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情越伶仃洋
 
我買了最近的一班船票,就這樣登上開往上環的噴射船。別人知道的話肯定會覺得我是瘋了,但我自己確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噴射船發動了引擎,離開港口,從澳氹大橋的橋底穿出外港,向著遙遠的東方進發。
 
「維吉爾上船啦?」:星瑤看到照片後回覆
 
「嗯,好快,維吉爾就唔洗同星瑤隔成個海,開唔開心?」:我微笑著回覆
 
「但係你黎到咪冇訊號,冇得傾偈?…[難堪表情]」:星瑤回覆


 
「我會搵到有wifi既地方覆你,」我笑說:「冇得text一陣姐,但我地有得見啊嘛」
 
「好啦,希望快啲到星期一[難堪表情]」:Valentina
 
「我跟住落黎幾個鐘可能會冇訊號,但今晚我一定會搵你」:我回覆
 
果然,傳出這句後,我電話的訊號就一格一格地消失,我與外界失去聯繫了。我望出窗外,已經看不到我的家鄉澳門了。
 
而最糟糕的是我竟然開始感到暈眩,大概是因為我今早為她禁食,然後在空腹的情況下做了一輪劇烈運動吧。


 
我無力地趴在椅背的餐桌上...
 
我不能病倒啊,我還要去看Valentina。
 
......
 
昏睡了一小時後,我緩緩地抬起頭,望出窗外...
 
一棟棟宏偉的建築坐立在岸邊,後面全是密集的高樓大廈,一望無際,這磅礡的氣勢讓我從剛才的迷糊中醒過來...


 
我望向右邊,看到前面的公路上車水馬龍,龐大的車流沿沿不斷地流入西方,道路西方的盡頭是個藍色的大入口,上面寫著「西區海底隧道」六個大字...
 
上環,我到了,這就是她的城市---香港。
 
Valentina,我越過了伶仃洋,現在來拯救你了。 



辦完入境手續後,我來到信德中心,步入異鄉,人生路不熟的我感到連電話訊號也沒有。看著碼頭旁的電話亭,我明白到自己先要有網絡報平安和尋求進一步的援助。
 
我知道教會遍布港九十八區,但我懂得去的只有一間,就是位於離上環有一段距離的九龍塘分會。雖然有些教堂在香港島內,但那些都不與地鐵站相鄰。我不能冒險,因為我離開地鐵站後迷失的機率相當高,而且我在香港沒有網絡通訊,一但迷路就相當麻煩了。
 
我在上環站買了一張八逹通後,生硬地走進閘口,一開始連自己要乘往柴灣還是堅尼地城方向的列車都不知,也不知道怎樣轉車才能乘到九龍塘...
 


月台上的每個人都像行屍走肉般低著頭,只顧得走向自己的目的地。只有我孤獨一人在這陌生的月台裡尋尋覓,不知道自己要走哪個方向。無情的人流沖刷著我,更讓我感到孤單、徬徨和空虛...
 
「借開啦!」我乘著扶手電梯,後方突然有一名金髮男子直衝上來,粗魯地撥開我。
 
我被撥開後向後一方,發現原來所有站的人都只站在扶手電梯的右方,左方不斷有人走上來,怪不得我會被如此粗魯地對待...
 
跌跌撞撞,走錯了幾次路,再經過幾番查詢確認,花了大半個小時後,我終於乘到了九龍塘站。出站後,我疑惑地分析著附近的街道,我應該還記得怎樣走到教會...
 
就正當我過馬路時,一輪小巴從路的另一邊駛來,竟然絲毫沒有減速讓我過馬路的意思,它直衝過來,發出「嗶嗶!」的警告聲,然後就在我身前飛嘯而過!
 
我呆呆地站在這馬路前,心有餘悸...我實在沒想到這座城市的車子竟是如此兇狠,差點就要了我的性命。
 
在拯救Valentina之前,首先我要自救。我小心謹慎地走著,人生地不熟的我經過了迷失、徬徨和性命之憂後,在晚上七點多終於來到教會,可以稍作休息。
 
我來到教會喝了杯暖水後,立即連上了wifi,與外界重新獲得聯繫。一接上網絡,我的手機便震了兩震,是Valentina傳過訊息來...


