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紙製摩天輪
 
泉叔所傳授我的技巧果然是十分有用,女人果然是喜歡那些與她們調情的壞男人。我的招數對教會中那些純真的女孩都十分有用。
 
幾個月來,跟幾位女生曖昧過後,我還以自己的花心風流事跡為基礎,寫成好幾篇網上小說上傳到網上,得到了不少讀者的追棒。
 
這晚,我又完成了一個故事,獲得讀者的好評和留言發表感想。
 
父親在看著電視新聞有感而發,氣憤道:「香港人唔止歧視大陸人啊,佢地自為自己高人一等,澳門人就好少得罪人既,但啲香港勞工過到黎澳門啊,日日......」
 
這個問答我們已經討論了十多年,也沒有結果。而我的立場則是很簡單,我什麼人都不恨。


 
其實也不能全怪我的父親,他在工作的地方幾乎每天都被香港人冒犯,愚孝的他有時會被香港人問候母親,有時被香港人看不起。低人一等的他受了十多年的氣後,便形成了今時今日這樣的思想。
 
先別管這老古董了...
 
我的故事結束後,我們還開了一個Whatsapp群組,三十多位我的讀者相繼新增了我的電話號碼,他們問我很多問題,我都一一解答...
 
往日一直被人忽視的嘍囉現在竟成了受人追棒的作者,成為聊天群組中的主角,這讓我心中感到十分良好。
 
「樓豬咁多女,都唔肯分一個比我地!」


 
「同咁多女神曖昧,公平咩?!」
 
「花心蘿蔔頭,溝咁多女喎,我地啲A0,聽日上IFC死左佢算啦!」
 
看著這樣一句句的訊息,我只是笑而不語。
 
他們都十分興奮,我就這樣跟讀者們一直聊天,聊到凌晨兩點多才上床睡覺,而就在我蓋好了被單之際,床頭桌上的手機又一震...
 
唉,別管了,還是先睡吧。


 
第二天早上...
 
可能是受到無數讚賞的我心情快樂,昨晚我睡得特別好。早上起來,鳥語花香,初春的涼風輕柔地拂著我的臉,使我感到無比舒適。
 
不光是春回大地,連我人生的春天也來臨了。
 
對了,讀者的群組因為信息量太大,已經被我調靜音了,那昨晚我的手機一震,是誰找我呢?
 
又有讀者要求加入群組嗎?
 
我打開手機,發現Whatsapp上有一段未讀訊息...
 
信息來自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而那頭像相片竟是...
 


擺著勝利手勢擋著自己嘴巴的一位年紀與我相若的女孩!
 
俗語不是有說:「高登無絲打」嗎?!
 
手機螢幕中顯示著的大頭貼中,女孩雖用手勢擋住了自己的嘴巴,但白嫩透滑的皮膚和水靈靈的大眼睛仍清晰可見...
 
這圖片亦沒有經過電腦修改,她是位不折不扣的天真少艾啊!這位如此可愛的女孩真的是我的在高登討論區上的讀者嗎?
 
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後點進這對話,查看她傳給我的訊息...
 
「Hello你好啊樓主,我想入group啊」
 
「我一直都做cd rom,冇cm過,所以你應該冇見過我個名,我叫紙製摩天輪」
 
她雖然之前沒有留過言,但她真的是我的讀者?!


 
這女孩給我的感覺很善良純真,而我那讀者群組內的所有成員暫時全都是男生,這樣子把她一位女生加進去應該會使她不知如何適應。
 
我雖還未認識這女孩,但已經有股衝動,想要保護她...
 
「咁你要唔要換個Icon先?因為全部男仔,你咁入去我怕你會尷尬」:我回覆
 
兩秒後,「紙製摩天輪」的狀態便轉為「上線中」,她回覆:「下,得我一個女仔啊?...」
 
「sad[哀傷表情]」:紙製摩天輪
 
「嗯,所以我唔想令你感到有壓力囉,先叫你換個icon」:我回覆
 
我很想她換一個頭像,不希望她在讀者群組中表露自己的性別,其實是除了想讓她不感到那麼尷尬之外...
 


我感到自己內心的最深處還有一點掙扎,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群組中有位這樣的女生存在,我好像想把這位天真可愛的女讀者私有化。
 
「er...由得佢啦,我諗冇咩既,最多我米淨睇唔講野囉[破涕為笑表情]」:紙製摩天輪
 
但下一秒,我的理性蓋過了慾望,重新主導...
 
