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伏熙一早就去了領快遞。

「嗯,點齊。」點完面前一大堆箱子,伏熙滿意地簽下了收據。接著他就致電運輸公司,要把這些東西都運回村子。車子很快就到了,然後伏熙便和貨物一起往他居住的村子出發。

車子一路奔馳,只不過兩個小時伏熙就到家了,可是在進村時他隱約感到些微的不尋常。

「村里的氣氛不同了。」伏熙在這條平靜的村子也住了十多年,這裡的一花一草他都清晰記得,所以村子有什麼改變他也會感覺到。平常熱熱鬧鬧的村子今天突然有些冷清。

他一路進村一路留意著四周,雖然田間的風景還是與往常一樣,但當中工作的鄉親卻少了很多。途中經過村里的小賣鋪時,伏熙果斷地付了車資和小費並讓司機把貨先送到他家,然後拿好背包翻身下車,直往小賣鋪走去。



他遠遠就看見黃伯和一班村民在議論著什麼。

「唉~那些傢伙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黃伯憂鬱地抱怨著什麼。

另一位年老的村民回答說:「對啊!那些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不過他們人又多,個個都壯得像頭牛那樣。。。。。。」這時他們也留意到伏熙正往這邊走來

「哦,小熙你旅遊回來了嗎?」看到伏熙村民們也熱情地打招呼,畢竟他們從小就看著伏熙長大。而伏麟在生的時候也很照顧村里的老人,所以村民還是很喜歡伏熙的。現在很多村里的年輕人也去了城市打工,伏熙算是村里不多的年輕人之一,因此他們對伏熙也特別照顧。

「啊~這裡有些外國好吃的,你們嚐嚐吧。」說完伏熙就從背包裡掏出一些意大利糖果。



伏熙還是很懂得討好這班淳樸的村民。

「噢,小熙很乖嘛。」拿到新奇的糖果村里的伯伯嬸嬸都很高興,紛紛誇口讚賞伏熙。趁著這個機會,伏熙開始入正題:「對了,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啊?」伏熙一臉無知地問

說到這個話題,鄉親的氣氛一下子就冷淡下來。其中黃伯就開始說:「小熙啊,在你去旅行的時候有一班人來了我們村子。他們人不少,而且全部都很壯。衣著也像是城里人,而聽口音就知道是北方的傢伙,他們好像來這裡找什麼寶藏。」

「對啊,對啊。」一班村民都異口同聲地和應。這時另一位村民老張在碎碎念:​「如果神父在這裡就好了。。。。。。」他的話伏熙一字不漏地聽了進去

「神父不在嗎?」這個消息頗令伏熙吃驚,因為神父很久都沒離開過村子了。



「他好像去了城裡開會,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以前村里遇上什麼大事都會由神父和村長處理,現在神父進了城,村長又太老。一時間村民們都有些不安。

「那麼這段時間大家都小心一點吧,只要我們什麼都不說,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走。」伏熙可不想攤上這事,只是婉轉地叫村民用拖字訣。

聽完伏熙的一番話,村民們都紛紛點頭。大家都同意什麼都不說,籍此耍走那班外來的傢伙,卻沒有人知道事情絕非這麼簡單。那班人並非在找寶藏,而是找一個人。

一個年輕人。

除了這段小插曲之外一切都很順利,伏熙很快就到家了。他把貨物都搬進了屋,並順便把師傅的機車送回城裡維修,畢竟也兩年沒有保養過,恐怕會有什麼老化。未免損壞了師傅的遺物,伏熙還是謹慎地送去城裡相熟的維修店保養一下。

「還記得,師傅就是駕著這樣的機車帶我到這村子裡。」看著這輛機車被搬上貨車一路遠去,伏熙心裡也有些感概。

當天晚上就是回歸現實的第十一天,天娜應該在昨天就已經回歸了主神空間。餘下四天伏熙就花在整理裝備和磨練劍術方面,在這幾天裡又悟通了一些劍術,對於操控無量劍氣也越見純熟。

日月如梭,時間很快就到了回歸主神空間的夜晚。這時的伏熙已經作出萬全準備,他把所有會用上的裝備都裝進了納天戒,可是要帶的東西太多而納天戒裡也裝滿了槍械和彈藥,所以他唯有把東西打包好,裝進了一個登山背囊裡面。想著在回歸時背上,讓主神一併帶回主神空間。



已經一番收拾,伏熙的家已經沒有任何違禁品,那些不見得光的東西都被伏熙搬到了後山的破屋地下。現在伏熙家普通得恍如一個農村家庭一樣。

滴滴答答,時間落在11點59分那一刻。

「兌換時間結束,被選者回到指定地點,傳送回主神空間。」主神的聲音響起,伏熙也同時消失在他的房間。


十分鐘後,伏熙的床鋪上突然多了兩個彈孔,接著他家的大門突然就被人轟成了碎片。

一班訓練有素的特種部隊魚貫而入,他們每個人都攜備突擊步槍和夜視鏡,身穿黑色迷彩服。往外一看,伏熙家里里外外都被他們包圍得水洩不通。他們對於伏熙家的設計瞭如指掌,兩支小隊一路直奔伏熙的房間,其餘小隊則搜索整間大屋。在封住房子的所有退路後,他們馬上隔著木門往伏熙房間掃射,持續不斷的火光從消音器裡冒出。

一瞬過後,伏熙房的大門就變得千瘡百孔。

「進去!」帶頭的蒙面人一聲令下,其中一位隊員敏捷地踢開了房門。一支小隊火速突進,沒有一下停滯,他們再往伏熙床上掃射一輪。



看來他們是鐵了心要置伏熙於死地。又一輪掃射後,那位帶頭的蒙面人迅即拉開了破破爛爛的床鋪,但裡面根本空無一人。

蒙面人看似吃了一驚,立刻向對講機的另一邊報告:「夫人,任務失敗。他不見了。」

過了一會,對講機裡頭也傳來了一把女聲:「你確定?」

「夫人,我們肯定他沒有離開過這所房子,但他確實消失在我們眼前。」帶頭的蒙面人如實報告。

對講機的另一邊靜默了許久,最終說了一句:「收隊」

那班不知名的特種部隊立刻順序退出大屋,除了無數彈痕以外,他們沒有留下絲毫證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