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樣的問題,但是出自阿偉的口中便成了兩個世界的問題了。阿偉在這樣問我的同時,語氣中彷彿帶著恥笑的味道,像是在訴說我這種只會讀書的人怎麼會來這個派對一樣。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本來阿偉真的是想隨口問問我參加派對的原因,但伴隨著那語氣在我耳裡卻是一句十分刺耳的問題,而我雖然知道這是阿偉的性格,卻也是不能殷然接受。這就是說話的魔力所在了。

所以在對別人說話時,當然首要是考慮清楚自己所說的話會不會對別人造成傷害。其次的是,語氣亦是一大問題。

「這是因為阿源叫我才來的。」
我目無表情,看似對他的問題不為所動,但內心卻像是被輕輕的劃上一刀。



他們看到我這個反應,好像也意識到說錯了話一樣,氣氛頓時變得僵硬起來。

『我們來玩遊戲吧!』
說話的正是阿源。阿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班上永遠充當著和事人,當同學之間出現紛爭時,他都會義不容辭的出面調停。

『好啊!』
『可是...玩甚麼?』
『對啊...這裡有甚麼玩啊?』
眾人都紛紛和議著阿源的提議,只是都沒有頭緒應該玩甚麼遊戲才好。



在這些樓上咖啡店大多都是讓人們辦一些小型派對,而且基本上都會附有一些遊戲用具以供客人使用。甚至有些比較特別的會設有歌唱系統讓客人在這裡一展歌喉呢!

『嗯...狼人?』
阿源指著遊戲架上的一副卡牌問我們。

反正眾人亦沒有甚麼想法,亦都只好順著阿源的意思玩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