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麼會,我可是平民而已啊!』
阿偉邊說著邊把手中卡牌反過來。被殺害的人意味著接下來的遊戲不可以再參加,只能從旁觀看著。

『好,那麼有人要動議嗎?』
阿源向在場眾人問道。

『我我我!我要動議阿雪!』
說話的正是阿恆,他臉上架上一副厚厚的眼鏡,額前有少許的頭髮垂了下來。他是班中那些有活動便會參加的人,所以和我們熟絡起來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

『好啊!和議又不用死的。』


阿怡舉著手說道。

的確,在這一輪完結後,決定要動議的人,若果猜錯了那人的真正身份的話,譬如說那人其實是平民的話。那麼動議的人便要和被動議的人一同退出遊戲,而和議的人偏偏不用退出,可以繼續。

只是在這一輪只有阿怡一個人支持阿恆,人數不過半數,所以動議不成立,阿雪不用退出,亦沒人需要退出。進入下一輪 。

在接下來的數輪,因為我內心偏頗的想法令我在每一輪都只是選擇拯救阿欣,而狼人每一輪都成功殺害一個人。最後結果是原來阿欣就是那個狼人,而我,卻一直都在保護著羊皮下的狼。

在最終結果出來後眾人都在責怪我這個醫生為什麼每次都救不到人,每次都有人被殺。我卻只是在傻笑。



畢竟,在愛情之下,人本就是盲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