 
「維吉爾到啦?」:Valentina
 
「黎左香港冇訊息,冇得傾偈?[哀傷表情]」:Valentina
 
「維吉爾平安冇事啊嘛?...星瑤好掛住你[難堪表情]」:Valentina
 
這個小女孩,竟然如此的緊張在乎我,讓我心中不禁感到甜絲絲...
 
我開始輸入想回覆這小傻瓜,不料我還未打完那句子,Valentina已經看到我上線,立即回覆我!
 
「係維吉爾!」:Valentina
 
「維吉爾起到![興奮表情]」:Valentina
 


「係啊星瑤豬,我起到啦」我自豪地把自己的座標傳到對話框中,回覆:「我同你而家係咁近,唔再係隔海啦」
 
「[害羞表情]」:Valentina
 
「估唔到維吉爾真係會越洋黎搵星瑤...[微笑表情]」:Valentina
 
「我話過要拯救你啊嘛」:我笑說
 
「維吉爾食左飯未啊?」:Valentina
 
......
 
「咕~」的一聲,我的肚子叫起來了。
 
雖然我出發前在澳門吃了個下午茶,但來到香港後舟居勞頓、四處奔波,再加上我本來就是個食量大的人,我現在需要吃晚餐才行啊。


 
對了,難得一場越過大海,來到香港,有機會的話我非常想跟我的讀者們出來聚一聚,我一向都喜歡把讀者們當作朋友。
 
我馬上打開那讀者交流群組,把自己的座標位發到對話框中,並回覆:「我黎左香港,未食飯,有冇人想出黎陪我食夜晚果餐?[太陽眼鏡表情]」
 
我滿懷期望地打出這一句,不料卻得不到什麼回覆,看來我在讀者們的心目中並沒有自己想像那麼受歡迎。那我惟有一個人去找些東西充饑了...
 
而最離奇的是我那衛星定位似乎不是太準確,它把我定位在好幾個街區以外的浸會大學,讀者們中沒人出來跟我吃飯之餘還誤解我...
 
「樓豬又界女!今次界女界到浸大!」:其中一位讀者回覆
 
......
 
正在我無奈時,我的手機又震了一震。
 
「佢地唔想,但我係好想同維吉爾食飯架,不過係星期六+夜晚,星瑤唔出得黎[難堪表情]」:Valentina
 
「唔緊要啦,反正我地星期一見」:我苦笑著回覆
 
我趁著自己現在有wifi可用,致電給在澳門的阿添和阿朗,問了一下附近的道路、地鐵和巴士站的情況,用心地記住後,便離開教會,又再次走上陌生的街,為今天的晚餐作打算。
 
為了節省開支,我走進城市大學,希望能在那裡的飯堂用上一頓美味又價錢合理的晚餐,但這大學說小也不小,我在當中也走了好一段路才找到往食堂的方向...
 
奇怪的是裡面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從我相反的方向走來,只有我一個人走向食堂的方向,大家都向我報以奇異的目光。而且那些大學生全都是一群群的,有些還是熱戀中的情侶,被他們這樣看著我,我更感到孤單...
 
經過了那貼著一張張熱血青年的意願的「民主牆」後,再上扶手電梯,我終於來到食堂,但到達目的地後,眼前的境象使我感到無比空虛...
 
食堂前的閘已經落下了,只有寥寥數位清潔工人在裡面清潔著桌椅。
 
白走了一趟的我黯然地離去,沿著原路回到又一城,最後來到美食廣場中最便宜的「譚仔」旁排著隊...
 
我想找個位置坐下,但幾乎每張桌都被一對對情侶或是一群群的朋友佔了,他們吃著牛扒,在小聲講大聲笑,我一個遊離浪蕩的背包客端著一碗稀稀的米線,感覺自己就好像不屬於這裡,不應該來到這商場,甚至不受這城市歡迎。
 
餓壞了的我終於找到一個角落坐下,雖聽著周圍熱鬧的笑聲,但我努力地忘記自己內心的孤獨,只顧狼吞虎嚥著這碗米線。
 
而在我吃到一半時,我的目光不禁落在鄰桌一位與我年紀相若的女學生上,她同樣是孤獨一人坐在角落,吃著最廉價的米線...
 
