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又一個狄倫家的人?話說回來,狄倫家還真是人才鼎盛。」伏熙如此想

還不等他有什麼回應,彼得狄倫拿起桌面上一份文件就帶著伏熙上樓去。一路上彼得給伏熙簡介了現在的情況:「一個星期前我收到了老爸的電話,他要求我帶上隊伍馬上趕回意大利,電話裡還說什麼家族內部出事了。我回來後就得知堂哥把叔叔軟禁在老家大宅,而老爸也要求我救叔叔出來。就在昨天晚上我才收到叔叔的指令,今晚要展開行動,而接下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彼得為人還算爽朗,對於家族的事沒有避忌,一口氣都告訴了伏熙。

「還有剛才射了你一槍,對不起。」想起剛才那冒失之舉,彼得轉身向伏熙道歉

伏熙簡單回了他一句:「沒事。」

「哈哈,擋子彈這種小事先知的徒弟怎麼會不懂?」彼得向伏熙開了個玩笑,可是這個玩笑換來的只是伏熙陰沉的臉。



「你也知道我師傅的事?」伏熙眼裡凶光流動,手上的龍淵也握緊了幾分

「額因為。。。。。。那次埋伏你師傅委託人的行動我也有份參與,呵呵」彼得尷尬地笑了。他接著說:「自從看到你師傅這麼厲害,我也決心去闖蕩一下,所以接下來的幾年我便加入了傭兵團,當中認識了很多人還學到了一些中文。」

雖然彼得很開朗,可是伏熙總覺得這人身上有殺氣。「恐怕除了天娜,狄倫家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信任。」伏熙沒有回話,導致電梯裡的氣氛瞬間凝結了。

「這裡就是我們手上關於你師傅的資料。」趁著這個機會彼得遞給伏熙一份文件:「上面詳細描述了三年前的事,包括先知在意大利出沒的地點和時間。希望對你有幫助吧。」彼得拍了拍伏熙堅硬的肩膀。

「叮。」的一聲,兩人到了十樓



接著彼得就用鑰匙打開了十樓二室的房間,「這裡就是你的房間了,需要什麼可以打電話告訴我們。還有沒事別亂走,如果有事可以到九樓一室找我。」從彼得那曖昧的眼神可以看出這裡禁區不少。

「明白,我會小心。」接著伏熙便進到房間去

這裡的房間跟普通酒店客房沒有任何區別,唯一的區別可能就是電視裡的針孔鏡頭。

「果然對我存有戒心。」伏熙好像沒在意般放下了手上的龍淵,並把兩把沒子彈的hardballer都放在桌面上。這樣子他明面上的武器都顯擺出來了,當然他納天戒裡還有一些爆炸品,不過那已經是最後的殺手鐧。

「希望這樣能減低他們的戒心。」念頭一轉伏熙便打了個電話,然後他就看起手上的資料。



不過他沒看多久便放下,可能裡面的信息沒有什麼價值吧。伏熙脫下防彈衣就去了洗澡,當他洗完出來的時候門口早已擺好了一份晚餐和一箱點45 ACP手槍子彈。把子彈收好並吃過晚餐後,伏熙就開始練習控制體內的能量。

「靜下心,放下多餘的思慮。」丹田裡的無量劍氣開始有了反應,灰色的漩渦有了一絲波瀾。一絲絲灰色的劍氣開始依照伏熙的意志在經絡遊走。

那些只會在武俠世界才出現的情節現在卻切切實實地發生在伏熙身上。不過從別人的眼睛看來,伏熙只是坐在床上冥想罷了。久良伏熙也覺得有些疲倦,畢竟他也忙了整天,他確信這裡不會有危險所以就躺下來睡了。

一夜無話,伏熙在第二天的清晨時分就起來。洗漱後他便熟練地為自己的手槍做檢查和保養,檢查零件、清理槍管和上油,這些事情他已經做到駕輕就熟。

處理好自己的裝備後電話就響了,電話那頭是天娜。

「伏熙是嗎?父親邀請你到2樓吃早餐,請你穿上衣櫃裡那套襯衫和西褲再下樓,我們一會見。」聽畢伏熙便打開衣櫃,穿上預備好的裝束下樓下樓去,出門前他還特意把奈森狄倫給他的紋章帶上。「我把武器都留在房間裡孤身下去,這樣做應該可以了吧?」最後伏熙收拾好裝備便出門了。

其實不是他藝高人膽大而是他還有一記殺著,那就是他腳上的插翼靴。要是天娜不出手,憑他現在的實力這裡還沒人能困住他。

「叮。」伏熙到了二樓。推開一扇紅色的大門後,伏熙就見到了奈森狄倫和天娜,而他們兩人正在豪華的長桌前等著伏熙入座。



「早上好伏熙。」天娜翻譯出他父親的問候

「早上好天娜,奈森先生」伏熙也禮貌地回應

在伏熙才剛坐下,兩旁的僕人便開始分發檯面上的食物。的確,這頓早餐對於伏熙來說很豐富。就在分發食物的同時,奈森狄倫開了口:「一個晚上已經過去,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要的報酬是什麼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