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整個句子,伏熙一下子呆在了門口。

一看見伏熙的窘樣,艾斯的臉就變得更紅:「我我我。。。我睡不著,我想找你陪我一起睡。。。。。。不是啊!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面對著木頭般的伏熙,艾斯陷入了很抓狂的狀態

「額。。。。。。你先進來吧。。。。。。」伏熙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唯有先把艾斯接到房間裡去。

「咔嚓」一聲,伏熙的房門關上了,而主神大廳恢復了往昔的寧靜。

進到伏熙房間的艾斯變得更加緊張,一張絕美的臉蛋已經變得紅彤彤的。「額。。。。。。請坐吧」不知所措的伏熙指了指一張木椅,艾斯也乖巧地坐了下來。一對男女就在一間極度整齊的房間裡對望著,兩雙大眼睛互相尷尬地對望。



一時無話

雖然伏熙從小到大沒見過多少個女人,但是他潛意識裡也覺得艾斯長得非常好看。精緻無比的五官配合上燕瘦環肥的身材,現實世界中一定坐擁一大批狂蜂浪蝶,而這個絕世美女現在就坐在他房間裡面,這讓他很不適應。

為了突破這尷尬的氣氛,伏熙打算主動出擊。

「你想。。。。。。」

「我。。。。。。」艾斯也同時開口。這個巧合卻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伏熙馬上做出一個禮讓的手勢:「你先說吧。」接著把主動權讓給了艾斯。



艾斯如小雞啄米般點了幾下頭,她馬上深吸一口氣然後說:「我這幾天都做噩夢睡不著,所以。。。。。。我想找一個人陪我睡。。。。。。」

說到這伏熙便馬上便明白了狀況:「而我恰好就是那個人,對吧?」

「嗯嗯嗯!」艾斯很開心伏熙能明白她的意思。

說完伏熙也鬆了一口氣:「好吧。」他念頭一轉,主神隨即便修改了房間的設計,一張床在伏熙的木床旁邊冒出。

「這樣子就行了吧?」伏熙問艾斯。「嗯嗯嗯!」艾斯看似很滿意,她也高興地爬到了新床上準備睡覺。伏熙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從納天戒裡面拿出一條繩子。



艾斯有些不解:「伏熙你要幹什麼?你還不睡覺嗎?」

伏熙平靜地說:「只是做一些保險而已。」說完他就用繩子分隔開兩張床所屬的區域。

「放心,我不會越界。」這時伏熙展露他君子的一面。做完這象徵性的一舉伏熙就關掉了檯燈,只留下一盞暗黃色的小燈。接著伏熙就很自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準備休息。

嗅著艾斯的專屬香味,伏熙也準備進入夢鄉了。

可是過了一會,黑暗中伏熙突然開口說:「不要再望著我可以嗎?」原來艾斯一直用她那水靈的眼睛盯著伏熙的睡臉,這樣弄得他有些困擾。

「抱。。。。。。抱歉」艾斯也有點不好意思。而這一下迫得伏熙轉過頭來望著艾斯。

「很害怕是吧?」伏熙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溫柔起來

「誒?」艾斯一下子還不知道什麼事



「我說你做噩夢是因為害怕對吧?」伏熙再說一次。

這下艾斯也明白了。「嗯,在這個空間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可能會死,就像在樹海裡那樣,沒有你們在我早就死了。」

「我以前也像你一樣害怕,不過那時我有師傅陪著」伏熙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重。

「你師傅真的很疼你呢。」艾斯由衷地說。

伏熙沒說什麼,兩人就這樣靜了一會。接著伏熙便繼續說:「如果不是師傅我早就死了,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艾斯的語氣也變得細細的:「我知道,我看過你的記憶。。。。。。」

「哦,我還記得你偷看了我的記憶。。。。。。」伏熙的聲音越來越小。



「那是交換,你說的!」艾斯馬上抗辯了起來。不過,伏熙再也沒有回應她

「睡著了嗎?」艾斯小聲地問。一會過後伏熙依然沒有回應。

黑暗中艾斯隱約看到伏熙的睡臉,他可笑地把身軀和頭包裹在被子裡面,只露出頭部呼吸。

在艾斯眼裡他簡直就像中國點心裡面的腸粉。「說我害怕,你不是也很害怕嗎?」艾斯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複雜的眼神望著眼前這個謎一樣的男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