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講述一個男孩經歷了他父親四次的重婚,現在又要來第五次,到底他和新媽媽如何相處呢?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你是沒有媽媽的孩子,你是一條毛,哈哈哈哈..."
"唉,都差唔多出門口喇。"

     於是便拖着一件小行李出發去機場,又準備回香港參加老爸的婚禮。心裏算着原來這一次已經是第五次回港參加婚禮。
從中學開始,老爸就把我送到外國留學,但每一次他結婚,他總要我回去參加他的婚禮,可能是因為小時候我經常問他"媽媽呢?"而他的答案這些年來都未變過只會答"佢忙緊。"從來沒有一正式的答覆,他才這麼堅持我一定要到場。
其實由我懂事後便知道媽媽沒有在忙,只是離開了我們。與老爸的感情也非常淡,平常沒有太多交流,只在要錢才和他多說一兩句話,所以每逢聽到老師說母愛有多偉大,又或者有誰說親人有多重要,所以對這些都大惑不解,也許因為我從來都未曾感受過一家團聚的歡樂,但直到那一次。


     中一那年,也是第一個由外國回港的假期,老爸來到機場接我回家,當時他面帶笑容很興奮地告訴我終於有媽媽了,當時聽到這消息後嚇得驚惶失措,同時心裏帶着一絲興奮,因為很想體驗失去多年的母愛有多偉大。而在之後便參加了婚禮認識我的「媽媽」,還記起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發現她很年輕,比老爸年輕多了,而她有着烏黑的長髮襯托着雪白的婚紗,臉上掛着一副和愛可親的笑容,然後笑着介紹自己。



"你好呀,我叫Sara,我會努力咁做個好媽架。"

然後這假期裏便和Sara媽一起渡過。
起初以為她會像其他同學口中的媽媽一樣每天炮製一大頓美食讓我大飽果食之慾,但可惜她每天除了睡到日暮三竿,起床之後又就一直在講電話,不然就在護膚美容。為何她沒有像別人口中的媽媽那麼慈祥體貼,也沒有對我噓寒問暖,跟在第一次見面是許下的承諾背道而馳,是否因為我並非她真正的兒子,又或者她認為我是個壞孩子呢?可惜事實是每一次當老爸在家的時候,她才會對我加倍關心,後來當我回到外國讀書時,她也會很偶然來電給我。也許這些只不過是他用作討好老爸的把戲。
雖然如此,但我並不在乎,心裏更很享受這樣罕有的愛。只不過歡樂的時光總在飛逝,在外國某一天接到了老爸的來電,他說

"仔呀,Sara媽走左喇"

然後他便掛線了,沒有任何的解釋,也沒有任何的道別,就這樣走了,媽媽就這樣離開我了。還記得當時哭得死去活來,但在不久以後,老爸又別結新歡,於是便又一次參加婚禮,亦迎接人生中第二位媽媽,她很年輕,頂着烏黑秀麗的長髮,比起Sara媽她更帶有一份成熟的味道,但這位媽媽的名字已經變得十分模糊,而她的態度和言行與Sara媽大同小異, 也許在她們眼中我只不過是一件用作討好老豆的工具。可惜悲劇一次又一次的重演,她離開了我和老爸,但這一次,不知為何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就只是灰沉了數天就回復正常。而其後的第三第四位媽媽,對她們的特別深刻的記憶就只是她們都有着一把烏黑的長髮,也比老爸年輕。而對母親的期望漸漸由興奮期待到不外如事,反正她們都貪錢,而並非真心愛我和老爸。而其後每次婚禮都只是為了給老爸的面子而參加,也許有沒有母親對我而言從來都不再重要。想着想着原來我已經步入了香港機場,老爸一如既往來接我回家。在回家的路途上他並沒有大多的說話和慰問,反而則問



"夠唔夠洗?"
"嗯。"

難道在他心目中錢,還是說找女人才是最重要?為何他總對我不聞不問?算了,家人根本不重要。



"差唔多夠鐘啦,行得未?"
"嗯。"



     這些年來老爸都要求我當伴郞,都不明白他為何不簡簡單單跟那些女人簽紙罷了,硬是要放一兩圍酒席和做一場似是而非的婚禮。老實說,到場的親友寥寥可數,大概為的不過是一頓便宜飯,怎會有人真心祝福老爸。真想有一天不用再去當他的伴郎,這些機械式的程序真是令人心煩。這一趟,老爸選用了會展旁邊的萬麗海景酒店的最頂層舉行婚禮和酒席。一向我就只負責來觀禮,什麼細節都與我無關,而這一次我同樣坐在一旁看著老爸他一臉認真地打點大小事情,但仔細一看那張帶滿威嚴的面孔雖然是如此的熟悉,但這些年來,那張臉慢慢加上一條又一條的皺紋,一次比一次的滄桑,原來,老爸已經年輕不再。突然那張嚴肅的面一變,面帶笑容走向一個正在準備室出來的女人。那個女人應該就是準新娘,她個子不高,帶着一把烏黑的長髮,身穿未完整的婚紗以方便活動,隱若聽到他們的耳語。"Carol,呀仔黎左,不如去同佢傾兩句。""好啊,我都見下仔仔。"說罷,那個女人便慢慢走過來,距離步近,便看清楚她的容貌,她有標緻的五官,但她沒有濃妝豔抹,只是涂上了鮮豔的口紅。她來到面前,率先介紹自己。