她一邊吃,一邊不停地劃著電話,明明已經什麼都重覆刷了好幾十次,卻還要繼續看著手機,裝作很忙的樣子,掩飾著自己的空虛和寂寞,臉上的表情卻出賣了她,盡顯出她的憂傷...
 
看著這學生的境況,我不禁想起同樣孤單,在獨自掙扎著的Valentina...
 
也不知Valentina她現在怎樣了,是不是正躲在房間裡,寂寞地抱著被單呢,努力地忍著淚水?
 
我拿出沒訊號的手機,連上了又一城的wifi...
 
「咁維吉爾晚餐點算啊?」這時Valentina剛好傳來一段信息。
 
「冇人陪咪自己捱譚仔,反正都好耐冇食過啦」:我苦笑著回覆
 
「如果星瑤可以出黎就好...[哀傷表情]」:Valentina
 
「唔緊要啦傻妹」:我哄道
 
「咁食完之後呢?去教友屋企未?」:Valentina
 
怎麼話題又回到住宿的問題上了?...
 
看著Valentina這問題,回想起剛剛數小時我在陌生的火車站、街上和商場內所經歷的一切,那空虛感又再襲來,包圍著我,使我感到有點徬徨和無力...
 
吃完這碗東西後,我沒有地方落腳,要流浪街頭啊。
 
我苦笑著回覆:「其實我就不嬲都好中意自己闖蕩既,而家仲難得黎到香港,梗係要行下夜街感受下呢座城市啦哈哈,仲有最重要係吸收寫作靈感!」
 
「哇...咁夜啦,你仲自己一個拎住行李亂咁周圍走,有冇事架?...」:Valentina擔心地回覆
 
「我個朋友住旺角既,我都係起旺角附近行下,跟住就去佢屋企架啦。我相信觀賞下啲MK仔女一定可以吸收到好多寫作靈感!」我繼續圓著自己的謊話,把自己的境況說得很好,不讓她擔心。
 
「維吉爾出左去又冇訊號,冇得傾偈[難堪表情]...」:Valentina
 
「不過維吉爾小心啲啦,要快啲去到教友屋企落腳啊...」:Valentina不捨地回覆
 
正當我在輸入回覆她時,本來就十分不穩定的wifi突然斷掉了連接!我想再連上商場的wifi都連不到了,我就這樣與外界失去了聯繫。
 
「頂!」我對著手機暗罵了一聲,然後便無奈地走出商場。我困惑地認著周圍的路,尋找火車站,天色不早了,我也是時候做好心理準備,要到旺角流浪一下,並找網吧「落腳」。
 
乘著地鐵時,看著路線圖上的「深水埗」,我回想起近來某電視台的節目裡面有描述到女主角出身平民所住的深水埗,那裡周圍都是市場和墟。
 
再加上阿添也說過深水埗有位「明哥」會派放免費盒飯給貧窮的露宿者,濟世扶貧。我想踏足這貧窮的地方,感受一下...
 
「旺角,乘客可以轉乘......」
 
我在旺角站下車後,在這鬧市中漫無目的地遊蕩著,亦用心地留意附近網吧的位置。這裡雖是熱鬧,但我既沒有心思逛街,也沒那麼多閒錢去購物,無法感受到半點喜悅...
 


街上情侶一對對,朋友一群群,我卻獨自一人背著沉重的背包,走在這陌生的城市中,沒有目的地,沒有同伴,沒有歸宿,只能漫無目的地流離浪蕩,想快點到天亮...
 
不知道走了多久後,我經過一間麥當勞,於是便走進去,拿出手機連接上那限時20分鐘的wifi,一連上手機便震了兩震,是Valentina傳過訊息來...
 
「星瑤著短褲都比人鬧...[不屑表情]」:Valentina
 
「維吉爾去左邊啊?咁耐都冇去到教友屋企既?[難堪表情]」:Valentina
 
我看著Valentina的訊息,龐大的空虛感又再包圍著我...
 
「屋企?」,我這晚無家可歸啊。
 
「好快架啦,我行多一陣就去」:我笑著回覆
 
「係維吉爾!」:Valentina興奮地回覆
 
「快啲啦,你冇訊號既話我地冇得傾偈...[難堪表情]」:Valentina
 
只是我實在是沒地方可以去,我也不想這樣啊...
 
