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深知那小把戲沒辦法攔住伏熙,所以她早已預備了後著。一念之間,雙手龍晶上各閃現出一個橙色的法陣。

伏熙左肩率先落地,借助其衝力順勢使出鯉魚翻身修正了姿勢,瞬間便化解了一場大危機。阿賴耶識的分析一直都是分毫不差,無論在什麼環境下都是一樣。

左腳一蹬,他又跑了起來。

「這擋不住他!」古魂的提醒在艾斯腦裡響起,可她絲毫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咒語依舊在嘴邊誦起。看起來艾斯已經有了計策。以伏熙那速度,轉眼間已經逼至艾斯三尺之內,只要她稍微分神腰間的熒光棒就會被搶走。

在危險萬分之時,那兩顆龍晶及時亮了起來。橙黃色的法陣瘋狂旋轉,在伏熙面前構成了一道結實的屏障。可來者沒有絲毫退意,拿起劍就往裡刺。



分金斷石的劍氣緊緊地裹著龍淵,使那吹可斷髮的劍鋒更帶著點點寒光。果不其然,龍淵猶如戳破白紙一般刺透了魔力屏障,隨後直指其艾斯本人。

就在龍淵快要碰到艾斯的一刻,伏熙右手的肌肉一陣拉緊,打算收住去勢。不過艾斯也不傻,她早就知道伏熙的劍可以撕開一切魔力,所以這個魔力屏障的作用並非用擋住伏熙,而是用來捉住他。

 銳利的劍氣悄悄削斷了幾根艾斯的秀發,而金色的屏障此時已把龍淵劍柄連伏熙右手確實被金絲套住了。

「嗯!」伏熙立馬覺得不對勁,手腕微微一動頓時發覺異樣。眼珠微微一動,瞄到了動彈不得的右手。可是阿賴耶識可容不得伏熙就這樣停了下來,反射性要掙脫開來。

而掙脫的最佳方法便是殺死施法者,剎那間無量劍氣便馬不停蹄地湧進了龍淵。此舉頓時令艾斯的性命危在旦夕,因為照這架勢阿賴耶識下達的指令可是要使出無量破,要是真的使了出來,那麼現時劍指咽喉的艾斯必定會香消玉殞。



「停下來!」與此同時,另一股指令在腦裡爆發開來。但一切都太遲了,無量劍氣已經快要龍淵劍身遊走,下一秒那股劍氣就會刺穿艾斯的頭顱。一個錯失,就讓一切都來不及了。

「不!」一股更強的意識,不,應該說神識在伏熙腦裡出現,然而在神識的幫助下伏熙瞬間便參透了無量訣第三式,隨即覆蓋了剛才阿賴耶識的指令。以致那些已在劍身糾纏的無量劍氣在到達劍鋒後並沒後爆發開來,而是在那裡匯集再流回劍柄形成一個循環。

遠處的曾羽也感受到伏熙精神世界的不穩定:「這凝實無比的精神力是。。。。。。」

那屏障的束縛在這個循環下立刻就被攪碎,同時伏熙的右手也成功掙脫開來。

伏熙用盡全力一掌拍在金幕上,這一拍也引致了金幕的一陣波動。借著這個反彈力,伏熙全然退到了數米之外。這時艾斯鬆了一口氣,她總算沒在第一回合就敗在伏熙手上,但撐到這裡她已經顯出疲態。所有招數都已用盡了,再拼下去也沒有任何勝算。



「只能靠天娜了嗎?」艾斯濕潤了一下嘴唇,喃喃自語著。

另一邊的伏熙也差不多到了極限,體內的龍之力和無量劍氣也差不多見底了。畢竟他剛才就已經歷了一場大戰,消耗甚巨。

不過阿賴耶識一天沒有解除,伏熙相信自己還會打下去。說時遲那時快,另一輪攻勢悄然開始。憑著過人的敏捷力,不再與艾斯糾纏下去,伏熙一味以高難度動作閃躲艾斯的魔法光球,一邊逼近她的位置。

「咻咻。」劍鋒劃過空氣,而兩顆魔法光球顯然分成了四塊,而眼前正是艾斯完美的側面。只要再進一步,她腰間的熒光棒已經近在咫尺。

在伏熙快要得手之際,金色的幕牆再次浮現並緊緊的罩住了艾斯。

伏熙眼內精光一閃,一手便甩出了龍淵。被拋出的龍淵飛快地撕開了金幕的一角,而伏熙的手正以迅雷不及掩耳抓向那熒光棒。

「我宣布,今場模擬戰由金次隊獲勝。」曾羽的話忽然在現場每個人腦中響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