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藹晴:
 
我那年十八,在母校舞會,站著如嘍囉...
 
沒錯,沒有任何女生看得起其貌不揚,又不是家財萬貫的我,沒人看得起我!我就那樣呆呆地站著,如同一名毫無作用的小嘍囉。
 
從那時起我才明白到,似木頭似石頭的話,是得不到注意的。
 
世人還會讚頌沉默的人嗎?不夠爆炸,怎會有話題讓我做大娛樂家?
 


那時我含淚發誓,讓各位必需看到我。
 
就是那樣才成就了現在這看似花花公子的我。
 
別人都說我花心,我知道在你耳中,我無論說什麼聽起來都很假...
 
我只想跟你說:
 
很對不起,但我說愛你是真的。
 


 
最疼愛藹晴的維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