"你好,我叫Carol,雖然我唔知你以前啲呀媽點對你,我都未必係咩好媽媽,無論你當我係咩都好,我會盡力照顧你,希望你唔好嫌棄我,有咩就同我講喇。"
"哦。"
"點都好都多謝你黎參加,我去忙先。"

然後她便去接待比較早來到的客人。她對每一個客人都十分熱情,表現得大方得體,亦很健談,而每個客人看見老爸都說

"呢個好,咪走寶。"

這一晚,她表現得有多完美,我就會對她越來越沒有好感,因為以前的經驗告訴我老爸的老婆們都很會裝模作樣。
接着這個假期都要和她朝夕相對,就在之後的一個下午,剛剛被窩鑽出來,便聽到有人在門外輕輕拍着房門問

"肚唔肚餓駛唔駛煮野俾你食?"
"好,唔該"



其實在外國留學數年又怎會不懂如何下廚,就算以前回到家時,老爸都只不過點外賣或者到外面餐廳很少有機會食住家飯,心中知道有人為自己下廚,有一點點的興奮,不知是怎樣的菜色呢?
十分鐘後便叫我到樓下吃飯,在那張飯枱上,只有一個碗,而碗裏面就是出前二丁麻油麵附送兩條青菜...此時她就在我旁邊說"哈哈,雖然我唔識煮嘢食,但係我對碗麵好有信心,放心食喇"我當堂反應不來。當然了,現實和期望相差太遠。剛才還有一刻以為她會與眾不同,很快我就知她跟以前那些媽媽一樣,她整天游手好閑,每次看到她在家中就拿着iPad看韓劇,一看到我便迅速把它關起來,邊裝作做家務邊問

"你餓唔餓?"

其實我真的不明白,不論餓不餓只不過是碗公仔麵,有意義嗎?其後我便又準備到外國了,當天買過日用品便回家,一打開房門就看到有兩件大衣掛起來,看起來極之土氣,所以我並沒有把它們帶走,只是把一些衣服和日用品帶走,凌晨時分我便又要獨自離開家打車到機場,在踏出家門的一刻,突然那女人把我叫住,向我拿了的地址和交換聯絡電話,並說有什麼事件需要幫忙就隨時致電她,然後又很主動問

"洗唔洗送你呀?"
"唔洗喇。"

最怕就是這種無事獻殷勤的人。


     在外國生活就這樣平淡的過着,不過天氣開始轉涼,每天也得開暖氣來取暖,日子也不好過。在一個寒冷的晚上,突然來一個匿名來電



"我係Carol呀,你個邊生活點呀,我岩岩check左你個邊啲天氣,依加好鬼凍啵,你夠唔夠衫着架?"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問好來電,真的把我嚇呆了,以前一直的日子,老爸都不會打電話問候我,這回真的受寵若驚了,我緩緩的回應她,氣氛甚是尷尬,與她談話其間,談了些生活瑣碎的事。掛線過後,我並沒有太多的感觸,反而在想會否會是什麼把戲。誰不知過幾天收到一個由香港寄過來的包裹,一打開便就是那天沒有放進行李中的兩件大衣但它們仍然是十分土氣,最後就把它們放到一邊罷了。接下來的半年間,她每逢星期天就會打電話給我,由一開始的尷尬到後來成了習慣,就好像多個對自己關懷備至的朋友。萬事總有別離的一天,與這位"朋友"相處了大約一年的某天。"鈴鈴鈴~"手機響起了,來電顯示「老爸」。
其實每一次收到爸爸的電話只有兩件事,其一當然是喜事宣布結婚,而其二便是離婚。答案已經呼之欲出,接過電話,機械式的對話過後,沒有太多的感想,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受老爸的決定好了。在同一個星期天,沒想到Carol還會打電話來問候我,但她對和老爸的事卻隻字不提,與她談談天談談地。
這樣又平淡地過了三個月後的一個星期天,便很自覺地坐到一旁等著她的來電,等了很久都未有人致電,也許是忙吧,於是等了一星期又一星期,「Carol」都沒有再在手機上出現。

     "鈴鈴鈴~"鬧鐘響起,看看已經是早上八點多,肚子有點餓煮點吃的吧。到了廚房,把頭上的櫥櫃打開,只有些紅色包裝的二丁公仔麵。煮了之後捧著碗,走到那張飯枱放下,細看那碗麵,怎麼,怎麼好像少了甚麼,想着想着眼淚就這樣跑出來。原來好像錯過了甚麼,好像一直期望太多,好像從來未叫過她做「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