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伏熙有點懵,依他所見奈森狄倫並沒有任何外傷而且臉色還算不錯。要是照常理推斷,他可以活到七八十歲。

在伏熙眼裡一直都是巾幗英雄的天娜這次也流下了眼淚:「父親他。。。。。。患了末期癌症,而哥哥就是趁這個機會奪權。我也只剛剛才知道這件事。」

「所以當我求你了!你就順著他的意思跟我結婚吧!」天娜苦苦哀求伏熙。

不過這一切又怎會這麼簡單。

「結婚只是一種手段,你父親真正的目的是藉著你把我留在意大利,讓我為你們狄倫家服務!他看上的只是我的能力!他沒有正眼看過你,一次也沒有!」一股不可壓抑的怒氣從心底湧上,伏熙的面目也開始有了變化。



「你只是一只棋子!一個工具!」

「就算是這樣我也願意!」天娜向伏熙回吼

這瞬間,空氣停止了流動。他不明白,他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這麼愚蠢,明知自己被利用也無怨無悔。儘管伏熙不明白,儘管他討厭一切與家族相關的事。可是當他看著天娜那精緻而決絕的臉,那句「我不願意!」就是卡在了嘴裡,說不出口。

「儘管是這樣,你也願意嗎?」伏熙壓低了他的聲線,傷感地說。

「沒錯!」天娜果斷地回應了



雖然伏熙早已料到這個答案,可是親耳聽後他還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絕望感。儘管他萬分不願意,但為了大局著想他也不能這樣就與天娜決裂。伏熙腦海裡快速閃過幾個方案,經過幾次權衡利弊後他得出了一個方案。

「我可以與你結婚,不過我們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結婚後我會借收拾家當為名回家,之後我便不再回來。而這一切回到主神空間後都要保密!」伏熙給天娜提出條件

「可以!只要你答應我什麼都願意!」看到伏熙態度軟化,天娜也打起了精神

「另外!為了這事,你要給一個白銀因果律為報酬。」伏熙再提出條件

「可以!」天娜沒有絲毫的猶豫



「最後,這並不是要求。我只想告訴你主神空間裡有救你父親的藥物,我記得有排除體內所有毒素的化塵丹,還有增補元氣延長壽命的歸元丹,我相信這些藥物對於癌症也會有幫助。」伏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聽完伏熙的敘述,天娜頓時愣在原地。

「對了!我怎麼沒想到主神空間的藥物呢!」一想到能救活父親,天娜馬上就笑逐顏開。去到這裡伏熙也安心了少許,他也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與隊員之間有間隙。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房外有人敲門。

天娜迅速擦乾眼淚並示意伏熙可以開門了,結果門一開,站在門外的是神色緊張的彼得。

「我們剛剛發現了約翰狄倫的所在地,家主也下了命令要我們立刻出發捉捕他。伏熙、天娜準備好了嗎?」

伏熙隱約覺得有些不妥,不過這種狀態下他也不好說什麼:「沒問題,我先去拿些裝備再與你們會合」

「十五分鐘後在地下一樓集合,那裡有我們的軍火庫,你隨時都可以拿走裡面的武器」彼得暗示伏熙他不必攜帶自己的裝備。

「沒事,我習慣用自己的」伏熙一口拒絕了彼得的提議,並迅速上樓拿家當,留下天娜和彼得。



——————————————————————————————————————————
十五分鐘後,眾人集合在狄倫基地的地下一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