?」:我不以為然地問道
 
「唔知喎,今日可能遲少少放掛佢」:母親答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父親剛好開門進來,他...
 
他眼神空洞地看著我們,憤怒地把手上拿著的一封信拋到桌面上,斥責道:「醒目仔啊,你老豆真係要為你驕傲啦!」
 
我呆呆地看著桌面上那黃色的信封,左下角寫著「星瑤--->維吉爾」,右下角的回郵地址上寫著「Tai Po NT」,信封面上貼著一張張曖昧的心型貼紙,傻子都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大家呆呆地看著信封上那寫著「香港郵政」的郵印,母親疑惑地看著我,父親則是以一副嚴肅的面情瞪著我,鐵證如山,我已經沒有任何藉口可以用來辯解了...
 

 
「咪亂搞我啲野啦」:我立即從桌上搶回這封信
 
父親深呼吸了一口,然後開口罵道:「澳門身份證同葡國護照係咪好失禮你啊?你而家係咪真係咁恨做香港居民啊?係咪做到就好威啊下?!」
 
「癲左定傻左啊你?!你周圍咁多好女仔你唔揀,去溝個唔知邊到黎既港女?!」
 
「你而家一個月搵好多啊?去搭船溝條港女?!人地睇唔睇得起你啊?你顧掂自己先啦,仲住緊唐樓喳!」:父親痛罵道
 
母親擔憂地看著我,關心地問道:「阿仔你...唔係同紫琴一齊架咩?點解...無啦啦變左 同唔知邊個拍拖既?咩人黎架?...」
 
「網友」:我輕笑說
 
我空洞地看著父親,問道:「你自己中意憎香港人係你自己既問題,我識個女仔係香港人你又關你事啊?而家我追女仔定你追女仔啊?」
 
父親暴跳如雷地重拍了一下桌子,罵道:「你而家咩態度啊?!冇大冇細!係咪溝女溝到癲q左,當我冇到啊?」
 
我認真地看著父親,駁道:「你好好態度啊?你當我有到啊?見都冇見過人就話人係唔知邊到黎既港女,有你咁講野,咁唔尊重人架咩?!」
 
「你對香港人咁有偏見,咁我順便幫你正視一下歷史事實!我阿嬤你媽咪揸香港證,起香港長大工作,你一出世就係半個香港種!而家你個仔去追個香港女仔就好失禮你啊?」:我續道
 
「你知有幾失禮就好!」父親瞪著我,認真地說:「我當你有到,所以而家同你講清楚,你要娶果個香港女仔既話我第一個唔比佢嫁入門!」
 
我堅定不移地說道:「我就係要追佢娶佢,到時你中意黎坐低既我就斟兩杯茶比你飲,唔黎既話就我唔會求你黎!你平時插香港我只係懶得同你嘈,但今次關乎到佢既,我一步都唔會讓!我愛邊個由我自己決定!」
 
「你中意點就點,條路係你自己揀,我剩係知你憨居!」
 
我放下飯碗,拿著藹晴的信回到房間把自己鎖起來,打開手機,發現藹晴有回覆她與我的對話!
 
「食緊飯」:Valentina
 
雖是簡單的幾個字,也不知她有沒有被感動過,但這絕對有加分,她起碼肯回覆我...
 
「食完Video call?」:我把攻勢升級
 
「好」:Valentina
 
她居然肯跟我視像通話!想不到這幾天一直關係冷淡的我們,能將雙方原本那被磨蝕的感情在一夜之間修補回那麼多,我在驚喜之餘還感到窩心,果然我之前所受的各種痛苦、煎熬和指罵都不是徒然的,為了藹晴,受多少苦也值得。
 
十多分鐘後,我在messenger上撥通了藹晴的電話,這次與往常不同,音樂響了一下後,藹晴便接聽了電話,我久違的可愛包包臉出現在螢幕中。幾天沒看過她,我感到無比的愉悅,這就是所謂的「小別勝新歡」吧...
 
可是藹晴只是趴在床上,沒有一句話要對我說...
 
可能是由於我們幾天沒有在螢幕上見過對方,氣氛才顯得有點兒尷尬罷了,我便擠出一個笑容看著她,開始跟她討論明日約會的事...
 
「聽朝你幾點出門?」:我笑問
 
「九點掛」:藹晴答道
 
九點才出門?從大埔乘車到上環也需時一小時,穿越伶仃洋的船程也耗時一小時,這樣一來的話,我們要差不多十一點才可以相見啊,而且你六點多就要回家,那你五點前就要乘船了,這樣我們能相見的時間並不長啊...
 
