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轉過頭,出現在眼前的是身穿睡衣的艾斯。穿著黑色連衣裙的艾斯簡直就是黑夜中的妖精,風華正茂,教人心醉。雪白如凝脂的皮膚配搭上迷人的黑色,如此一個人間尤物就站在伏熙身後。

「你有事找主神?」伏熙絲毫沒有在意艾斯的衣著,反而問她是否有事找主神。

艾斯輕輕地搖搖頭,回答說:「不,我沒事要找它。」伏熙低頭看了看手錶說道:「沒事就快去睡覺吧,記住11小時後要起來。」伏熙別過頭,繼續在主神那裡整理著資料。

「我。。。我。。。。。。」望著伏熙那英偉的背影,艾斯的手不斷握緊又放下,好像在忐忑着什麼。

「我睡不著。。。。。。」一番掙扎後,艾斯才從嘴裡吐出這四個字。接著她便用水汪汪的眼睛直望著伏熙,等待著他的回應。



伏熙再次回過頭,望向艾斯那紅粉菲菲的臉道:「哦,那你想怎樣?」

「陪我聊天可以嗎?」艾斯有些羞澀地問。

「可以。」伏熙一口氣把劍型神器列表關掉,步下台階來到艾斯身邊。反而艾斯沒想過伏熙會這麼乾脆,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伏熙一面狐疑地問:「那麼你想聊些什麼?」

「我。。。我想。。。。。。」艾斯的臉已經紅得嬌豔欲滴,現在的她一站到伏熙身旁就會結巴起來。想來想去也想不到什麼好話題,乾脆就聊模擬戰吧!艾斯是這樣想。



「今天的。。。。。。模擬戰,你沒使出全力吧?」艾斯柔弱地問道

伏熙笑了笑,溫柔地回答:「模擬戰的目的是讓你們有更多實戰經驗,更重要的是對人作戰經驗並不是單純的廝殺。所以說我有沒有盡全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學到什麼。」

「更何況,我絕不想傷害你(所有隊員)。」艾斯靜靜地望著眼前這個男孩,他的眼神沒有一絲虛妄,只有單單的平靜和深邃。她知道,就是這份單純的溫柔吸引著自己。無論是在海灘上或在樹海裡,那份溫柔都沒有變。

「你是不是緊張所以睡不著?我緊張時會練劍,想看嗎?」話題一轉,伏熙就問起艾斯想不想看他練劍。

「好。」艾斯如小雞啄米般點點頭。



艾斯一說完,伏熙便從納天戒裡拿出了龍淵。刷的一聲拔出了長劍,接著便開始舞起劍來。在伏熙強勁的臂力加持下,劍招每一式都帶著沉厚的味道。即使艾斯不懂劍術也能感覺到伏熙劍術的厲害,動作時快時慢,動靜皆宜,下盤功夫非常紮實。

劍鋒還不時閃出絲絲空氣波紋。

一轉眼,太極劍法的十六式便施展完畢了。艾斯只感到一輪銀光在臉前閃過,就像昨天模擬戰的時候一樣。就在艾斯沉迷在伏熙舞劍的英姿時,他便收起了劍。

「練完了。」伏熙一翻手,龍淵便收在納天戒裡面。

「這麼快」艾斯眨了眨眼,順利把魂魄招回來。伏熙眉頭一皺,勸說道:「已經半個小時了,沒事就快回去休息吧。」

說到這裡艾斯的臉又開始紅起來:「噢。。。。。。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嗎?」艾斯滿臉發燙地問。

「嗯?你喜歡吧。」伏熙攤攤手,然而艾斯便和他一起回到了房間裡。伏熙一揮手,房間內便浮出另一間床。他指了指新出現的床鋪說道:「照舊,今晚你就睡在這裡。」

「哦。。。。。。」不知為何,艾斯竟然有些失望。伏熙也沒多說,只是走到鏡子前整理起自己的頭髮。



坐在床上的艾斯有些好奇地問道:「你在幹什麼呢?」

「兌換龍士血統以後,我的頭髮長得很快。剛才舞劍的時候已經開始遮擋住我的視線,所以我現在就想把它剪短。不過我不會剪頭髮。」伏熙為艾斯細細道來。

聽到這裡艾斯一個激靈,馬上說道:「我會,我可以幫你。」很快,艾斯便拿起理髮剪和剪髮器。

「放心交給我吧!」說完她便輕快地揮舞起理髮剪。伏熙望著鏡子裡的自己,總覺得一些不適應。以前的他只會給師傅和神父剪頭髮,因為他覺得不認識的人拿著利器在自己頭上飛舞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如果是不認識的人,他堅決不給他剪。

不過現在,艾斯已經做了一個突破。「算了,也沒什麼。」伏熙心裡是這樣想的

一轉眼,艾斯便剪好了。她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作品,越看就越順眼。忽然她腦海裡閃出了一把聲音:「臉相很特別,或許是帝王之相。」艾斯十分不解,可是腦海裡那把聲音並沒有解釋什麼。剪完頭髮後,伏熙便在兩張床之間拉起了一跟繩子。

黑暗中伏熙把被子裹住自己,並小聲說道:「我睡了。」



「晚安。」艾斯也看著旁邊的伏熙,安心地踏入了夢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