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有幾多隻鬼?》
謎面︰
我屋企都算有D錢 住響半山西式洋房
有幾層同有部Lift響裡面果隻
我屋企有四個人 阿爸 阿媽 阿妹 同我
尋晚我地又如常咁響地下果層個大廳一家人食飯
「仔 唔好成日掛住匿響房度打機啦」阿媽成日都講呢句
「幾時先識得生生性性正正經經識返個女仔呀你?」之後一般都係阿爸駁住講呢句
「阿爸阿媽呀 阿哥有分數啦 阿哥之前咪帶過女朋友返黎囉」阿妹幫我口。
「車 霧水黎既」阿媽既回應。


我都懶得理佢地 食完飯就去左廚房斟水飲
之後一向都好錫我既阿妹都跟左入黎 仲講︰
「阿哥呀 講個秘密俾你知丫 我發覺我近排有左陰陽眼呀」
「哈哈 咁…你睇到D咩丫?」
「唔好講俾阿爸阿媽知 就好似頭先咁 我響飯廳度望到窗邊有對腳」
「哈哈 係咪小咪果對呀?」小咪係阿妹養既貓
「唔係呀 係對人腳」
「花園果邊?咁…仲有冇呀?」
「之前響你果層見過對手夾住響度門度」
「唔…唔係呱?阿爸定阿媽夾親手呀?」


「係一對油左紅色手指甲既瘦長女人手 你都知阿媽佢唔鍾意油手指甲啦」
「咁…唔係咁恐怖呀?仲…仲有冇添呀?」
「我果層都見過 不過唔好提喇 果個真係太恐怖」
「Eee…咪生人唔生膽啦,陰咩野陽眼丫,你唔夠訓就真,早D訓啦」
講真 我住最上層 仲要一個人訓 都咪話唔驚
我之後如常地搭Lift返上房 呢一晚我反反覆覆咁諗住頭先既對話
諗到想訓都訓唔著 所以之後咪決定搭Lift返落大廳斟杯奶飲下囉
點知…
(嘭)
部衰Lift卡住左響阿妹果層唔郁 好在部Lift好化學


我等左一陣 試過晒D制之後都唔得 咪真接打開度門囉
放心 我經常咁做既 我用左少少死力就打開左度Lift門
一打開 我發覺原來阿妹呢層好恐怖 「幾時變成咁嫁?」
一條又長又黑既走廊 兩邊都轉晒做紫色燈仔照明
咁既環境下生活 難怪阿妹攪到一對陰陽眼啦
我打開左Lift門之後擒出Lift
「喵~!」突然響身後傳黎貓叫 真係嚇到我死咁滯
我驚起黎都冇諗喇 立即就衝去走廊盡頭條樓梯度
點知…
「哇丫!」響中途…
我…
見到個人頭飛過…
仲入左阿妹個房

雖然呢一晚最後我都冇事


只係開晒屋企燈打機打通頂
但係第二朝一早我就同左阿媽講左呢件事
而且阿媽亦即刻就請左個大師黎處理D的鬼怪
「大師呀 我屋企究竟有幾多隻鬼呀?」我問
「一二三四 應該係四隻」
之後大師話攪掂左 所以我都安樂晒

今晚又可以如常地咁一家人響大廳食飯
點知飯都未爬一啖姐 阿妹就咁講︰
「條師父根本冇料」
「囡 唔好亂講野啦」阿媽回應
「D鬼仲響度」阿妹再講
「咁你仲見到D咩呀?」阿爸都忍唔住出口問
「咪…好似而家我地前面呢個窗口咁 明明就仲有對人腳響度」
阿妹嬲爆爆咁企左起身直指窗口


我雖然都有D驚 但係依然扮鎮定笑住口問︰
「咁你話喇 屋企究竟仲有幾多隻鬼呀?」
而阿妹佢乜都冇講 只係用一對堅定既眼神望住我
同埋做左一個Good既手勢
我諗左一諗 之後…
我去左打一個電話
自此之後 阿妹既陰陽眼亦都好返晒
原來我比大師仲要犀利呀 哈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