「唔早啲出門?早啲到可以多啲時間見喎」:我微笑說
 
「八點幾九點最早架啦,再早老豆老母會懷疑...」:藹晴冷道
 
既然如此,我能理解的,那好吧...
 
「我今日番工apply過,佢都係話聽日星期五太忙,唔比我請大假或事假...」我微笑道:「但唔緊要啦,佢唔批既話我就請病假,冇野比藹晴更重要!」
 
「嗯」:藹晴聽後也擠出一個笑容
 
「其實你平時真係星期六日完全唔比出街架?從來冇試過申請過一次半次?」:我黯然道
 
「有試過一次…」:藹晴不好意思地說
 
我星期五不請病假的話,原定是要上班的啊,原來藹晴是可以向父母申請在週末外出的,但她卻沒有為我而申請,不想為我而冒被父母罵的風險嗎?我明白的…
 
只是我一想到這點,便感到無比失落,感覺就好像我對她不太重要,在她心中沒有什麼位置一樣。
 
「咁…果次係做咩啊?」:我失落問道
 
藹晴低著頭,靦腆地答道:「同個ex出街囉」
 
陪著我等於死去了無情趣...
 
「有試過一次,同個ex出街囉...」
 
「有試過一次,同個ex出街囉...」
 
從前或現在,當我是誰?
 
你這一種伴侶...
 
藹晴的這句子一說出來,便如同一根載著絕情的利箭瞬間穿過我的耳朵,直插到我心臟的最深處,我痛苦得猶如被撕裂開一樣,還有濃醋泡著我的心,前所未有的酸澀感攻佔了我的鼻頭、大腦,鑽進我的每一處感覺...
 
你毫無顧忌地讓你的前度男友抱著妳的胴體、親吻妳的嘴唇,妳還把自己與他的合照放滿Instagram。我的樣子則是不配被妳放上Instagram,你亦不希望別人以為我和妳有什麼關係...
 
我深深體會到,我對你來說...真的是零!
 
為他你什麼都可以,你可以為了你的前度男友而向怪獸父母申請在週末外出,但你卻不願為我而申請,因為你不想為我受罪,對吧?...
 
你卻沒廉恥,竟講出口,你怕受罪...
 
這時,螢幕突然變得一片漆黑,是藹晴單方面掛掉了電話...
 
「老豆入咗嚟」:Valentina在Whatsapp上傳給我一段信息


我懂的,我不像你的前度男友一樣,值得你為之而受罪,當然我也不會逼你。
 
「嗯,我明」:我回覆
 
......
 
在這段看不到對方的短暫時間中,我懷著巨大的痛苦,麻木僵硬地打開藹晴的Instagram,不料她Instagram上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我呆呆地看著她的Instagram主頁,整個人完全痴呆了...
 
藹晴Instagram上的照片又再獲得了用戶Austin的讚好,她和他有互相追蹤,我再打開Facebook搜尋了一次藹晴的朋友列表,Austin就在第一位,他和她又再成為「朋友」了,分手後的兩人若是重回到這正常交流的地步的話,還會只是朋友嗎?...
 
等等,昨天Austin在Whatsapp上找我的那件事實在是離奇得不行,只是昨天我正深陷於沉痛的情傷中,沒有冷靜地去思考應對...
 
-------------------------------------------------------------------------------------------------------
「幾好...首先,我希望你唔好話比Valentina知我搵過你...」:Austin
 
「你...冇咩事啦嘛」:Vergil
 
「冇,我已經對佢徹底死心」:Austin
 
「咁就好啦...」:Vergil
-------------------------------------------------------------------------------------------------------
 
他那天主要就是說了自己已經解脫,但為什麼他在一開始,在說話之前就先那麼鄭重地要求我不要把他私下找我的事告訴給藹晴知?...
 
他終於從苦海抽身,這是個好消息啊,要是他都不理會藹晴了,這還有什麼好顧慮?藹晴知不知道這事又有什麼關係?...
 
除非...
 
除非他一直有跟藹晴保持聯繫,並且藹晴有將自己的心事訴給他聽,這絕對有可能,畢竟藹晴並不是位把自己的情事收在心裡珍惜的什麼「情場新手」啊!這是讀者交流群組中的成員都知道的事啊!
 
