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伏熙和金次已經把需要的木材收集完,也綁好準備搬回神社。但此時此刻金次卻突然停了下來。

「嗯?」伏熙留意到他的不妥,也馬上停下手邊的工作。橙黃色的夕陽已經越加昏暗,暗淡下來的陽光也在提示他們該時候回去了。

「金......」正當伏熙打算開口的時候,他也聽到了那股不尋常的聲音。是那股駭人的嗡嗡聲,這次嗡嗡聲比上次還要響亮一點,還帶有一絲急促的感覺。

伏熙與金次頓時四目交投,只需一瞬間的交流兩人就明白了彼此的意圖。

伏熙立刻發動納天戒把手邊的木材全部都收起來,說起來那些木材的數量和體積都不少,把這麼大質量的物體運進納天戒令伏熙有點頭暈。



「伏熙你先走,我殿後。」金次當機立斷,接著兩人就開始拔腿狂奔起來。

在這麼一個昏暗無光的環境下移動很容易遭受到攻擊,光靠伏熙的手電筒的光源遠遠不夠。

見狀金次立刻舉起金色的金剛杵大喊:「明光杵!」一股明亮而柔和的白光隨即從金剛杵上發出,照亮了兩人的退路。在金光的照耀下他們輕而易舉就找到了回到神社的路。

在兩人飛奔之下,不消一會就回到了神社附近。當他們以為安全時,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聲已經在不遠處。

「來了!」金次察覺到那個聲音來源的逼近,兩人馬上扭過頭來。果然,遠處出現的是一隻身穿西裝臉上沒有五官的怪物,也就是那個slender man。



他兩米多高的身體正用背後的蜈蚣腳觸手支撐著,並在地上快速竄動,那密密麻麻的爬行聲就是觸手所發出的。

「是它!」伏熙心中一驚,反射性地拔出手槍對著它連開了三槍。

這三槍都命中了它的主幹,不過它絲毫不介意這點傷勢,它的「腳步」沒有一絲停滯,仍然以極快的速度逼近。

在耳邊迴響的嗡嗡聲已經成為了煩人的吵鬧聲,嚴重影響每個人的判斷力。

「伏熙,掩護我!」金次臉上的神情無比凝重。



正當伏熙打算從納天戒裡拿出重型機槍,那怪物一下子發出凌厲的尖叫聲。那叫聲聚成了聲波,筆直衝向了伏熙。

聲波轟到耳邊,「嗡」的一聲後伏熙瞬間失了聰。聲波擾亂了伏熙的思維,並令他的頭痛得好像要裂開,那股聲波就像一柄利刃貫穿了伏熙的腦袋。

「啊啊啊!」劇痛使伏熙不禁跪了下來。

「伏熙,你怎麼了?」金次似乎沒有被這聲音影響到,連忙跑到伏熙身邊打算扶起他。但此時此刻,伏熙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的情況已經不容許金次去關心他的隊友,因為那怪物已經衝到二十步開外了。金次臉上一陣抽動暫時放下伏熙,舉起金剛杵就打算獨自一人面對怪物。

此時樹海近乎全暗了下來,黑色的樹海瀰漫著一股噬人的恐怖感。黑暗像有了生命力,不斷地把每一件事物都吞噬殆盡。在這個情況下金次唯有再次運轉體內的法力,全力灌向金剛杵。

「明王盾!」武僧面前浮現了一個淡金色的大盾,比剛才對戰伏熙的時候更凝實更光亮。盾上彷彿寫著什麼佛文,可是經文卻虛幻得不清不楚。

「砰!」那隻穿著西裝的怪物猛然撞上了大盾,發出一道沉厚的撞擊聲。



第一次攻擊沒有奏效,那隻怪物沒有放棄依然死命撞著大盾。同時它又用背後的觸手猛刺著那虛幻但又實在的金盾,拼命似的衝向金次。

「嗚嗚嗚!!!」那個傢伙同時發出不知名的駭人叫聲。

「可惡,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妖怪?連明王盾都不怕!」金次也被面前的這隻奇異的怪物嚇著。

在無臉怪物的一輪狂攻下,金盾表面開始出現裂痕。

「肉搏?弄不好會死!」金次頭上滿是冷汗。他轉過頭大喊:「伏熙伏熙,你還行嗎!」

伏熙勉強穩住身子,頭痛的情況雖然隨著時間的過去好轉了一點。但他還是沒有辦法集中到精神,這個虛弱狀態下伏熙唯有拔起手槍使勁地射向怪物,但是手槍子彈的威力好像沒什麼用。

這時金盾的裂痕已經佈滿了裂痕,看樣子撐不了多久。就在伏熙、金次兩人打算拿起神器拼命的時候。幾個淡黃色的光球從後面飛來,砸在怪物身上就瞬間爆炸開來,暫時炸退了那隻東西。



「你們沒事吧?」穿著黑衣的艾斯從後面出現,她應該是聽到戰鬥聲音還有看到金剛杵上的光芒而趕來支援。

這時金色大盾已經被撞得七零八落,金次見機不可失,轉身拉起伏熙就往神社那邊衝。

「拖住它,我要先扶伏熙進神社!」金次朝艾斯那邊大吼,

艾斯立刻祭起魔法光球打算轟向slender man,可那隻怪物也知道窮寇莫追的道理,很快就退向樹海深處。畢竟它另有計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