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醒來的時候,S市日報已經將葉家昨天被人打劫一事傳到城市的每個角落,就連懵懵懂懂的小學生也知道城中富豪昨天被人好好「光顧」了一番。

伏熙捏了捏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洗漱後就上到客廳。這時托利武和舒莉已經坐在客廳的一邊,正和金次與曾羽交換著情報。

「原來是這樣,你們的前隊長是在測試冥河之書的限制能力時發生意外,觸發詛咒而死亡。導致所有參加今次輪迴的小隊都有一次替換隊長的機會。」金次了解到更換隊長事情的原委。

「沒錯,本來我們的隊伍應該有五個人,但失去隊長後只剩下四人,而我也被其他人推舉為隊長。」托利武沒有隱瞞,把他們的情況告訴了金次。當他們看到伏熙的時候,神色頓時有些緊張。

畢竟能想出昨天那樣連環計的人,對於其他隊伍絕對是一個大威脅。雖說今場彼此是同盟關係,可是下一場呢?眼前那個多智近乎妖的伏熙始終是他們壓在心頭的一塊大石。



伏熙掃了掃四周,沒發現其他隊員,看來他們的是依舊到外面晨運了。

「熙,我已經把現今所知的情報告訴了托利武,他們也給了我們不少有關其他隊伍的情報。詳細可以情形看這份文件。」接著金次便遞來手提電腦。

伏熙把電腦推回去,說道:「我一會看。」這時伏熙的目光主要集中在電視的新聞報導上。

看著電視上有關葉宅被爆竊的新聞,伏熙瞇起了眼。「雖然很多消息都被壓了下來,但其他隊伍應該留意到,我們獲取神器的時間和葉家被搶劫的時間非常相近。他們可能在日內就會到那邊查看,如果能跟踪其中一個,那麼我們便佔據了主動。可外面風聲那麼緊。。。。。。」

就在伏熙沉思之時,曾羽留意到一個小問題:「伏熙,天娜她們可能遇上了麻煩。」



此時此刻,度假村的室內運動場內。

「兩位美人,一會有空嗎?不如一起吃個早餐?」一個長相清秀而陰柔的男子擋在天娜和艾斯面前,在他身後,是好幾個健碩的跟班。

可天娜和艾斯根本聽不懂中文,所以倆人只能揮手拒絕,嘴上也不斷說著:「NO、NO、NO!」

雖然言語不通,不過眼前的男子可打算放過眼前兩位美人,花盡巧舌緊緊糾纏著兩人。

穿著運動服的天娜和艾斯完全顯出她們凹凸有致的身材,只要是人,大概都會不自覺望了兩眼。本來天娜和艾斯外出時都有戴上口罩,以防她們的美貌招惹到什麼狂蜂浪蝶。可晨運時就沒有戴上,因為這個時間沒多少人會晨運,碰巧今天偏偏就遇上了這麼個傢伙。



見兩人無動於衷,那男子也沒有辦法,唯有擋在兩人面前。這一舉就惹得天娜一陣惱怒,她輕輕的推了一下那名男子,要他讓開。可這時他的手下趁機圍了上來,那名男子也捉住了天娜的手。

「呵呵,弄傷了本少爺,這次你可跑不掉了。」看著那男子奸笑的模樣,天娜已經握緊了拳頭,但曾羽的聲音恰時在腦海出現。然而伏熙的聲音也隨即在入口響起:「找我的朋友有事嗎?」

眾人紛紛向入口處望去,只見伏熙和金次從那裡緩緩走來。那名男子因為有人打斷他的好事而心中不悅,他望了伏熙一眼,隱藏起那一絲情緒,臉上依然堆上了笑容。

「來得好!你的朋友剛才弄傷了我,你們要怎樣賠罪?」那名男子十分囂張,明明是他欺人太甚,卻顛倒是非黑白地說自己是受害者。

伏熙望向被人包圍的天娜和艾斯,靠著精神鏈接說:「不要輕舉妄動。」

「我代我的朋友向你道歉,這樣可以了嗎?」在不知對方身份的情況下,伏熙率先示弱。

可那男子的一名跟班站了出來,「我家梁少是S市副市長的兒子,豈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那男子嘴角一揚,對這名跟班說的話相當滿意。

「怪不得這麼囂張,原來是高幹子弟。」他們亮出身份後,伏熙心裡頓時踏實了許多,畢竟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現在知道對方的底細後,伏熙靈機一觸回答道:「我們是美國大使館人員的親屬,今次有所衝撞,實在是我們不是,再次向你道歉。」伏熙馬上低頭道歉。



梁少也不是白痴,面對這樣的情形要是再糾纏下去,自然是自己理虧。既然對方都擺出如此低姿態,也不便說什麼,如果眼前的美人真的是別國大使的親屬,弄不好也是麻煩事。

「既然你也道歉了,那麼這事就算了。不過我們這麼有緣,我想趁機約這兩位小姐共聚晚餐,未知她們有沒有時間?」梁少也收起氣焰,邀請天娜和艾斯吃晚餐。

「抱歉,我們今晚有約,麻煩梁少留下卡片,我們改日再約吧。」伏熙機靈地打了個完場,而天娜和艾斯也趁機回到了伏熙身旁。在收下卡片後,伏熙他們便迅速離開了運動場。才踏出運動場,伏熙便把卡片甩進了垃圾桶。而場內,梁少也招了他的跟班過來。

「給我查一查他們的房號,另外找一找那兩個女孩的身份,到口的肥肉可不能放手。」說完他便望著伏熙離開的方向,一陣淫笑。

伏熙那邊也作出相應的對策,一路返回度假屋時,伏熙已經通知了曾羽:「追踪他們,務必確定他們的房間位置,以備不時之需。」

「收到。」
已有 0 人追稿