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尺人》

謎面:

夜闌人靜,我獨個兒背著沈重的工具包,拖著疲憊的身體,一步一步的走上山頭,穿過叢林,走過溪澗,終於到了我的目的地,邊境的鐵欄,沒錯,我就是做鐵欄維修的,看到只有一個警衛站崗,我不禁問他︰「你一個人在這,不怕嗎?」他並沒有回應,依舊企得筆直,除了風聲﹑草動聲,還有一些動物叫聲,奇怪的是,那警衛竟然沒有呼吸聲,可能已經習慣環境了吧,連呼吸聲都變得那麼細,或者變得像風聲一樣。

這裡是邊境地區,聽聞經常有偷渡客出沒,所以有如此警衛在此,可能不是什麼奇怪事,只是我大驚小怪吧。我拿出電筒及工具,小心翼翼地開始修補破爛的圍欄,圍欄有四道,大概是安全理由,我先割開前面三道圍欄,去維修最外面的,慢慢一層一層修理好,突然聽到鐵欄外面的山坡有斷斷續續的爬行聲,我想大約是真的有偷渡客,我探頭用電筒一看,真的是有個人呀,他…他的樣子,半邊面腫脹起來,半邊面就如樹皮一樣,一層層的,我慌得連忙關掉電筒。

因為電筒的光線曾照射他,我想他定必會躲起來一會兒的,我就不開電筒,一邊盡快修好鐵欄,一邊用心望住剛剛照到他的位置。



我見他有動靜了,但是…我有看錯嗎?他正在爬行的雙手…就好像多把曲尺連在一起一樣,爬上來的動作就如蜘蛛爬行,感覺很可怕,我還感到他極有可能憑著那雙曲尺手攀過圍欄的,我連忙搖動那警衛,但是他依然動也不動的,眼看著那曲尺人越爬越快,就快上到來,我不能再依賴這警衛了,只好把工具包放棄,轉身就逃離現場。

翌日,我心神還未定下來,只看到電視上有個有關邊境的新聞…新聞內容大致是說邊境鐵欄損毀嚴重,相信有不少偷渡客已利用該處偷渡入境了。「叮噹」門聲響起,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兩位警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