現在時間才十點,離天亮還有很長的時間,這樣無聊地走下去也不是辦法,我還是約些人出來,稍為蓋過我的孤獨吧...
 
我打開WhatsApp上的讀者交流群組,輸入「有冇想出黎食宵夜?[太陽眼鏡表情],方便啲地點就番你地...」
 
但正當我想按下送出鍵時,我看著上方的對話,我三小時前傳出的那句「有冇人想出黎一齊食晚餐」已經凍結了場面,根本沒有任何人想與我為伴...
 
其實我並沒有那麼受歡迎,也沒有什麼人喜歡跟我玩,所以還是沒必要這樣了,既作賤自己,又打擾到別人。我刪掉打好的字,便關上手機,走出麥當勞,繼續飄泊...
 
但時間過得不快,也不知Valentina在這孤獨的晚上一個人會怎樣,一想到她我便感到心亂如麻,我也不想自己一個...
 
我承受不住如此的孤單感,於是便走到最近的便利店,希望買一張數十元的電話卡,讓我能上一下網...
 
「唔該有冇上網卡啊?」:我禮貌地向店員問道
 
店員聽到我的問題,看到我背著背包,便立即收起了笑容,黑著臉拿出一張數據卡放在桌面,不耐煩地說:「88蚊,可以用三日」
 
有必要這麼看不起人嗎?現在不是本地人就比你低一等嗎?
 
用88圓買一張電話卡就光是為了上兩天的網,這幾乎等於我在澳門一個月的電話費啊...
 
但為了與Valentina獲得聯繫,我暫且拋開自己的經濟狀況不管了。我買到數據卡後,從大sim卡中拔出適合自己手機插槽的小卡,插入電話後,馬上取得了網絡。
 
我馬上打開電話想傳訊息給Valentina,她卻剛好就在這時傳了一張相片過來,是她在床上睡眼惺忪的自拍照,顯出她的包包臉,相當可愛...
 
「咦,圓左咁多既你?」我看著照片,不禁會心一笑。
 
「咩圓啊?岩岩瞓醒喳嘛...[不屑表情]」:Valentina
 
「我親切啲,叫你波波好冇?好得意」:我笑著回覆
 
「咩波波啊?你就波啊[不屑表情]」:Valentina
 
「維吉爾波[不屑表情]」:Valentina
 
Valentina的一句句訊息就如蜜糖般滲進我的心中,讓原來孤單空虛的我感到無比窩心,她的一張照片就把籠罩著我的寂寞一掃而空。與她這樣甜甜地打鬧著,即使身處冰冷的異鄉,無家可歸,我也不感到苦了。
 
與她聊天雖是快樂,但這樣一邊走一邊輸入,過了一陣子後我又開始感到暈眩,就如我下午乘船來時那樣,大概是由於我舟車勞頓再加上用神過度...但孤獨的我想繼續與Valentina聊下去,於是...
 
我打算又再一次實施那大膽的舉動,但這次我絲毫沒有擔心或畏懼自己會像上次那樣被拒絕。經歷了這麼事後,我已經確信我和Valentina之間的好感絕對是相互的,而且我們現在的感情也比起幾天前深厚得多了。
 
「我望個mon望到有少少頭暈啦,不如轉call你好冇?」:我笑著回覆
 
一段關係從文字聊天開始,然後是通話,之後就是約會。我們總不能跳過中間那步就直接在星期一走到約會那步吧!現在通一通電話還有助消除雙方間的尷尬呢!
 
「可以啊,不過一陣先啦,我未沖涼...[難堪表情]」:Valentina
 
對!這次她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我笑著關上手機,稍為放鬆一直緊繃的精神後,再看看我眼前的旺角,感覺好像比剛才輕鬆多了。快樂其實很簡單,只要她開心,我就開心。
 
心癢地等了十多分鐘後,我的電話震動起來,是Valentina從Whatsapp上致電來!我看著螢幕上所顯示著的頭像,心跳開始「噗噗」的急升!
 
但我當然是鼓起勇氣,接聽了這來電...
 
「喂?」一把可愛嬌嗲的聲音從電話另一方傳來。
 
「喂...」明明是我先發起這通話,我卻只聽到自己那急速的心跳,不知該說什麼...
 
「做緊...咩啊你?」:我生硬地問道
 
「冇啊...啊!」電話另一邊的Valentina好好端的,突然叫起來...
 
