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1日 距離DSE 7個月。

每當我回憶起最初,思緒總不能平靜。
「登登登!」[你收到了一個whatsapp]
相識了12了的小學同學[盈]發了個信息過來,我看了看屏幕便不再理會,我想大抵都是無聊透頂的語句,又或許是和朋友的合照。
我滑動手指,解鎖屏幕。
眼前是一幅盈和一個女孩的照片,下面附送了一段錄音。
內容是:「豪呀,好正呀喂,我個fd屋企勁多零食。」
是的,我叫豪。
更新後,Whatsapp新功能很方便,錄音功能很傳情,用家的語氣超然於文字,不再冷冰冰。科技,又再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


於是我也錄音:「邊鬼個黎架?」
盈:「Cindy呀,我個best friend呀!」
我:「邊_個cindy呀,聽都未過呀!」
然後便懶得再回覆......

從這裡開始,兩條平行線開始向著彼此方向延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