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受上天允許,你將可任意分配自身的運氣,改變一切隨機的變數......」

  「每名逆運者都會獲得一件信物,手持信物即可使用擁有者的所有運氣。」

  「你的信物是:書枱上的五蚊銀。」

  這個夢說的話很奇怪,有一部分我聽不懂,更多的是當我醒來時已經忘記了。我從夢中醒來,手按着頭,總覺得全身與平日有點不同。說不上是不舒服,只是感到好像有股氣在身上流動着。我拿起枕頭旁的手機一看,「糟糕!」

  現在已是七時半了!不知為甚麼今天睡得特別熟,竟然聽不到鬧鐘聲響!我馬上從床上彈起,以最快速度梳洗換校服,連早餐也沒有時間吃了,拿起書包便準備出門。



  呀!還有筆袋未拿。我回到睡房,拿起書枱上的筆袋,準備轉身離去時,書枱上的一件事物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塊完整明亮的五蚊銀正放在我的枱中心。昨晚臨睡前我明明沒有看見這塊五蚊銀呀,怎麼無端端會出現?

  時間不容許我再作思考,只得也帶走它,怱怱出了門口。

  我家離學校很遠,平日光是車程便要花上半小時,再加上現在已到繁忙時段,又要等車,今日定要遲到了!但畢竟我心中仍存着一絲希望,便繼續向巴士站奔跑。

  「求神拜佛,巴士千萬不要遲到!」我剛好到達巴士站,離遠便望到一輛巴士駛來,正是我要坐的那輛!今天巴士站也出奇地沒有大排長龍,我便輕快上了車。

  「呼」,我輕輕的歎了口氣。想不到今天搭車如此順利,應該還能趕得及回校吧。



  一路暢通無阻,巴士竟順利到站,時間還只是七時五十五分。我詑異地笑了笑,早知今日這麼快到,一路上便不用那麼趕啦。

  回到班房,我的死黨兼同班同學阿臣便向我大叫:「喂阿明,今天又那麼遲呀?」我應道:「沒有遲到算好運了!」阿臣笑道:「要是你又遲到,miss law可要特別『招待』你了!」miss law是我的班主任,以嚴厲見稱。我笑道:「嘻嘻,我可是出了名的幸運小子,單憑miss law就想捉到我?」

  阿臣哈的一聲,道:「幸運小子,虧你講得出。我打聽到miss law今天會調位,我就想看看你有多幸運?說不定你最後要跟阿欣坐呢!」阿欣可是我們級數一數二的豬扒,樣貌身材舉止無一可取不在話下,說話還要粗聲粗氣兼無禮貌,好像全世界都久她錢似的。我只得反擊說:「看你跟她這麼登對,說不定miss law想撮合你們呢!」

  但其實做過學生的都知道,調位最希望莫過於跟自己心儀的女生一起坐。不過自己心中也知道那機會十分渺茫,失望幾次過後也漸漸不以為然了。我斜眼望向她,只見她仍和身邊同學有講有笑,笑容燦爛得就如春風一樣。

  「如果我能跟她一起坐便好了。」我心中歎道。



  「各位同學回到自己位置。」miss law快步走進課室,手上拿着一份表格。「這個位置大家也坐很久了,想來大家也想調位了吧。我現在手上拿着的是新的座位表,大家可以看看。」

  只見投射幕上顯示了一份excel表格,上面寫滿了我們的人名。我急忙從中尋找自己的名字,「啟明…啟明…」有了!而身旁寫着的人名…...

  是她!

  我心中噗噗地跳着,一時三刻還不知道如何反應,只想到從開學起一直想着的願望,現在竟便實現了。

  我望向遠處的她,只見她也轉頭望向我,微微向我笑了一笑。那微笑美得能融化寒霜。我可不能在她面前失儀,也回報了一笑。

  未來三個月,身邊坐着的便是她了,日子應該幸福得很了吧?還未開始調位,我的心便已飛向了天堂。

  慢着!事情該沒有那麼簡單。今天搭車出奇地順利,現在我又能跟她一起坐,全都是巧合嗎?我忽然醒起一件事,從褲袋中拿出那塊五蚊銀。

  那塊五蚊銀反射着光亮的色彩,看不出跟其他五蚊銀有甚麼分別,但又好像有點不同。



  難道是它?

  「...…你將可任意分配自身的運氣,改變一切隨機的變數......」夢中的話漸漸在我腦海中浮現。那就是說,只要我心中想着一件事,便可以控制它的結果?我馬上望向那份座位表,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只見阿臣身邊的名字,便是阿欣!

  我凝望着手上那塊五蚊銀,不得不相信它的奇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