我醒覺到,紙製摩天輪之所以在whatsapp上加我為朋友,是想要進這讀者交流群組,我怎麼可能恃著自己是樓主就把她私有呢?
 
「你唔介意既話,咁我加你架啦」:我回覆
 
「嗯,謝謝你'」:紙製摩天輪
 
把這頭像是女生的用戶加進群組後,果然一大堆男讀者立即主動跟她打招呼,關注她,我最不期得的畫面出現了...
 
「咦,有新朋友加入,係絲打?」


 
「哇,摩天輪絲打,Icon係你泥?真絲?」
 
「高登無絲打,呢個係例外?!」
 
「er...我叫紙製摩天輪,之前一直起高登到做cd rom,冇留過言」她尷尬地作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
 
她一時間成為了群組中的焦點,這使我心裡感到有點兒不是滋味...
 
不過她只是我的一位小讀者,又不是我的誰,即使有其他男生去主動認識她,我又有什麼權利去管呢?
 
她只是看著他們討論,自己很少發言,一兩分鐘後,男讀者也不再討論她了,只是討論劇情了。
 
而我雖然跟這位叫「紙製摩天輪」的女孩素未謀面,只是看過她那擋著嘴巴的大頭貼照,但那短短的幾句文字信息已經使我覺得她大方有禮,是個好女孩。
 
我再主動傳給她一段信息:「你對個個都係咁客氣架?」
 
「係啊,慣左...」:紙製摩天輪
 
「你寫到個女主角sad end左,搞到我喊囉!」:紙製摩天輪
 
她主動打開話題了,看來她應該是真的喜歡我的故事,而我就是故事的作者,我要把握這個優勢,保持她對我的好感!
 
「上一個故都係咁,咁我咪整喊你好多次?[破涕為笑表情]」:我回覆
 
「係架!上個都有喊囉!」:紙製摩天輪
 
看來她還是個相當感性的女孩,我的故事也沒有特別催淚,但也能輕易弄得她哭...
 
「咁點解一直以泥剩係個cd-rom唔cm既?」:我好奇地問,想了解這女孩更多
 
「冇啊,我電腦壞左上唔到網,咁手機上既話佢又要我升做咩VIP用戶,我又比唔到錢喎」:紙製摩天輪
 
「不過如果你出書既話我一定支持你架!希望起書展可以見到你,哈哈」:紙製摩天輪
 
我的讀者只是小小的一群,這女孩居然鼓勵我大膽地出書?!這想法雖然聽起來是異想天開,但她打出這樣的話,可能是出自於對我的欣賞吧...
 
「哈哈,我毒者太少啦,暫時就出唔到啦。」:我回覆
 
「係喎,咁其實點知你會咁中意個故事既?」:我問
 
「冇啊!只係果陣一見到音樂就即刻入坑啦!我好中意音樂故事,好似四月是你的謊言咁」:紙製摩天輪
 
我跟這女讀者聊完群組的危險後聊我的文筆、故事的角色等......
 
我跟她很投契,無所不談...
 
「中意音樂故事?你自己都有學琴架?」:我驚奇地問
 
「之前有既,宜家冇嚕」:紙製摩天輪
 
她也有學過琴,跟我一樣?!
 
我自己很喜歡鋼琴,也喜歡懂鋼琴的女孩!這使我瞬間對她好感大增。
 
「咁點解冇學既之後?」:我好奇地問
 
「個Miss個變態架囉!逼得我好嚴,我啲指法錯果陣佢會拎把尺打我架!」:紙製摩天輪
 
什麼?!這在什麼年代了?在這文明社會下學藝竟然還會有如此的體罰?!
 
「咁慘!咁你一定有童年陰影啦」:我回覆
 
「梗係啦,仲記得果個Miss超濃妝!」:紙製摩天輪
 
一說到鋼琴,我們都便得異常興奮。
 
「同埋我唔中意跟住佢果啲考級咁練囉,我中意自己彈完啲歌之後彈番出黎」:紙製摩天輪
 
「咁而家呢?仲有冇彈琴?」:我問
 
「有間中彈Jpop玩下咁囉」:紙製摩天輪
 
這女孩竟然還是如此的「毒」? 通常這年紀的女生不是喜歡本地廣東話歌就是沉迷韓星,她居然會喜歡日文歌曲...
 