「做咩事啊?」:我立即緊張地問道
 
「冇啊,跌左啲野喳嘛」:Valentina笑說
 
「你而家起邊啊?」:Valentina問道
 
「起旺角行緊,吸收靈感囉」:我苦笑說
 
「咁夜都仲唔返屋企,傻架你?...」Valentina的聲線聽起來有點擔憂。
 
聽她的語氣,既然她如此關心我,我就更不能讓她知道自己今晚要在陌生的網吧落腳了,讓她感到愧疚了。
 
「係啦,而家去深水埗行轉吸收入靈感,就去個fd屋企搵佢啦」我一邊笑說一邊走向地鐵站,準備乘列車到深水埗。
 
「有冇睇group啊?佢地一個二個呢......」
 
由於我和Valentina本來就每天都傳訊息溝通,而且十分投契,所以一打破開始時的沉默尷尬後,我們很快便熱烈地聊起來,不再有冷場。
 
我們聊著聊著,不知不覺間列車已經駛到深水埗,我懷著無比的好奇走出車站,第一次踏足這片「夜墟」...
 
「我到左深水埗啦,你有冇去過啊?」:我問電話另一邊的Valentina
 
「冇啊,不嬲都唔係生活起紅色線既人,剩係搭淺藍線」:Valentina不以為然地回答
 
我隨便找了個最近的出口走出來回到地面,我實在沒想到,這深水埗只是與旺角隔了短短兩個站,街道上的景象已經是如此的截然不同...
 
跟旺角那繁榮的鬧市不同,這裡的街道十分冷清,荒涼得像座劫後的死城一樣...
 
前方有位穿著背心的白髮老翁就靠著一個紙皮箱,身邊什麼也沒有,就這樣坐在街邊睡著,讓人看到都感到心酸。
 
「原來深水埗夜晚同日頭係咁唔同,係咁慘、咁窮架?」:我黯然地嘆息道
 
「下?做咩啊?」Valentina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什麼都不知。
 
「你有冇試過夜晚去深水埗?」:我問道
 
Valentina聽後笑說:「你覺得星瑤有得出夜街架咩?」
 
我在前面的街角轉左,眼前的景象使我完全驚呆了...
 
這裡是一個墟,很多人在這裡擺著地攤,賣的都是舊廚具、鞋子、爛衣服和舊唱片等破舊不堪的東西,這裡的人全部衣著十分貧窮,賣那些東西大概只是為了賺個幾十塊錢,但價錢一降再降都沒有人來買...
 
我看了看了他們地攤上的破爛,再看看這些可憐的人民臉上那頂著夜寒、無助、徬徨而痛苦的表情,我的心有如被錐著般的痛!
 


現在有些青年人浪費金錢、揮霍無度,有些人卻在貧窮的邊緣掙扎求存。我目光呆滯地看著他們,唱不出半句話,身子也僵硬了,除了心酸和心痛以外,什麼都感覺不到...
 
「維吉爾?...」:電話另一邊的Valentina溫柔地叫著我的名字
 
「維吉爾?唔出聲既?」:Valentina再一次叫著我
 
「啊...咩事?...」Valentina呼喚了我幾次我才從那沉鬱的傷痛中抽身出來。
 
「唔講野既你?...」:Valentina嗔道
 
「原來深水埗比我想像之中仲加要窮...」我呆道:「啲人慘到......」
 
我把看到的墟中的景象描述給Valentina聽,稍後抒發了我的悲傷之情。
 
「星瑤唔知要講咩安慰你...」:Valentina淡然地說
 
我站在這裡,其實也不能幫助這些貧窮的人什麼。但繼續看著他們這凄涼的境況,對心軟的我來說是種精神折磨,我完全無法承受此等煎熬...
 