除非他在傳私信給我時已經跟藹晴在...蘊釀,而藹晴亦不知道他走了這一步。他明顯是背著藹晴來進行這些秘密事情!
 
可笑的是我還敵友不分,對他毫無戒心,還真的就把自己與藹晴的狀況了他...

-------------------------------------------------------------------------------------------------------
「咁你地而家幾好嗎?」:Austin
 
我慚愧地回覆:「好苦澀,有少少cool...
 
Austin最後回覆一句:「希望你地仲可以做好朋友...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yo4tNwNIvQ
 
他在一週前還是位對藹晴極為渴求,渴求得要一哭二鬧三上吊,說著「空氣針」那樣的話以死相逼,求藹晴理會他的痴情男啊!只怕他在那次之後也還有繼續纏著藹晴不放,那他知道藹晴不瞅睬我後,會真的不作任何行動,就如他所聲稱的那樣,不再找藹晴嗎?!我不信啊!
 
面對著這種種現實的情況,我那載滿愛的心被刨開了,我的心穿了,空出了一個大洞,在這龐大的空虛和痛苦包圍下,我開始感到一股無比黑暗的憤恨從空洞中燃燒起來...
 
然後我聽到一把像是剛從沉睡起來的聲音,那是沉醒已久的惡魔的聲音...
 
我心中的聲音說:「別只顧著分析Austin,而忽略了這對男女中的女主角藹晴...」
 
藹晴?...
 
對了,當初是藹晴親口跟我說了她已經與自己的前度男友分手,我在那趟列車上才有勇氣去牽她的手,可是自那次香港一遊之後,她自己一人在香港做什麼我根本不得而知,我只是盲目地對她抱有絕對有信任...
 
而現實就是她聲稱自己已分手,但昔日與Austin的親密合照全留在Instagram上,與我的相片則是一張都沒有放到互聯網上,我在她的社交平台上從來都沒佔過任何位置...
 
我心中的聲音說:「如果佢係真係在乎你對你認真既話,一早就自己del哂ex啲相啦,佢同你拍得散施當得你係兵就又點會Po相上IG?」
 
現實就是她雖在言語上表現得對我十分嬌嗲和依賴,但她真的是依賴和信任我嗎?不是!當有問題出現,當她有心事時,我無論怎麼關心她、問她有什麼事,她都不肯跟我說、不跟我商量,因為我並不是她的誰!
 
我心中的聲音說:「真係信任你,要同你過人世,就話同你傾姐,預左拍散拖既同你傾咁多托啊?」
 
現實就是自從那天晚上後,藹晴待我冷若冰霜,無論我怎樣千方百計哄她、哀求她,她都對我愛理不理,喜歡就回我一兩個表情符號,我愛得遍體鱗傷她都不曾顧及過我的感受,我算是什麼?!
 
我心中的聲音說:「因為佢只當你係隻狗,你連同佢傾計既資格都冇,人地同讀者交流group啲人吹水都廢Q事覆你!你係狗,連兵都不如!」
 
什麼「拍散拖」?什麼兵?什麼狗?!一開始還好好的,我真的只是百思不解為何那晚之後她會對我變得如此冷淡...
 
我心中的聲音說:「有佢個Ex陪佢,佢夜晚洗鬼你咩!答案一直都擺起你面前,係你自己唔肯去承認,佢表面上就分左手同你一齊咁,你覺得係對你認真,真係會為你放棄個Ex咩?」
 
現實就是她被她的前度抱過、吻過,她把自己與他的合照貼滿整個Instagram,甚至在所謂「分手」後都不刪掉,她可以為了與她的前度外出談戀愛而向父母申請在週末外出,她可以為他作各種犧牲...
 
我心中的聲音說:「現實就係佢咩都肯比佢個ex,為佢個ex咩都肯做,對你就各種顧忌、諸多保留,人地攬勻哂全身你就連皮都冇掂過,你起澳門隔左成海根本唔知佢做咩,係得你先會憨居到比佢傷完一次又一次都唔知錯,仲信到佢十足十,為佢毫不保留咁付出!」
 
「因為你憨居到以為佢係純情小公主,你係佢命中註定白馬王子,但現實就係佢所謂既『分手』後幾日就投入你懷抱!你當佢好貞烈啊對愛情好忠誠啊而家?佢對住你係咁易受影響咁易溝既話,點解唔可以轉個頭就被第條仔溝左去?」:我心中的聲音罵道
 
「得你先咁憨居咁認真當佢係你未來老婆,人地本身係就同你拍散施,笠頂綠帽落你個傻仔頭到仲要通知你啊,照下塊鏡睇下自己個衰樣先好冇啊?!人地玩完條女你做毒向左走向右走既埋單喳!你而家連做埋單果個都冇資格啊,憨居仔!」:我心中的聲音恥笑道
 
夠了!!!不要再說了!
 