「日文?[黑臉表情]」:我回覆
 
「做咩啫![哭泣表情], 聽日文冇罪[哭泣表情]」:紙製摩天輪
 
看到她這回覆,我不禁噗哧一笑,跟我有共同興趣已經令到我對她感到十分親近了,她還如此的喜歡撒嬌...
 
「冇話你有罪,咁緊張做咩姐?怕我過大海黎斬你?」:我回覆
 
「冇啊,咩喎...」紙製摩天輪:「咁你而家起澳門?」
 
「我意思係話你好毒姐」:我笑著回覆
 
「冇囉!我好中意影相,會周圍去架...」:紙製摩天輪
 
呵呵,我對攝影沒有什麼研究,但我有股衝動想要戲弄一下她...
 
「哇,咁岩啦,我都中意攝影架喎!」:我回覆
 
「咦,咁愛機係?...」:紙製摩天輪
 
我把自己的手機轉到背面,把那型號和鏡頭規格打出來,裝得好像在說相機一樣...
 
「Alcatel Idol X!」我努力地忍著笑打出:「FHD 13.1MP高清鏡, F2.2特大光圈」
 
「哇,玩得好pro啊?」:紙製摩天輪
 
看著我的手機,看到她這回覆,我當場棒腹大笑起來!
 
她還真的相信這是相機?!
 
「係啊,仲有Android 4.1配合Wifi極速上傳」:我笑著回覆
 
「下,極速上傳?...」:紙製摩天輪
 
我都已經說了手機Android系統,她還不明白!實在是傻得可愛,讓我隔著螢幕大笑不止。
 
「我Google左你比個名,係手機黎既?」:紙製摩天輪
 
「你真係傻豬黎既!我隨手拎起部手機打個規格出黎,你居然真係去search!」:我大笑著回覆
 
「喂啊!咁蝦我既你![哭泣表情]」:紙製摩天輪
 
這女孩又來對我撒嬌了,使我一時間不懂得如何去回覆...
 
這時,讀者交流群組中有人呼叫我...
 
「我地呢到得一堆numbers, 唔知邊位巴打打邊位,不如樓主cut一cut圖比我地睇下啲聯絡人名啦!」一位讀者在群組中這樣說。
 
我隨即暫時不理會紙製摩天輪,在自己的螢幕上截屏讓大家看到所有讀者的名字。
 
沒想到,圖片一傳出,我的手機便立即猛烈地震地起來,是她連傳了幾段信息來...
 
「又蝦我既[哭泣表情]!」
 
「我唔係叫紙製摩天輪囉,係紙紮摩天輪,紙紮囉!」:紙紮摩天輪
 
什麼?!原來由從到終我都把她的名字存錯了?!
 
但這一刻...
 
這位女讀者跟我有共同的興趣,跟如此會撒嬌,我實在太想把她私有化!!
 
還管什麼高登的暱稱?我要你作為女孩的真正名字,更親切地稱呼你...
 
我鼓起勇氣,踏出這一大步...
 
「咁save你高登名好毒啊,你自己個名可唔可以比我知啊?」:我回覆
 
她立即回覆:「Valentina...」
 
Valentina?...
 
好漂亮的名字...
 
我馬上把她的聯絡人名稱從「紙製摩天輪」改為「Valentina」,然後截圖傳給她,說:「而家much better,更加覺得起到同個真人傾緊計」
 
「聽日考Math[不悅表情]」:Valentina
 
等等,這女生正在考文憑試嗎?那麼我如此與她聊天使她分心,不正是在影響她的前程嗎?!
 
「哇,咁你仲唔即訓,我而家起到同你傾計都起到影響緊你前程!」:我回覆
 
「梗係唔怕啦,我既前程我自己負責!」:Valentina
 
「好啦訓啦,我都唔想叫你高登名啊,話比我知你咩名得唔得啊...」:Valentina
 
呵呵,我叫維吉爾,恰好也由是V字開頭...
 
「我叫維吉爾,Vergil」:我回覆
 
「嘻嘻,Vergil...」:Valentina
 
跟這女孩聊天時的感情很自然,很高興,就像是使我這枯木逢春一樣,但她明天要考文憑試,必需要早睡,我不能這樣自私...
 
「Goodnight Vergil!」:Valentina
 
「Goodnight Valentina」:我回覆
 
依依不捨地關上Whatsapp後才發現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跟聊了兩個多小時!
 
這晚我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睡,腦海中不斷浮現著與她的聊天記錄...
 
在這春天的四月遇到這位女孩,想不到我自己的人生也真的走進了春天。
第二幕:紙製摩天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