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咩係鍾意?咩係愛? 有人一生都搵唔到情人, 有人搵咗一生都唔知邊個係真愛。 你呢?



噚日,我同阿詠行行下街嘅時候,佢突然間問我:「點解你會鍾意我嘅?」

「因為係你靚囉。」冇錯,就係咁膚淺。呢個答案係絕大部份男人鍾意一個人嘅先決條件,唔信你睇下大部分嘅豬排係咪仲係單身?你試諗下,一個人嘅外表唔討好,邊會有心去了解佢內在?所以奉勸大家一句,千其唔好信個啲話鍾意你夠斯文,夠溫柔之類讚到你天上有地下無嘅說話。

「但我會老,樣會殘,咁你之後咪會唔鍾意囉。」阿詠邊講邊擺出一副發嬲谷起塊面嘅樣。

「所以而家已經唔鍾意啦。」話音未落我已經感受到心口好似俾架火箭撞落嚟咁,痛到跳舞。

「喂呀,我都未講完呀,其實我唔鍾意你好耐啦,因為……我愛你。」



「哼,咪一樣,有咩唔同呀。」

「不如你聽我講個故事丫。」

「以前,深山入面有一對夫婦,男嘅傻,女嘅癲……」講講下,突然俾阿詠打斷。

「喂喂,又傻又癲又深山,青山咋掛,你咩故事嚟架,咪係到作喎。」阿詠哭笑不得咁講。

「cctvb嘅劇古代有烏龍茶樽,現代識突然換衫你都係咁追啦,癲同傻嘅係深山結婚點會冇可能啫。嗱,唔好再打斷我啦!」



有一日,癲嘅問個傻嘅:「傻佬,點解你肯為咗放棄哂屋企所有嘅錢,都要同我係山到捱,乜都由頭開始過,連屋都要自己起呀?」

「因為我愛你。」傻佬嘅答案好簡單直接。

癲婆:「但你唔愛你屋企啲錢咩?啲錢真係夠你用十世,條件仲要係只要唔同我一齊,點解你咁傻架?」

傻佬:「錢係人都鍾意,但我愛嘅係你。」

癲婆:「鍾意同愛有咩唔同啫,你真係當我傻架?」



傻佬:「鍾意就係希望自己嘅付出有收獲,係雙向架,當對方停止咗回報,另一方都會唔再付出,簡單啲講就好似場愛情交易咁。而愛就係無條件咁付出,不求回報,就算望唔到收獲都會繼續,因為愛係一種好深厚嘅感情,隨住時間而升華,絕對唔係一場交易。」

癲婆:「丫,好難明呀,咩交易唔交易,唔理呀,總之我話一樣就一樣啦。」

「故事到呢到,聽完你又明唔明呢?」

「我剩係feel到有人曲線話我癲婆囉!」阿詠扁住咀咁講。

「唔係呀,你誤會咗啦,都冇曲線話你,跟本曲到直啦。」話畢我個心口又中「箭」。

「咁你會唔會一直愛我架?」雖然問得好漫不經心,不過你呃我唔到嘅。

「嘩,一直愛你咁蝕抵,乜嘢回報都冇嘅,都真係要諗下架!」

「去死啦!」說罷阿詠就甩開我隻手,自己行前。



我對住佢嘅方向大叫:「阿詠~~~~~~~~~~~」

當詠擰轉頭望過我個方向,佢成個人呆咗。

我就半跪咗係佢面前,手上係我一路準備咗好耐嘅求婚戒指。

「咳嗯,無條件咁愛你一世實在太唔抵啦,所以容許我貪心啲,有一個條件----嫁俾我,俾我同你組織一個小家庭,永遠係你身邊,做你永遠嘅避風港。」

「阿恆…」阿詠就好似仍然未識反應咁,而眼淚就不停咁流。

「嗱,唔say no當你應承架啦。」

我起身,抱起阿詠,完全無視街上嘅人嘅目光咁大叫:「我終於得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