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悉奇美拉小隊已經逼近,伏熙回頭對隊員說:「一切按計劃行事。」

「不用了,太遲了。」曾羽戲虐地笑了笑。

伏熙眉頭一皺,可他細心一想,就明白了曾羽的意思。「他們也有精神力控制師,所以不單他們,我們的位置也被發現了。」

「沒錯。」曾羽打從心底佩服伏熙的推理能力。「相對地,我們可以坦誠相見了。」

伏熙吸了一口氣,眼神閃爍幾下。「我們遇上最棘手的情況了。曾羽,對方的精神力控制師發現你沒有?可以屏蔽我們的行踪?」



曾羽搖搖頭,接著說:「對方的精神力雖然不及我般凝實,但是覆蓋的範圍比我闊,所以在我們發現他們之先,我們已經被發現。我可以精神屏蔽這個區域一段時間,但是這樣做會大量消耗我的精神力,最多只能屏蔽十五分鐘。」

「得不償失。。。。。。曾羽,報告他們的情報。」與此同時,眾人迅速下樓。

「總共四人,其中一個是精神力控制師。其餘三人實力也不錯,大概有雙青銅級的實力。」曾羽把他偵查到情報都投射在眾人腦海裡。眾人腦海裡頓時就出現一幅畫,而畫中的內容都是由不同顏色線條交織而成。

數百米外的一輛交通工具上出現十多個生命反應,正常情況下一般人的生命反應會呈現淡白色,可車上還有四個顯眼的人形奇異能量。兩個藍色,一個深灰色,最後一人帶有奇怪的波動,看來就是精神力控制師。

「只有四人?」不光是實力上,看來人數上應龍小隊也處於絕對的優勢。相對而言,對方也知道了兩隊之間實力的差距。



「如果不能跟他們成功結盟,我們就要在這裡解決他們。」伏熙已經下定了決心。

曾羽回應:「當然,他們已經知得太多。」


公交上,托利武的腦海中也出現了應龍小隊的精神掃描象。

「應龍小隊有七人,每一個的實力都相當強橫。全部都到了青銅階段,有一個到了白銀階段,其中一人身負兩種強大的血統。隊長,在任何情況下與他們硬拼都會得出一個結果,我們全滅。」一個黑人女性坐在公交的後座,悄悄地跟身旁的壯漢聊著什麼。

感受到精神掃描裡那五顏六色的能量,托利武也開始擔心起來。兩隊的實力差距實在猶如鴻溝,只要他們想,今晚就把奇美拉小隊滅殺在此也完全能做到。



「沒辦法,我們只剩下這麼一個選項。只不過沒料到他們連精神力控制師都有。」托利武苦笑着說。

那名黑人女性接著說:「那麼,要跟他們談判了嗎?」


伏熙已經騎上了「箐月」,腳下那強大的引擎也在隆隆作響。而曾羽和艾斯已經先走一步,到撤退地點作接應。其餘成員已經各就各位,準備開車到武警總局門口。

這時曾羽收到了奇美拉小隊的精神通訊:「我是奇美拉小隊的精神力控制師,接下來的行動請根據之前的協議。晚上八時正前,派出隊長和兩名隊員到武警總部正門口接頭,然後我們就開始結盟的事宜。」

「一切跟從協議。」曾羽淡淡地回應了一句。

很快就到了晚上八時,伏熙、金次和天娜戴上口罩,一起走向武警總局正門口。而那裡,也有三個人等著他們。

雖然時間不是很晚,但武警總局附近沒什麼民居,就算有也十分破舊,所以人煙不多,路上的行人就更少。走在頗為昏暗的行人道,伏熙感覺到自己的腎上腺素開始提高,光憑直覺,他遠遠就覺得正門口那裡站著那三人與別不同。



「最後那名奇美拉小隊成員在哪?」伏熙問。

「武警總局的左側,距離門口大概有200米。就跟張毅和孫唐與你們的距離差不多。」曾羽回答。

「知道,一切按計劃行事。」

走著走著,原本跟在後頭的金次慢慢追了上來。「暫時沒有危險,也沒感到他們有惡意。」

伏熙點點頭,然後按照計劃,他們一個變陣天娜走在了前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