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難纏。」伏熙盯了一眼地下蠢蠢欲動的木屑,眉頭一皺。然而他胸口大漲,喉嚨位置金光一閃,接著龍吼便響徹屋內。

「吼!!!」一直漂浮在空中的微粒頓時被巨大的聲浪所震飛,而全屋的防彈玻璃上都閃現出一絲絲裂紋。金次和孫唐早就戴上了特製的耳塞,這耳塞會阻擋一切高分貝的聲浪,所以他們沒有收到影響。

經這一吼,那藏在隱蔽處的污靈也大受打擊,所以地上的木屑也沒再異動。屋內頓時陷入一片寂靜。

伏熙一吸一呼,很快便調節好自己的氣息。眼看四周已經恢復平靜,伏熙便留在原地戒備。

「曾羽,你能察覺到什麼嗎?」伏熙集中精神,透過精神鏈接問道。



過了一會,曾羽的回答便傳來:「在你前方走廊盡頭,那裡的儲物室裡有不知名能量。看似是污靈,可又有點不一樣。」

「跟污靈不太一樣?更危險嗎?」伏熙眼睛一瞇,心裡盤算著其他計劃。

曾羽馬上回覆:「不,那股能量的凝聚程度不高,還遠遠不到樹海陰靈的等級。在你們多次打擊後已經變得相當虛弱,不過其他情報我也不清楚,抱歉。」他表示歉意。

「如果情況有變馬上通知,我們馬上撤退。」伏熙沒多說什麼,默默下令。

得到曾羽的確認後,伏熙便給孫唐打了個眼色,然後一個人慢慢走廊的盡頭走去。



「儲物室裡面看來有著什麼。」伏熙提著龍淵越過了大廳,步步為營地前進著。伏熙眼內的強化視桿細胞正努力地分辨著前面幽暗的景象,確保自己的主人不致瞎眼。

在伏熙踏過一塊又一塊冰冷的地磚後,他已經看到了儲物室大門。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伏熙體內的龍之力馬上打了個激靈。而佇在金次旁邊的孫唐也感到頭上一涼,正當他一臉不爽地抬頭時。一個滴著血的女性頭顱剛好與他四目交投。

一秒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孫唐那慘叫聲可堪比龍吼,一下子便打斷了正在誦經的金次。事後伏熙問孫唐有沒有失禁,他一直矢口否認。



不過伏熙曾看到孫唐悄悄去廁所換了內褲。

「有三團能量同時出現!」曾羽急促的聲音在各人腦海裡響起。

在孫唐那邊,金次聽到慘叫聲後隨即大喝一聲:「明王盾!」一個耀眼至極的圓盾迅速在孫唐眼前凝成,有克制邪惡力量的明王盾瞬間便把那恐怖的女污靈化成了灰燼。

伏熙這邊卻有點不妙,在他靠近儲物室時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罩住了他,使得他一時間無法動彈。可他體內的龍之力卻不打算受這樣的束縛,就像上次掙脫古魂那樣。龍之力在伏熙身上輕輕一轉,一道強橫的反震力便從他身上湧出。

那無形的力量被這麼一彈,馬上就消失不見了。

伏熙恢復行動後隨即發動無量劍氣,灰色的劍氣在龍淵上冒起,手起刀落一道血牙天衝便砍向了儲物室。碰巧那道無法看見的能量遇上了血牙天衝,剎那間它便形神俱滅。

而牆上也留下了深深的劍痕。

伏熙連忙往後退去,可是一隻怪手忽然從牆內伸出。一下子便抓住了他的衣角,那手用力一扯伏熙上半身便往石牆撞去。



伏熙反手一劍,瞬間切斷了那隻怪手。可這時牆內又伸出一隻手來,而這次它可是直指伏熙咽喉。就在阿賴耶識將要開啟的一刻,伏熙眼角閃出一道銀光。

「流光槍!」在孫唐奮力一投之下,兩刃三尖槍直接轟爆了屋內好幾道牆,就連伏熙面前的石牆也被刺了個透。就連藏在牆內的人形骸骨也被流光槍所徹底穿透,失去依憑後那半透明的怪手也隨即消失了。

金次掄起金剛杵來到伏熙身旁,他拉著接伏熙就往後退去。

這時趕來支援的天娜也撞破了花園的落地玻璃,進到屋子裡。天娜的眼睛七彩流動,一下便看清了形勢。

掃了一圈後她便垂下高舉的盾牌,「看來沒我的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