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完張毅的進度,伏熙就按計劃去了金次的房間。才剛進去,一陣陣硬物交加的聲音就從地下室傳來。

「看槍!」孫唐那爽朗的聲音也此起彼落。

果不其然,地下室內他們兩個人兩把槍正打得痛快。仔細一看兩人的槍法雖不盡同但皆是正中剛烈的風格,金次的伏魔槍法不用說當然是明羅宗的看家本事。伏魔槍法大開大合,每一招每一式都流露著滔天正氣。孫唐的槍法雖然簡單,不過緩中卻帶有大工不朽的感覺,加上用他一身巨力施展更有開山劈石的威勢。

「不錯不錯,看來孫唐與金次的對打過程中也磨練了槍法,一挫一劈也越漸熟練。」仔細一看,孫唐的槍法的確開始有了架勢

金次回身輕輕一刺把孫唐給逼退了數步,趁著這個空檔揚聲:「好了,暫時休息一下吧」說完,就順手把佛杖往地上一插



趁著他們中場休息伏熙也乘機走向他們:「看樣子效果還不錯」伏熙遠遠就跟金次說

「還好。」金次也對訓練的成果感到樂觀

「一開始我用平常的教學模式給孫唐上課,然而沒什麼效。就在我想要放棄的時候他竟然要求我與他對打,打著打著他竟然就學會了不少伏魔槍法的基本功。看來這個隊員可不能用正常的方式來訓練。」一見到伏熙,金次就開始述說孫唐奇特的學習方式

「他學會就行了。。。。。。當務之急是火速提升各人的實力,也使我們在下一場輪迴佔有更多優勢。」伏熙已經著手計劃下一場輪迴的事宜

金次放下手上的水瓶,眼神一轉語氣也變得嚴肅:「你怎麼看下一場輪迴?」



「我推斷這次輪迴的任務是要各隊互相爭競,而主神則可能設立一些誘因吸引我們彼此廝殺。而且戰鬥的形式會是隊伍制,這樣子才會逼使我們大規模參戰。不然它也不用要我們組成隊伍。」越想伏熙就越擔憂

伏熙的不安金次也感受到,但現在可絕不能在隊員面前表現出來。「你覺得我們的隊伍在主神空間裡算不算強?」金次拋出一條有趣的問題。

這條問題引起了伏熙深深的思考,過了好一會,他幽幽道來:「算強,我們的實力都不錯。雖然戰場經驗還不行,但他們每一個人的潛力都很大。」

「嘿嘿嘿,你在說我嗎?」孫唐不知道從地上彈了起來,原來他一直都在偷聽。

「就是在說你,加緊訓練!」金次馬上催促孫唐去練習槍法。



「不練了~整個早上都在練,有點累啊~」孫唐握著銀槍在扭扭捏捏。

「不行,你要在這幾天學好伏魔槍法,這樣你在下一場團戰才有自保的能力!要是遇上高手,你現在這點實力還撐不了幾分鐘。」金次頓時化身成為了嚴師。

「嗚!」孫唐一臉不情願地拿起了銀槍準備開打。「等等,我剛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伏熙給了孫唐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

一會後,「準備好了嗎?」伏熙問

「好了!」十米開外的孫唐高興地揮手,接著他就馬上摀住了耳朵,看樣子好像在逃避什麼。而金次則站在了孫唐的旁邊,頭上戴著隔音耳機。

伏熙回他們一個開始的手勢然後瞬間紮好馬步,同時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氣。

「就看看這龍吼有怎樣的威力吧!」原來伏熙是拿了孫唐和金次做新能力的實驗品。自從兌換了龍士血統,伏熙一直都想試試龍吼這招:「金次說我在樹海被喚醒的那一刻喊出了類似龍吼的音波,當時沒有為意,不過現在就有時間驗證了。」

「腦袋裡清楚地記著使用龍吼的方法。那些記憶就像呼吸,運動和進食一樣清晰,好像是我天生就懂得龍吼一樣」那些記憶在伏熙腦海裡快速轉了一次,身體也自然而然動了起來。



在伏熙的驅使下金黃色的龍之力在心動附近躁動了一下,不過它始終沒有動。這一下可難倒了伏熙,因為龍之力是使出龍吼的關鍵,要是它不聽話伏熙也沒有辦法做什麼。

一次不行,兩次不行,三次不行。。。。。。

一分鐘過去,伏熙肺部那口氣也換了兩三次但龍之力就是不為所動。長久的等待令孫唐開始有點不耐煩,摀緊耳朵的手也開始鬆了點。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聽我的指令!」多次嘗試不果,伏熙也有了一分怒氣。而就在這分怒氣作用下,心臟附近的龍之力突然有了反應。金黃色的光點越過經絡爬到喉嚨附近,就在咽喉的位置飛快結了一個印。同時間伏熙的聲帶也透出淡淡的金黃色。

「就是現在!」

「吼!」一陣異獸的巨吼從伏熙口中發出。這時伏熙正奮力將體內的空氣以吼的方式吐出來,而那些空氣經過聲帶的震動化成了絲絲音波,轉眼就衝向了孫唐金次倆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