我多站一分鐘都承受不了,惟有黯然地轉過身去,回到地鐵站,乘車回旺角。
 
「我冇事…」我苦笑說:「而家就去個fd屋企搵佢啦」
 
「咁就好啦…吖!」Valentina突然發出少女的叫聲。
 
「做咩啊星瑤?」:我擔心地問
 
「冇野啊,跌左啲野落地下喳嘛」:Valentina不好意思地說
 
「起上格床,小心啲啊你,因住自己都碌埋落去tim啊波波」:我笑說
 
「咩波啊?我唔係波啊!」Valentina的語氣聽起來十分孩子氣,明顯是在發小女孩脾氣,可愛到極點。
 
「波波」我再戲弄她。
 
「波波?維吉爾既新叫聲黎架?」:Valentina神氣地答道
 
「叫緊你啊波波,我想搵波波啊,冇人應啊?咁我收聲架啦~」:我誇張地說
 
「喂啊!唔準啊!唔係波波啊...你先係波啊!維吉爾波!可惡的維吉爾...」:Valentina嬌嗔道
 
小傻瓜,你這麼可愛,誰會捨得掛電話?
 
我們甜甜地聊著笑著,不知不覺間我已回到旺角,電話也幾次震動提醒我電量不足,所以我也加緊留意,尋找附近的網吧...
 
「可惡的維吉爾...其實平時呢,你啲朋友同教友係點叫你架?」:Valentina好奇地問道
 
「唔熟果啲咪叫弟兄囉,其他人就叫我英文名Vergil」:我如實地答
 
我哄道:「所以星瑤好特別架,從來只有星瑤會叫我維吉爾,呢個稱呼剩係你專用」
 
「哇,咁好啊?」Valentina的語氣聽起來十分興奮滿足。
 
「關於稱呼方面呢,其實我都用番你個名黎稱呼你」:我溫柔道
 
「叫星瑤唔好咩?你唔想咁叫?」:Valentina疑惑地問道
 
「可以吖,我叫藹晴」:Valentina答道
 
「Oh!海...晴?」我好像聽不清她名字的讀音,一時間有點疑惑。
 
「和藹個『藹』,藹晴」Valentina再重覆一遍。
 
「哦,海晴!」這次我終於聽懂了。
 
海晴,海晴,很甜美動聽的名字啊...
 
「唔係讀 『海』啊,讀『曖』, 曖昧個『曖』咁既音,我由細到大都比人讀錯名,就連個教左我兩年既Miss都讀錯!」:Valentina不屑地說
 
談到她名字的讀音,Valentina變得認真嚴肅起來了,讓我哭笑不得。
 
「下?...和藹可親,個『藹』唔係讀『海』咩?」:我疑惑地問道
 
「唔係囉!讀『曖』啊個字」:Valentina嗔道
 
雖然她的讀音聽起來是比較正規,更有說服力,但我還是故意戲弄她,說:「拿,我一出世就講廣東話,我廣東話係母語,完全perfect喎」
 
「得你啊?我夠係...」:Valentina不滿道
 
「拿!你今年先DSE,我大你一年,姐係我講多你一年,你係咪應該聽我講先?」:我笑說
 
「咩啊?而家講多我一年,廣東話就叻我好多啊?唔通我自已個名我都唔識讀?」:Valentina撒著嬌說道
 
「可能真係呢傻豬,哈哈...」:我心想
 
「係啦,」我溫柔地叫著她的名字:「藹晴」
 
溫雅和藹、充滿陽光的晴兒,好漂亮的名字啊...
 
「做咩啊維吉爾?...」:藹晴含羞地回應
 
「冇啊,叫下你個名......」就在我們情到濃時,我的電話突然沒電,自動關掉了!
 
電話大哥,你不是這樣開玩笑吧?!
 
現在的時間是十二點,藹晴平時大概就是在這時段睡覺,這電話一沒電就再也開不了,這樣的話我是連一句溫馨的晚安都不能跟她說了。
 
我既沒隨身充電器,也沒有後備電池,可惡啊…
 
......
 
我開始在旺角這茫茫的街道中開始找網吧,希望能盡快與藹晴重新取得聯絡,希望能趕在她睡前浪漫地說聲「晚安」。
 
時間到了十二點多,只剩下一些糖水店或是通宵的食肆還在營業,卻沒有任何網吧,奇怪了,旺角不是明明有很多網吧的嗎?!
 
可是我四處尋覓,疑惑地走遍那什麼「上海街」、「鼓油街」、「登打士街」等街道,就是找不到一家網吧。我越走越遠,走得離地鐵站越來越遠,開始感到有點迷失...
 
