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伏熙永遠都會記得,就如他的師傅——伏麟,就如神父——約翰.衛斯理。伏熙記得他們,因為他們在伏熙生命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當然,正是好的方面。

既然有好的方面,當然也有壞的方面。

伏熙盯著桌上的結婚照,一段破碎而不堪回首的記憶頓時湧上腦海。很快,他便記起照片裡的那個人是誰。

「竟然與葉家的人結婚了嗎。。。。。。」伏熙臉上一陣猙獰,一股遺忘許久的情感充斥著腦袋。恨,那是恨意,埋藏在心裡,鋪天蓋地、永不止息的恨意。隨著伏熙內心的情感波動,龍之力也飛快地激盪起來,與此同時他的眼內也有絲絲金芒流過。在龍之力的影響下,伏熙的瞳孔開始有些變形。

金次和張毅同時感到背脊一涼,兩人回頭一看,濃烈的殺意不斷從伏熙身上滲出,其濃烈的程度已能使旁人感到不適。



「伏熙?沒事吧?」金次的話使伏熙打了個激靈,理智最終壓倒了情感,伏熙眼內那絲金芒也黯淡了下去。

「沒事,走吧。」伏熙轉過頭,不再看那幅結婚照。可有時世事就是那麼巧合,該遇上的總會遇上。

就在三人拐彎進到走廊的時候,曾羽的消息就來了:「有兩輛車往這邊開來,可能是葉文傑的兒子。」

「什麼時候會到?」在這緊要關頭,伏熙可不容許任何差錯。

「一分鐘後到門口。」還沒說完,曾羽便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不過一會,曾羽的聲音便再次出現:「他們突然加速!難道是發現了這裡的異狀?」



伏熙眼珠滴滴一轉,馬上想好了對策:「張毅隨我行動,金次與曾羽會合後馬上下山!」說完他們就兵分兩路,各自行動。張毅也收起步槍,翻出背上的射日弓,兩人隨即從剛才的入口飛奔而去。

伏熙發動起插翼靴的能力,一下子就跳過了葉家的圍欄,向著不遠處的亮光跑去。踏出葉宅的張毅一拍火德葫蘆,熊熊烈火隨即洶湧而出,在火靈力的牽引下迅速結成一根箭羽。

「去!」回身拉弓,張毅就往天上射出一箭。

細細的火箭在天空炸開了鍋,火焰彷彿橙黃色的煙花在黑夜中綻放。周圍的鄰居都被這景象嚇了一跳,當然,正在查案的公安也是一樣。張毅轉身又往後花園射了一箭,火焰裡的植物紛紛冒出火苗。

這時兩架勞斯萊斯已經駛進了葉宅五百米內,車內的眾人也看到了張毅那一箭。



「電話還是沒有接通嗎?」勞斯萊斯後座那名西裝男子向保鏢大聲呼喝。

「沒有,連保安室的電話都沒有人聽。少爺,要不要致電黃局長?」司機座旁的保鏢向他的雇主提議。

就在西裝男子躊躇之時,一把委婉的女聲傳來:「先別急,這麼大的事不能馬虎。我們到家後,你叫阿強他們先進去看看,如有有事就馬上打給黃局長。」

「知道了,夫人。」聽到指示後,保鏢馬上拿起腰間的對講機指示手下接下來的行動。

後座的西裝男人握住了他妻子的手,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到。」這時他的妻子淺淺一笑,靠在男人的耳邊說道:「如果老爺有什麼事,葉氏就在你的手上,現在可不能鬆懈。」

「好。」對著老婆,那名男人都是唯唯諾諾。

反觀他的老婆不過三十歲出頭,做事已經非常老練。而且保養得極佳,皮膚緊繃而白晢,顯然就是一個貌美的少奶奶。不過這位少奶奶的來頭可不少,就連葉總也不敢呼喝指點。

「不知小傑怎麼了。。。。。。」就在她擔心自己兒子的時候,一個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前面的勞斯萊斯上面。



伏熙手起刀落,一劍就刺穿了房車的引擎,導致整架車都停了下來。後面的車來不及反應,一下就撞了上去。撞擊使眾人都一臉懵了,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人影忽然出現在少奶奶的車窗旁。

伏熙什麼也沒有做,只是盯了她一眼。在確定她的身份後,他便靠著夜色的掩護下溜進了草叢。車內的眾人甚至沒有發現伏熙的行踪。不過一會,好幾輛警車便到達現場,公安們也團團圍住了葉氏大宅。

在他們忙活一輪後,他們便會發現葉總手上拿著那個手榴彈是假的,而葉宅裡面也沒有埋藏任何爆炸物。不過公安的介入,卻令葉家陷入了許多麻煩。畢竟地下室裡有太多不能見光的東西,就算公安肯罷手,屋外的傳媒也不會放過他們。

就在這時,伏熙一行人已經把來過的痕跡清除完畢。

「不過今晚還有一件事要做。」回程時,伏熙把之前所得的鍾馗鬼符交到托利武手上。

「應龍小隊失去神器一件,現時得分為正一分。
奇美拉小隊取得神器一件,現時得分為正一分。
提爾小隊得分為一
旱魃小隊得分為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