......
 
-------------------------------------------------------------------------------------------------------
我慚愧地回覆:「好苦澀,有少少cool...
 
Austin最後回覆一句:「希望你地仲可以做好朋友...
-------------------------------------------------------------------------------------------------------
 
那天Austin的最後那句「希望你地仲可以做好朋友...」究竟是什麼意思?
 
林藹晴,你回答我!
 
我打開自己與藹晴的對話框,空洞地看著她那冷淡的頭像,輸入:「點解你可以對我咁cool,中意覆就覆唔中意就剔我?我自問真心愛你,一直對你保持絕對忠貞...」
 
輸入到這裡,我的心沉了一沉,但猶豫過後,我咬緊牙緊,把全身心中被她弄的所有傷口全部撕開,忍著巨痛地繼續輸入:「你係咪搵番你個Ex?」
 
我呼吸了一口,然後按下發送鍵...
 
接著,我空洞地瞪著這小小的屏幕,等待藹晴回覆。不要再把我當狗那樣玩耍!我要聽真實的答案!!!
 
......
 
信息下方出現了兩個藍色的剔,聯絡人Valentina的狀態變為「typing...」...
 
然後她的一句回覆,使一直默默地忍受痛苦的我徹底魔化,我心中沉醒已久的惡魔甦醒過來...
 
「對唔住,4月25日前我都係絕對專一的,只是25日的事影響太大...」:Valentina
 
......
 
好,好一個「25日前是絕對專一」,你真好。
 
你自己都承認就好了,有你這句就夠了。
 
......
 
4月25日前是絕對「專一」的,你把這個叫做專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OUovyr0icE

是我的中文水平比較差還是你學的中文跟常人不同啊?!在問題出現之前一起開心個十幾天,一有問題出來就紅杏出牆,這個也叫「專一」?!我按你這道理來算,外面全部出軌的女人、嫖妓的男人都在某天之前是「絕對專一」的!世界上沒有人不是專一的!
 
從我與你相識的第一天,我便踏上了這條絕對忠貞的道路...
 
我為你的問題而擔憂和哀愁過,我為越洋拯救你而勇敢過,為你經歷過孤獨旅人的寂寞,與你約會時對你愛惜過,為了追求你而獻出過真誠和愛,你待我冷淡時我默默地承受,你當我是條狗時我還忠誠地堅忍...
 
這一路上,我為你忍受過無數痛苦的煎熬和令人心酸、心碎的時刻,我為你付出和犧牲過的每一滴心血都懷著我最真真切切的感情和愛;這一路上,縱使我愛得滿身荊棘、遍體鱗傷,我仍對你絕對忠貞、絕對忠誠、絕對痴心...
 
那你又如何待我?...
 
你當我是後備!一個無聊時「拍散拖」的對象!
 
你當我是兵!一個用來滿足自己慾望的痴男!
 
你當我是玩具!喜歡時就拿起來玩一兩下,玩厭了就隨手棄一旁!
 
你當我是狗!走狗!要我馴服得連吠都吠不出口,只能任你冷落、任你傷害都不反抗!
 
怎相信人?命中怎麼...愛著你為人?
 
-------------------------------------------------------------------------------------------------------
「藹晴起一段關係中需要咩?」:Vergil  
 
「尊重...」:Valentina

「咁維吉爾呢?」:Valentina

「好簡單,只要佢係真心中意我,愛我一個就夠。無論犯咩錯,我都願意同佢一齊去解決,除非佢出軌,呢個係唯一冇辦法接受既事...」:Vergil
 
「藹晴絕對唔會架...」:Valentina
-------------------------------------------------------------------------------------------------------
 
我忍著自己的淚水跪在床上,悲憤而激動地一拳一拳打在床上,對這封信痛苦萬分地喊道:「我都知網戀、異地戀好難,我咁耐以黎,對你咩都冇要求過!我剩係得一個要求,最簡單最基本剩係要求你忠貞,點解?!點解就得呢一項你都唔肯?!我話過咩錯都唔緊要,咩我都肯捱,點解你偏偏就要做呢樣?!」
 
我們說過我要相信,你要尊重,我一直以來都給你完全的信任和尊重,你和Austin的事我都不過問,由你自己來處理,結果你就利用我給你的信任和尊重來紅杏出牆!你口口聲聲說你在這段關係中需要尊重,但到頭來最不尊重我的人是你!!!

