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原來護士學系收這麼多人嗎?
 玄凜賊頭賊的出現在一個講堂門口,這個階梯教室宛如演奏廳, 大得大概可以容納六、七百人。這是玄凜在康南第一課基礎生物課, 她深怕自己遲到很早就爬   起來, 可藺殷攸比她還早, 睜開眼就看見她悠閒的坐在鄰桌喝熱茶。
「睡不好?」
「先早餐。」藺殷攸的淡然已是回答。
  她拿了兩個泡麵去廚房, 路過其他兩個房間, 倫天語的房​​間還是暗著的, 而那雙人房門縫亮了燈。她停下來, 回到自家房間多取兩個… …

  玄凜找好個角落坐下來, 講堂越來越多人, ​​她的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一個人嗎?」雁亦南咧開咀笑著, 他身旁還站著面無表情的林書夜。
「你…」玄凜嚇得不懂反應。
「剛才聽你同房說, 你叫玄凜是吧? 我叫雁亦南, 運動科學系的。」


「你叫我cool就好了, 我坐在這你該知道我是神馬系吧?」
「我怎知道, 這是每週兩節的公開課, 全部有關生物的學系也要上啊!」
「額, 是嗎?」 玄凜這才瞄到上課日程那小行寫著公開課的備註「 好吧, 我是護理系的。」
「噢, 對了。」 雁亦南坐下來, 指了指旁邊的損友「 這一直擺臭臉的, 叫林書夜, 獸醫的。」
「臭你妹夫。」林書夜一手拍開討厭的手指,語氣郤不失優雅。
「書夜寶貝, 別生氣, 我們來個基情四射吧~~~~」 雁亦南一手摟住瘦弱的林書夜立刻一臉無奈一邊小心觀察玄凜的表情。
  林書夜?  這麼好聽的名字居然是個痞子。 
  洋鬼子教授姍姍來遲, 開始了高考課程生物的複習。
「Can anybody tell me what is the function of the coronary artery?」教授一聲提問, 整個講堂陷入死寂, 教授卻看過他們仨的方向。
  玄凜的頭低得無可再低, 高考過後沒有再揭過一頁書。旁邊一直在桌子底玩手機的雁亦南更不用說, 整個人僵直的。



「The function of…..」 這時, 林書夜卻不緊不慢的站起來, 以流利的英語回答。整個講堂一片嘩然, 教授滿意的連連點頭, 課又過了個多小時終於完了。雁亦     南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一頭靠到林書夜的背上。
「剛才還好有你, 嚇得小命不保了。」
  原來是學霸。玄凜暗忖, 邊察看手機—藺殷攸:
  在超市等你

「cool你上哪了?」雁亦南問
「小攸叫我去買日用品。」
「一起吧, 大家也住1208, 學校的泡麵難吃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