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被傳送到自殺森林,深夜出現那該死的嗡嗡聲,還經常遇到那未知生物。在這麼一個環境下,伏熙終於都感受到死亡的壓迫感。

「就跟對上安祖時一模一樣,那股壓迫感!」伏熙心裡蒙上一層陰霾。他那緊繃到極致的神經根本無法放鬆下來,腦袋裡想到的只是如何加強神社的防備。

「地雷,地雷。。。。。。要更多的地雷。」伏熙像一個瘋子般拿著反步兵地雷走來走去,想要找合適的地方放置。

「伏熙,伏熙你在幹什麼?」艾斯察覺到他的不妥,她徑直走到伏熙身邊打算了解他在做什麼。

「你沒看到嗎?安裝地雷啊!」伏熙向她呼喝。



「你已經設置好地雷陣了而且我探查過你的佈置,那個地雷陣十分完美,沒有一絲空隙,你不用再設置更多!」艾斯第一次對伏熙的行動作出抗議。

伏熙憤然轉過身來,指著她大聲呼喊:「你知道嗎,我曾經來過這裡!就是這個青木原,那次我差點就死了這裡!」

伏熙接著說:「我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啊!」說完他就拿著地雷和剛才收集回來的繩索往神社的邊緣跑去。

「伏熙,你去哪啊?」艾斯看似不放心他一個人,也就跟了過來。

伏熙叼著燈筒,跑到綁著細繩和鈴鐺的大樹前。再用剛才找到的繩索再在樹上綁多一次,製造一個障礙讓人無法輕易通過,然後在底下面多埋一個地雷。



「雖然浪費很多材料,但是無論是任何生物想要通過這裡都是極期困難。如果是想潛入就會觸發繩子下面的地雷,要是想跳過去就會觸發埋在兩步之遙的地雷。」伏熙開始預計敵人的進攻方式。

雖然現在天色差不多全黑了但靠著艾斯的魔法光源和手電筒,伏熙還能把前面的路看得一清二楚。

經過一輪勞動後,伏熙終於增補了神社的防線。如今地雷陣可是按照九宮八卦陣而排列的,就防禦而言絕對是萬無一失。不過其代價就是伏熙耗盡了所有的地雷。鬆了一口氣後,兩人回到神社開始吃今天的晚餐。

吃飯的時候伏熙還不忘向艾斯打聽那隻怪物的情報。

「你所說的好像是我家附近流傳著的一個都市傳說。我們叫牠slender man也就是森林暗鬼,它是一隻。。。。。。住在森裡的怪物,但是偶然會出來拐走小孩。」艾斯看起來也相當害怕。



「它有什麼能力?這是最重要的!」伏熙繼續追問。

「我也不清楚,關於它的消息都是都市傳說,我也沒什麼了解。只是你說的特徵和我聽回來的傳聞一模一樣而已。」艾斯看來也不知道。

得知艾斯沒有情報提供,伏熙也閉上了嘴各自吃著自己的晚餐。

吃完晚餐稍稍收拾一下,圓月已經掛在了頭頂。時間來到晚上的九點左右,見狀伏熙就在神社右邊打開剛才撿到的帳篷。

「今晚我都會守夜,你留在左邊的帳篷我就在右邊的帳篷,我們既可以看到對方的盲點又可以互相支援。」伏熙對艾斯解說道。

「其實你可以留在神社裡面休息,我會好好的守著不會打瞌睡的。」艾斯拿起一根金色的權杖,她看起來對自己有信心。

「我覺得今晚會有事發生,所以我也守在外面,不用擔心我。」伏熙沒聽她的意見。

接著兩人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艾斯盤坐在地上,把她的金色權杖放在大腿上然後默默地念著我聽不懂的咒語。



「這是什麼,難道是魔法類血統的修煉方法?不管了,我還是先照顧好自己吧。」伏熙半躺在帳篷里閉目養神。時間飛逝,面前的叢火已經加了兩次柴。伏熙再看看手錶,上面顯示如今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

「應該差不多了。」伏熙把提爾鋒緊緊的握在手裡,然後從後面拿起裝滿彈藥的衝鋒槍。

對面的艾斯依然默默地盤坐在地上,沒發出一點聲響。叢火映照著她潔白無瑕的臉龐,即使是在這種環境下伏熙依然覺得她十分漂亮。

「應該是國際大明星吧。」伏熙心內給了她一個評價。

這時伏熙的聽力捕捉到森林的一絲怪聲,裡除了風聲以外還夾雜著奇怪的聲響。而且那個聲音的來源正快速接近神社。

「slender man嗎?」伏熙慢慢站起來,順手拔出了提爾鋒。衝鋒槍已經對準了黑漆漆的樹海,那隻怪物敢出現就賞它一排子彈。

「艾斯起來,敵人來了」伏熙向對面帳篷喊道。



「好!」聽到伏熙的聲音她也站了起來,手上的金色權杖上金芒流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