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戰略是這樣:孫唐、天娜擔任第一線,你們的任務是盡量牽引住來襲的敵人。我會是第二線,我的任務是了結敵人並保護第三線。張毅和艾斯是第三線,你們負責支援第一線。金次和曾羽就留在神社里,不要出來」伏熙在入夜前制定了一套戰略。

「第三線要留意,因為我們沒錯合作的經驗所以請瞄準一點,誤傷隊友可不是說笑的」最後伏熙告誡了張毅和艾斯

「知道了。」

「明白。」

伏熙定睛望著大家:「我們的目標是無傷過度今晚,並以最佳的狀態迎戰明天。就是這樣,有問題嗎?」



「沒問題,一切聽你的。」孫唐露出一記笑臉

「那麼我們吃過晚餐就開始休息吧,入夜後請艾斯每半個小時就探測一次,而我也會在神社屋頂上監視四周」說完,大家就開始行動。

這時金次走向了伏熙:「熙,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讓我上屋頂擔當監視的工作吧。」金次自告奮勇

「你可以嗎?雖然推斷今晚不會太過凶險,但是。。。。。。」伏熙甚是擔憂

金次卻搖搖頭:「你今天橫跨了半個樹海一定很累了,你吃過晚餐就休息一下吧。一會打起來的時候你還要瞻前顧後。」金次深知第二線的伏熙責任重大,在沒有合作過的情況下使一個隊伍會不會崩潰就全看第二線的隊員能否做好自己的工作。不但要保護好後面的隊友,還要支援第一線,實在是非常吃力。



說到這裡伏熙也唯有點點頭,接著大家就簡單吃了些東西然後全心準備今晚的襲擊。

很快太陽下山了,樹海再次步入黑暗。不過今晚大家的心情與前幾天很不同,伏熙一行人心裡都很有底氣,不但因為隊員增多了更是因為有伏熙這位隊長。沒有了這個「主心骨」恐怕大家還是不知所措的狀態

有艾斯探測四周環境,有金次在屋頂視察,還有天娜、孫唐輪流守夜,大家都安心了很多。

數小時後,神社裡

「果然,組成一隊是個明智的選擇。不過,我們還沒有完全信任對方」門外的火光照到一角曾羽,他的眼神很是凌厲



坐在他對面的是伏熙他正在閉目養神,而提爾鋒則沒有離開過他的手上。他旁邊的是艾斯,她正在不安地忸怩着。

看來伏熙也察覺到艾斯的不安,「還未習慣嗎?」他睜開了眼,慰問着旁邊的艾斯

艾斯也對望著伏熙,「嗯,還不習慣。。。。。。每天都在生死之間掙扎,真的很可怕。」說完就垂下了頭

「說來我在現實世界也是在刀鋒上過日子,心理素質比他們強了不少,也沒有對死亡那種強烈的恐懼。」雖然如此,伏熙也出聲安慰

「不要擔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在這裡。」聽到這句話,艾斯眼裡閃過一絲動容。但艾斯還來不及回應,屋頂上就傳來了警告。

「咯,咯,咯」明顯是金次敲了瓦片三次,眾人的眼裡頓時閃過凶光

伏熙身先士卒提著魔劍翻身上到屋頂去。張毅也翻出了背上的長弓,離開神社往外面的火堆吸收火能。眾人都紛紛拿出了自己的神器,等待伏熙的指示。

翻身到了神社屋頂的伏熙正望向富士山那方向,金次在一旁報告說:「在十分鐘前,我感覺到那邊有點不尋常。彷彿有些什麼東西盯著我們似的,令我有中不寒而栗的感覺。」



「而就在剛才,我聽到那個方向附近有一些微弱的聲音,不過看不到什麼所以通知你。」金次同時指了指富士山方向,神社東南方的一處。伏熙二話不說,拿過金次遞過來的軍用雙筒望遠鏡。

「看上去一切正常,不過。。。。。。太過正常恰恰是反常。」說完,伏熙就從納天戒裡拿出一支信號槍。

「啾!」一顆照明彈劃出一道拋物線,落在神社東南方的上空。伏熙和金次一看到裡面的東西心中頓時涼了半載,馬上轉過頭對隊友大喊。

「小心!牠們來了!」

伏熙隨即從納天戒裡拿出幾個燃燒彈,然後一窩蜂地扔向了東南方:「張毅,馬上往孫唐的方向放箭!務必點燃那邊的樹!」伏熙大喊

張毅也不敢怠慢,馬上提起長弓向神社的東南方連發數箭。每一支火箭都成功燃起一棵樹,導致神社東南方瞬間陷入了火海。

這時伏熙和金次已經從神社屋頂跳了下來,「伏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來了?」天娜一連串發問



伏熙一邊從納天戒裡翻出機關槍一邊喊:「數量龐大的黑色蟒蛇正往這邊爬來,準備迎敵!」

一陣嘶嘶索索的摩擦聲傳入耳內,一個小牛般大小的黑色蛇頭已經穿出草叢出現在伏熙眼前。

「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