在這迷宮中兜兜轉轉大半小時後,我看了看前方的路牌,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叫「弼街」的地方,周圍的環境跟旺角有點不同,我左看右看都找不到什麼引導我往旺角中心的路標,我...迷路了。
 
我再向右走了一個街口,看到前方有一個港鐵的圖案!是地鐵站!終於得救了...我可以走進地鐵站,然後從D出口出站,重新開始尋找...
 
可是,當我走近地鐵站,眼前殘酷的現實教我驚呆了...
 
入口上方寫著「太子站」。
 
經過一輪亂走後,我已經離開旺角了,怪不得周圍的街道和店舖都格外陌生,也沒有關於旺角街道的指示牌...
 
而真正使我絕望的是,入口左方寫明了尾班車的開出時間,我看看手錶,發現尾班車在二十多分鐘前已經開出了...
 
我想倚靠Google地圖,但我的電話完全沒電,買了上網卡也上不了網。周圍的人流稀疏,而且這跟今日下午在火車站時的情況很相似,每個人都低著頭只顧著前往自己的目的地,樣子十分冷漠...
 
我已經不求什麼優越的住宿,連住的地方也不求,只想找家可供坐下的網吧落腳,我現在卻連這都得不到。
 
我如具乾屍般往反方向走回去,鬧市繁華的景象已不再,周圍的店舖陸續打烊,這冷清的環境使我這流浪異鄉迷路的人更感到孤獨、空虛和被遺棄。
 
就在這絕望的時刻,我經過了一個小巴站,是58S線小巴的站,那綠色的站牌上有兩個字吸引住我這麻木之人的注意...
 
上面寫著「大埔」。
 
看著「大埔」兩字,我與藹晴的一句句聊天記錄的影像浮現在我腦海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PGCIqt_klw
 
-------------------------------------------------------------------------------------------------------
「傻豬黎架,你點會一個人呢?Valentina,就算全世界都唔理你,我都會起你身邊支持你[微笑表情]」:我哄道
 
「遠水...[害羞表情][難堪表情]」:Valentina
 
「下?[害羞表情]Valentina十分驚訝,不知該如何回覆。
 
「你中唔中意打邊爐?[咧嘴表情]」我再補一句。
 
「真架?[驚訝表情]...可以既[害羞表情]」:Valentina
-------------------------------------------------------------------------------------------------------
 
維吉爾三世,你堂堂男子漢一名男子漢向這小女孩承諾要陪伴她、拯救她。是你先主動邀她出來約會的,你還有一頓豐盛的火鍋要跟她吃啊...
 
你刻意請假,越過伶仃洋,從上環開始自己乘車、找路,甚至差點被車撞,經歷了那麼多,全都捱過了!現在只差一步就到了,就這樣就認命,你甘心嗎?
 
......
 
不!!!我不甘心,我不認輸,我不認命!
 
我是真的在乎、緊張藹晴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我既然說要拯救她,那不論要承受多少苦楚和傷痛,我都必定要將她拯救!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沉住氣,冷靜下來,重整好思緒...
 
我再張開眼睛,看著這車站牌時...!
 
對了!我的手機沒電開不了地圖,街上也沒有路牌指示,但是...
 
但是車道上會有方向指示啊!
 
我穿出這小街,走到大馬路旁,果然,車道上方那藍色的方向指示牌分別寫「香港(西)、「油麻地」和「旺角」等。我就這樣走在行人路上,但沿著車道上指示來走,方向十分明確...
 
走了約十分鐘後,我果然回到了旺角,我打起精神,認真地尋找網吧...
 
走回旺角後,我認真地回想阿添給過我的提示...
 
「講網吧呢,旺角果頭就最多i-one同陽光架啦,你出左站會見到隔離有間莎莎既,Sasa對面就係間 i-one黎架啦」
 
......
 
我對附近的每一個地鐵站出口都加緊留意,但連續走了幾個都找不到,然後我來到近百老匯的一個地鐵站出口,可是那街上也沒有什麼莎莎啊...
 
正當我疑惑地看著這街道時,我看到了一間粉紅色的店,那是Colourmix,我望向對面,發現一道小門上掛住一串招牌,而四樓就是網吧!這次真的是得救了!...
 
「頂!咁大個人,連Sasa同Colourmix都唔識分,起到混淆我!」:我心中暗罵

第六幕:情越伶仃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