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探測伏熙在不在附近!」金次猛然回頭向艾斯咆哮。

艾斯立刻舉起法杖用力往地下一插,一股肉眼可見的金色波動隨即從杖上傳開。金色波動一直從地下延伸,直到遠處。

不消一會結果就傳來,而艾斯的臉一下子煞白了。「沒有!」艾斯瞬間陷入不安中。

「糟了!」金次轉身就往外跑。

「我去找他,你不要跟過來!」金次深知這時踏出防線外無疑是找死。



艾斯遲疑了一會,她看了看手上的清心丸還有神社裡的提爾鋒,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那個在海灘上餵吃清心丸的人,他的背後也掛著一把東西。艾斯摸了摸身上的古銅內甲,想到被人抱起那種奇特的觸感。一切線索在她腦海里攪動,很快便歸納成一個人影。她馬上衝進神社拿起提爾鋒,義無反顧地跟上金次。

「我也要去找他!」艾斯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正套上防彈衣的金次眉頭不禁一皺,停下了動作。

「不可以去,這可不是玩!一旦出到防線外面,一個不小心我都會一命嗚呼,更何況你!」金次打算喝退艾斯。

「我不怕死,但是我一定要去找伏熙。」艾斯堅決要跟上。「你今日進行了兩場大戰,體內的法力已經所剩無幾。要是我不跟上你肯定沒有勝算,所以讓我一起去!」艾斯一句說中了金次的痛處。

的確,今日一連串的戰鬥已經消耗了金次體內大部分的法力,現在他的法力只剩下不到四成。看形勢艾斯也不會乖乖退回去,金次一咬牙,「好,我們一起去!你要跟緊我!」



兩人隨即離開了神社,往危險的樹海深處奔去。

「師傅,你要到哪裡去啊?」伏熙一直追趕著那個很像師傅的影子。他就這樣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海裡逛著,過程中他已經分不清這裡是夢境還是現實。說到底如果能實現伏熙的願望,現實和夢境又有什麼分別?

「師傅你要去哪裡?不要丟下我一個人!」那個人影拐了個彎,然而伏熙急忙跟上。

在一個小時之前伏熙還躺在神社里,但是在朦朧中他彷彿聽見了師傅那熟悉的聲音。接著身體便不由自主地爬出了神社,往聲音的來源找去。

離開了神社附近他便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體,一步一步地跟著師傅的身影往樹海深處走去。奇怪的是無論伏熙怎麼走,他依然無法跟上那個身影。



「等等我啊!」伏熙彷彿找到救命稻草般往前面一棵參天大木走去。


這個時候,樹海裡還有兩個人影正快速接近神社。

「孫唐,你說的就是在那裡?」一個年輕的聲音問到。

「嗯,就是在前面,我的好朋友就在前面等著我們。」孫唐說起來有點小激動,他感覺到伏熙就在前面。

說起來奇怪,在這麼一個漆黑無光的樹海裡,以那兩個人影的前進速度只要稍不小心就會被樹根絆倒受傷,甚至會跌落至坑洞裡。

但他們準確無誤地避開所有障礙物,更神奇的是他們連電筒也沒有。也就是說他們正是在沒有一絲光源照明下前進,這果真是奇景。


在鬼影重重的樹海裡,一個小小的金黃色光團引領艾斯和金次前路。來到一棵大樹旁,那顆光團慢慢的停下來了。「我們快要到了!」艾斯告訴背後的金次。



他們能夠找到來這裡並不是靠運氣,而是全靠艾斯手上的提爾鋒。魔劍提爾鋒與伏熙已經簽定了血契,彼此之間已經存在很強大的聯繫,艾斯只是施展魔法令這種聯繫有形地顯現出來。

「伏熙,你在這裡嗎?」金次拿著手電筒四處照著,希望能找到伏熙的踪跡。

就在他們呼喚著伏熙名字的時候,提爾鋒異常地動了一下,這離奇的情況提醒了艾斯事有蹊蹺。

「伏熙,我們知道你在這裡,快點出來吧!」艾斯這一喊彷彿觸動了什麼,提爾鋒就發了瘋似的掙脫了艾斯的手,飛往樹海的一處。

金次往那個方向一照,穿著防彈背心的伏熙就出現在他們眼前。

就在兩人放下心頭大石的一刻,一股滔天的殺意逼向了金次和艾斯,那種感覺就像被人用利劍頂住咽喉。

更令人膽顫心驚的是,那股殺意的源頭就是他們面前的伏熙。



這個時候,他們才看清了伏熙的面目。伏熙本來清澈明亮的眼珠已經化為血液般的鮮紅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