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面前這部似曾相識的機車,伏熙看到他和伏麟的影子出現在上面。伏熙感概:「師傅以前總在前面載著我,而現在只剩下我。」

感概還感概,他仍然沒忘這次行程的目的。

「我們還想要一輛吉普車,要最好的,貴一點沒所謂。」伏熙對堅叔說。

聽完堅叔的語氣頓時有些為難:「這東西現在可不好找,沒幾個行家喜歡這口。哎,我幫你找找吧。」堅叔有些擔憂。

伏熙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遞給堅叔,說道:「這是兩百萬定金,不夠我會補上。」伏熙一看就知道那兩部機車價格不菲,另外吉普車也是貴價玩意。要不是奈森狄倫給了他不少錢,他還不一定夠錢付款。



「還算你這小子有點良心。」堅叔拍了拍伏熙的肩膀,毫不客氣的收下了支票。然後他便帶天娜去找她的座駕——Kawasaki ZX10-RR。

在車庫的中央,堅叔推出一部與伏熙那部Kawasaki Ninji H2R改 有幾分相似的機車。

在交出車鑰匙前,堅叔突然醒覺到什麼。張嘴就問:「喂,這個外國妞真得懂這個!?我可不想害死人家的閨女!」

「放心,她懂得。」伏熙一把接過堅叔手上的鑰匙,並把其中一條給了天娜。

「出了事別怪我沒提你!」說完他便拿起旁邊的一個頭盔扔給伏熙。



「來,快試試這車!」堅叔有些興奮,看來他也沒試駕過。伏熙也沒有推辭,帶上頭盔便把師傅的愛車推到街上。

堅叔指著伏熙胯下的H2R改 懷念地笑了笑。然後說道:「以前你師傅會為他的車改個爛名字,總是說什麼:『改了名才是自己的東西。』簡直土氣得要命,不過你也順著為這寶貝弄個花名吧。」

「名字?」伏熙飛快地想了想。他隱約記得師傅有為愛車改名字,不過為什麼就不得而知。

堅叔一看伏熙想不出名字,就塞了一個名字給他。「既然你想不出那就繼續叫『箐月』吧,畢竟這也蠻有紀念價值。」

「箐月?為什麼這麼說?」伏熙有了點興趣。



「伏麟沒告訴你?喔,就在十年前。老子我那時為了這車行欠了不少債,還窮得要命。看!就在那個街口。」堅叔伸手一指遠處的街口。

「一個晚上那些追債的找到了我,明明還有幾天才到期,但他們也不管了一直逼老子還錢。我一生氣就跟他們打了起來,他們趁著人多所以我就被揍在了地下,這個時候你師父就出現了。」堅叔一說這事就開始滔滔不絕。

「我一開始還以為這小子在發瘋什麼的,說要他們停手。他們當然大笑,靠,伏麟一下子就把那些追債的給打飛起。而那天剛好是滿月,所以伏麟就稱我第一輛送他的車為『箐月』,直到最後一架。」

聽完堅叔的話,伏熙對師傅又認識多了一點。這些事他從來都沒跟伏熙說過,所以他也不知道。

「那麼,這輛H2R改也叫『箐月』吧。』就在堅叔講故事期間,天娜已經把自己的ZX10-RR推了出來。

「曾羽,附近沒有問題吧?」伏熙回頭問道

曾羽果斷地回答:「沒問題,不過不要走遠。半徑兩公里就是極限了。」

伏熙點點頭,隨即點燃了「箐月」的引擎。那低沉的怠速聲聲浪不大,卻深入人心,綿密無缺卻帶有一分平靜。感覺就像是一隻沉睡的獅子的呼氣聲,存在感十足卻少了令人恐懼的壓迫感。



放手排擋,車已經化身游魚滑出了車行。

「天娜,你就跟著我繞一圈吧。」說完伏熙就輕扭手柄,腳下那蓄勢待發許久的野獸也露出了牠可怕的一面。其加速的時間非常短,不消數秒,伏熙已經從個人眼前消失了。

998cc直列四缸引擎直接把伏熙從原地扯向前,就連反應速度為普通人三倍的伏熙也稍微嚇了一跳。雖然伏熙沒太多駕駛經驗,但那些超出人類極限的身體素質此時此刻便發揮了莫大作用。只見伏熙憑著強大反應神經迅速適應了機車那過人的速度,並用其強大的記憶力記熟了駕駛方法。

眼前的景物呼嘯而過,儀表上顯示的時速已經接近3位數。幸好在這些橫巷裡沒有車,否則情況會變得相當危險。伏熙透過望後鏡一看,天娜原來也緊隨其後。

「看來她也跟上,這樣我就放心了。」而街邊的嬸嬸只見兩道黑影閃過,接著便吃了一嘴土。

很快兩人便試車完畢,回到了車行。

「想不到你們兩人都挺會玩車,這樣子老子也安心一點,應該不會出什麼交通意外了。」堅叔看向伏熙和天娜眼神有了一絲賞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