......
 
我從悲痛中醒覺過來,跪著的我拿起藹晴的那封「情信」,緩緩地站起身來,因為我不再受這愚蠢的愛情的束縛著,我感到黑暗的力量源源不絕地從我心中流出來...
 
下一秒,我拿著這「情信」衝出客廳,當著全家人的面將其撕成碎塊!
 
我對父親喊道:「係啊!我都覺自己憨居啊!」
 
我回到房間再次打開電腦上的Whatsapp界面,空洞地看著藹晴的頭像,開始認真地回覆她...
 
立什麼心腸?
 
我對你極善良!
 
「你講要尊重,你有冇尊重過我?當過我係你邊個啊?!我尊重你,從來唔過問你既私事,係因為我信任你,你就濫用我呢份尊重同信任,笠頂綠帽落我頭到?!」:Vergil
 
如若你肯想想我這讓受傷...
 
你會知愛情毒於砒霜!
 
「你都有咁多女性朋友...」:Valentina
 
「當初你同你個Ex分手時,我關心你,為你擔憂。就算要我做後備、做埋單我都甘心!我見你唔開心,我孤身過海黎陪伴你,我為你付出過咁多,你唔係唔知我有幾愛你啊嘛?你呢?!」:Vergil
 
「你點對待我啊?!你同我拍散拖! 有事你又唔同我講,又要對我Cool,咁算點啊?!我慢慢哄你,結果晚晚想call你你都訓左,得我自己一個起張床到等你上線!你幾時有比過信任同尊重我?!」:Vergil
 
「係按照信息順序覆喳嘛,個GP起上面咪覆GP先囉」:Valentina
 
「你係搵番你個Ex咪直接講囉!你唔放過我,咁樣繼續白白拖住我!你中意對我cool就cool! 喜歡時就覆一兩句,唔中意就剔我!你當我咩啊?!兵啊?狗啊?!我晚晚廢盡心思去氹你,傻仔我做過,求我又求過,你都寧願同GP啲人傾八卦野都唔覆我啊!我起你地面前連基本人既尊嚴都冇啊!」Vergil:「有咩問題唔講得啊?!」
 
「果日只係好失落,知道你同台妹啲曖昧野,你又冇同我講,只係後來聽返人地講...」:Valentina
 
......
 
難道她那次視像通話後對我如此冷淡的原因是因為那個淫蕩的台灣女孩嗎?!她從來都沒說過啊!我跟那台灣女孩曖昧?!說這話的人是傻了還是瘋了?!
 
「哇邊個咁清楚啊?連我自己都唔知我同個台妹曖昧過喎!咁你話比我知啦,我同佢做過咩啊?!」:我憤怒地回應
 
「交換銀仔留念,仲有......」:Valentina
 
「交換銀仔係因為佢話銀仔幾得意,我同佢講既野就只有工作,其他咩都冇!你有問題,懷疑我同個台妹有咩野你就自己起到諗然後嬲我啊?!你冇口問我架?你信出面三唔識七既廢UP都唔問我?!我問你有冇事你又答冇事冇事,你有當過我係你邊個咩?你有信任過我咩?!」:Vergil
 
「我以為男仔愛我,係會自己主動同我講佢既過去架嘛,你又冇講...」:Valentina
 
看到藹晴這還自以為有理的說法,我更是火冒三丈,我極為震怒地回覆:「我唔講自己既往事係因為我唔想勾起搞到你唔開心喳!如果你主動問我既話我點會唔同你講啊?!我唔知,我仲係咁廢盡心思去氹你,你就起到同我玩估心事遊戲!咁中意玩估少女心事,你同第個玩夠佢囉!」
 
你終於都肯告訴我你的心事了,這根本,根本只是個微小到極的誤會,你就一直將它放在心中,你一早說出來的話根本幾分鐘我們就可以解決啊!現在我終於知道了,但已經...
 
沒有任何意義了。你做出了這樣的事,我跟你絕對沒有任何什麼好修補的了。
 
「咁你起出面有咁多女仔friend,我點知你喎,點都會心中有刺架啦...」:Valentina
 
你不信任我,對我有所保留,我們才走到這地步,你沒有半點愧疚之餘,還怪我在外面多女性朋友?!
 
