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跑》

謎面:

我習慣每晚半夜都會落街跑步 貪既就係個份寧靜

漆黑既夜晚 只有昏黃既街燈陪伴住我 一支又一支既街燈

就好似一個又一個人為我吶喊一樣 使到我越跑越快 越跑越有氣力



但係...自從一年前既一次意外 我再唔能夠一個人半夜去跑步

幸運既係 我搵到佢 佢陪伴住我一路跑 大家雖然甚少對話

但係總覺得好快樂 一路跑 會一路笑 街燈依舊為我吶喊

不 現在是我們才對

「又咁夜跑步呀?」每晚都會經過既一個涼亭 每晚都會遇到既一個老伯



我只會及頭回應 老伯仲會有句稱讚 「呢個人真係犀利。」

每次我既跑伴佢都會跑大約二十公里就會停落黎 呢個係一般職業選手訓練既距離

而我就會繼續跑 繼續練習

記得有一次 佢跑完步問我

「點解我未聽過你有喘氣聲既?」



「係咩? 應該係跑得多 習慣左」

我心諗呢個或者就係我日日跑四十公里既成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