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外援後,伏熙和一眾隊員都坐在一起,手上拿著電腦最後的截屏。

「度假村在城東的下方,而最後搜索到的信號發射站是城東的上方。那裡算是一個新興的商業區,看來奇美拉小隊應該就在那裡。」說完,伏熙就瞇起了眼。

「為什麼你會覺得電話那頭是奇美拉小隊?」曾羽不解道。

伏熙摸了摸下巴,慢慢回應道:「我一開始就留意到主神把我們降臨在城南,而當時那幾件離奇的新聞分別發生在城西和城北,所以我就推斷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分別有一個隊伍。昨天我們在城北的古玩街遭遇的那伙人,他們在遭遇我們之後馬上就逃跑,而且完全沒有追擊的現象。可以推斷為他們的實力不足,最有可能就是實力最弱的旱魃小隊。」

「再說,能夠毫無聲息地襲擊城西碼頭那伙人實力肯定不差,而且在完事後有計劃地退守城北,所以他們最有可能是實力僅次於我們的提爾小隊。所以剩下的只有降臨在東的奇美拉小隊會聯絡我們,並想與我們結盟。」伏熙補充道。



張毅想了想,有些不解:「伏熙隊長,為什麼你會排除提爾小隊和旱魃小隊與我們結盟的可能性?」

「很簡單。如果你們是提爾小隊,你會選擇一開始就跟比你們稍強的隊伍結盟,還是先觀望他們的實力再作判斷?如果你們是旱魃小隊,你覺得最強小隊會跟你們結盟?」伏熙一個換位思考,就解答了張毅的問題。

「所以說,只有實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奇美拉小隊最有可能與其他隊伍結盟?」張毅一下子就想通了。

伏熙高興的點點頭,補充一句:「可能,這也是主神的計劃。奇美拉小隊就是這場輪迴之中一枚砝碼,一旦向任何一邊傾斜都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而戰況也會隨即大幅變化。」

說罷,眾人都明白了許多。



「說起來,對於他們如何發現我們行踪,我有一個想法。」天娜攤開城東的地圖,繼續說道:「昨天我們在古玩街遭遇其他隊伍後,我們曾經乘坐的士到城東上面去,藉此分散敵人的注意力。可能在那個時候他們就發現並跟踪了我們。」

曾羽仍然大惑不解:「當時我一直都有精神掃描附近的形勢,為什麼我沒有察覺?」

「主神空間可兌換的血統千變萬化,有特殊能力的神器也多不勝數,或許存在什麼血統或者神器能屏蔽精神掃描,又或者他們隊伍裡存在一個比曾羽更強的精神力控制師,那麼一切都可以解釋。」金次回應了曾羽。

「沒錯,這次輪迴裡掌握了情報就掌握了勝局的關鍵。只要我們知道更多其他隊伍的情報,我們就可以設計擊破。在沒有情報的下貿然突擊只會導致慘敗,所以我們這幾天一直低調行動,不斷蒐集情報就這個緣故。」伏熙作出總結。

夜深,伏熙、孫唐和艾斯留下守夜,其他人就回去休息。



孫唐在客廳裡看了十五分鐘新聞就悶得發慌,一個人拿著兩刃三尖槍就到地下室裡練習去,客廳裡只剩下伏熙和艾斯。

艾斯的眼神時不時會瞄向伏熙,可伏熙實在太專心在電腦上,根本沒有留意到艾斯的目光。

「六十四卦第二十九卦——坎,上下卦皆為坎,主凶象。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坎為水卦象:上下卦皆為坎此為二坎相重,陽陷陰中,險陷之意。」

「坎為北,坎卦為北又中北,而坎又為水,所以你所尋之物無疑在正北方一個靠近水源的地方。但你所尋之物很可能已經被人所盜或者難尋,你要看開一點。」中午那個占卦老人的話一直縈繞在伏熙耳邊,而伏熙眼前的屏幕也顯示著S市城北的地圖,那裡的森林公園中央正好有一個大湖。

「該不會這麼巧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