「心中有刺?!我起教會到既異性朋友我一個都冇揀到,就算係所謂既天使我都唔揀,因為我真係真心中意你一個啊!我起同你表白果日已經del哂自己同其他女仔既chat history,平時教會啲女仔叫埋我一齊去玩我都推哂佢地,剩係想番屋企同你video call,教會啲人同我傾情事既時候我都會坦白咁同佢地講我中意左一個女仔起大埔啊!你黎澳門既話我諗住帶你番教會走一轉,比人知道我比你occupied啊!」:我憤恨地回覆
 
「......」:Valentina
 
「你又點對我啊?!你一懷疑我,一個所謂心中有刺,就唔覆我,待我冷若冰霜。你根本冇信任過我,一段關係中有問題好正常,但你居然唔拎出黎同我傾,而係選擇搵番你第個?!仲講話幾號幾號前係絕對專一的?你當我傻定弱智啊?!」:Vergil
 
「我自問以前冇拍過拖冇你咁有經驗,我真係唔係好識點樣去經營一段關係,我承認自己有好多位置做得不足,所以我好努力去學,我相信你拍過幾次拖,肯定比我更清楚點樣去維繫一段關係...」:Vergil
 
「估唔到你拍拖多過我咁多,你經營呢段關係既方法就係相信旁人仲多過我,有問題收埋唔同我講,搵你第個!你根本做得仲差過一個冇拍過拖既人!你既愛情觀真係好有問題、好離譜!」:Vergil
 
惡魔甦醒,將我這幾天來所積下來的痛苦、怨恨和黑暗一下全釋放出來後,我空洞地看著藹晴的頭像...
 
我黯然地說:「藹晴,維吉爾之所以每次比人冷落、藍剔之後,都仲係對你痴心一片;每晚你中意自己訓就訓唔等我,第二朝我都仲係死心不息等你一句『早晨』;之所以每次你當我兵、當我狗咁玩弄完之後,我都仲甘願追隨你,任你繼續玩弄...」
 
「我之所以甘願咁,係因為我真係真心中意你...」我痛苦地說:「但呢個係過去...」
 
我回想起她在曾在讀者交流群組中數落過自己的前度男友,說那些人對她多麼痴纏...
 
-------------------------------------------------------------------------------------------------------
「呢個係第一個,果陣我一定係盲左先會揀佢[黑臉表情]」:Valentina貼出一張男生的大貼照
 
「呢個第三個,而家仲起到煩住」:Valentina
 
「絲打你都幾受歡迎架喎[破涕為笑表情]」:一名讀者回覆
 
「第二個又打黎搵我,好煩[黑臉表情]」:Valentina
-------------------------------------------------------------------------------------------------------
 
......
 
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後空洞地對藹晴說:「既然你咁中意po相,咁中意cut對話記錄upload上網話比人知啲男仔點煩住你,你放心,我一定唔會好似你啲Ex咁追住你唔放,send message打電話同你講有幾掛住你...」
 
「你啲EX可能會咁,但我同你發誓,果個絕對唔會係我」:我堅定地回覆
 
說罷,我便把Whatsapp的背景圖片移除掉,將自己與聯絡人「Valentina」的對話記錄全部刪除,把這個聯絡人也一併刪除掉。
 
我這生也不會忘記,我人生中與女孩最為曖昧,最接近戀愛的一次,以我被冠上一頂綠帽子的方式結束。
 
我嚴重痴呆地躺在床上,我的電話突然響起來...
 
是她打來的話我不聽...
 
我拿起電話,發現這是個陌生的號碼,但這是個本地來電...
 
「喂...」:我空洞地說
 
「Hey先生你好啊,花店果邊打黎架,先生你起25號晚咪黎到舖頭比左錢要兩枝玫瑰既,我地就快收舖啦,你過唔過黎攞啊?定係聽朝先?」
 
呵呵,玫瑰花是男人買來送給女朋友的,我從來都沒有,要來幹什麼?
 
「唔好意思,我果日比啲錢你地代住啦,」我冷道:「不過紮花我唔要啦」
 
......
 
這晚我躺在床上,整晚在笑著自己,因為我實在是太可笑,哈哈哈哈。

如若你肯想想我這樣受傷,你會知愛情毒於砒霜!
四月謊言第五幕
四月二十八日---維吉爾惡魔甦醒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